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中文底本(原版)
卡瑪
1995年9月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
  

第八章:撤與不撤   

  王丹

  五月二十七號的聯席會議上,首先是我們想聽一聽廣場上的情況【反】。當時柴玲和封從德參加了。他們介紹了廣場上的一些情況,給我們的印象是比較亂,山頭林立,衛生,和人員比較混雜。這種情況下,我們普遍感覺到不能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而且因為當時這麼長期僵持,大家已經開始覺得不一定會有好的效果【反】所以