跟著感覺走
眭浩平
1989年7月10日
  

跟著感覺走

眭浩平


  大陸年輕人有一句時髦的口號就是「跟著感覺走,活出瀟灑來」。乍聽之下立刻令人聯想起台灣歌星蘇芮演唱的著名流行歌曲「跟著感覺走」。而事實上,這首歌曲在大陸各地確實紅透半邊天,也成了大陸青年心聲的代言人。

  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曲是在去年我們金鐘獎的頒獎典禮上,而相隔一年多,輕快的旋律竟然在海峽對岸響起,著實令我驚訝。尤其令我記憶深刻的是,有一家從早到晚拿擴音器對大街招徠顧客的小唱片行,竟然成天反覆放這首歌;而這家商店既不在北京,也不在上海,而是遠在偏僻的新疆烏魯木齊(迪化)。至於,經常從大街上擦肩而過的年輕人口中,您也不難聽到他們老愛哼哼唱唱此歌的隻句片段。 (六四檔案 - 2004)

  其實,親身到大陸以前,我一直以為大陸對流行歌曲的口味還偏重在鄧麗君老歌小調的風格,再不然就是像現在台灣唱片界力捧的大陸歌手崔健那樣樸直而叛逆。

  但當我發現南南北北的老鄉家裡珍藏的錄音帶種類愈來愈多,也發現大多數在北京或外地的人並不知道崔健時,才注意到除了大陸本土的「西北風」和「東北風」(陝北和東北粗獷又近似搖滾的現代小調歌曲)以外,台灣時下流行的歌曲幾乎和大陸無異。

  這使我不禁好奇的想探究,為什麼大陸青年對現代台灣歌曲如此偏愛,尤其是偏愛這首「跟著感覺走」。

  「跟著感覺走,緊抓住夢的手,腳步愈來愈輕,愈來愈快活,盡情揮灑自己的笑容……實現一個完全不同的夢……」

  對於熱愛奔放自由的大陸年輕人來說,生活在這樣一個與我們截然不同的制度裡,多少兒時記憶中的政治鬥爭,多少開放改革以來的爭錢奪利都深深印在腦海;而專制的格局、思想的單一,種種對人性基本尊嚴的打擊,卻並不是大陸外表假象所能粉飾的。這也難怪「跟著感覺走」這首歌如此感動人心,畢竟,想要快快活活、自自在在的活著是每個人的心願,隨著夢和理想的牽引,輕快而自主的走自己的路更是大陸青年往往想做又不能稱心快意實現的。 (64檔案´89)

  過去四人幫時代,所有生產資源都被嚴格控制,每名青年也都必須做個自我批判、相互鬥爭的「政治人」。現在十年改革下來,房屋可以私有、財產可以繼承、農戶可以自負盈虧、工人也有獎金鼓勵;但是年輕人親睹體面的外賓華僑出手闊綽,眼見鑽營的小個體戶一本萬利,再驚傳貪官汙吏、官倒橫行--在咬牙切齒之餘,情願都做個逃避又麻痺的「經濟人」,也就是說大家「向錢看」,精神生活與物質生活都不願再受到限制。 (Memoir Tiananmen/2004)

  跟著如此精神免於政治教條、物質免於貧窮匱乏的感覺走,快活自在怎不打動人心。只可惜在年輕人尚不及適切拿捏標準之餘,天安門六四鎮壓就此粉碎了一切美夢。

  在四月二十九日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表示邀請全國學聯對話時,他就曾暗諷地勸學生,多顧全大局別「跟著感覺走」,別繼續要求下去。然而,儘管那次對話不被北京高校學生自己選出的自治聯合會承認,它還比中共後來專斷的血腥屠殺和現在的大力追緝整肅來得可愛得多。

  「臭老九」是中共一貫給知識分子套用的名號,這不但反映大陸知識分子地位的貶抑,也反映中共對教育的忽略,只是現在最需要知識分子投人的四化改革已經十年了,我卻在訪問學生時得到這樣的答案:「咱們過去是『臭老九』,現在?--『臭老十(屎)』囉!」

  「做導彈的不如賣茶蛋,拿手術刀的不如拿剃頭刀。」

  從學生剴切不平的口中,我也聽他們感歎不少父母認為讀書無用,不如讓小孩早早出社會做工或當個體戶攢錢;同時同學間更不乏所謂的「托派」、「麻派」、「遊派」與「談派」。

  所謂「托派」還算上焉者,就是一心考托福,只想存外匯出國逃避這個落後腐敗的社會;至於其他三派則是所謂的下焉者,他們分別藉著打麻將、遊樂享受或談情說愛來麻痺自己--反正他們也無力改變些什麼!

  這種愈來愈畸變的年輕人心態,也許可以像中共將全部歸咎於「墮落的資本主義末流」,然而,平心而論,從大陸青年的拜金主義、享樂主義到自私的逃避主義,社會本身畸型的制度亦難辭其咎。這就又要說到「跟著感覺走」了!

  在風起雲湧的北京學運期問,各地流傳著這麼一個笑話:國家像輛車子。李鵬是拉車的(中共國務總理),趙紫陽是駕車的(中共共黨總書記),鄧小平則是坐車的(中共國家軍委會主席__在「槍桿子出政權』下是絕對的最高統帥)。

  李鵬回頭問紫陽車該怎麼走,紫陽便也回頭問小平車該怎麼走。鄧小平想了想回答:

  「跟著感覺走!」

  這真是個讓人含淚的笑話。

  中共執政黨無法治,又專斷獨裁的人治體系由此被諷刺的淋漓盡致。試想,在這種「他(領導)說了算!」的社會裡,一切的政策與決定豈不都但存於「一小撮」領導之一心。人民的公意、社會的輿論,於至何有哉?

  這也難怪十年前指毛澤東八十歲後人老便胡塗的鄧小平,也會從當年開放改革的首功,一夕變為今日殘民屠城的首惡。反正權力在他手上,他不論「垂簾聽政」令「小李子」(李鵬)戒嚴京城,或派「楊家將」(楊尚昆所屬部隊)殺戮學生,至尊無上的這位「絕對領導」或許只是隨著年輕人的時尚,才真是一意孤行的「跟著感覺走」呢!

  既然沒有依循的體制,沒有監督的司法,更沒有民意的壓力,「感覺」會改變,那人不論老或不老,胡塗或不胡塗誰說不會變呢!自己「製造動亂」也當然可以說是「一小撮人民」在製造動亂。「毛澤東像太陽,照到那裡那裡亮鄧小平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深夜裡,天安門廣場上自動齊集聲援的民眾喊著,濁黃的月亮兀自醜陋的高掛在梧桐樹稍,那一團團燒在大陸同胞內心的火真實地爆裂著。我只覺得這種深切的意念既不該被「六四慘案」單一浮面化,更不該被中共的假意謊言推諉平淡化。 (64memo.com / 89)

  然而,這次「天安門事件」不僅讓世人與學生認法中共的本質,同時也對學生正趨於物欲享樂之際打了一劑好好的強心劑。就像當廣場上日以繼夜絕食請願時,一位衣著入時的年輕人振奮的告訴我:

  「以前下了班,我不是打抬球(撞球),就是去舞會(人民舞廳),現在,我還沒下班就趕來天安門,就怕少我一個聲音,敵不過擴音器!」

  豈不是嗎?目睹學生的堅毅志節感動了全民,中國前途和民主自由不再是大家不敢碰觸的傷口,人民真正能夠自在快活「跟著感覺走」的日子更不再遙遠。

  「跟著感覺走,緊抓住夢的手,腳步愈來愈輕,愈來愈快活,盡情揮灑自己的笑容……實現一個完全不--同--的──夢!」

  今天這個「完全不同的夢」或許暫時隱匿,但大陸青年由追求自己心中感覺的抒解,進而步步實現中華民族未來理想的信念,卻是我們共同恆久的祝福!

  【1989-07-10/聯合報/22版/繽紛】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5575.htm

跟著感覺走【1989-07-10/聯合報/22版/繽紛】


lastModified: 12/19/2002 11:57:00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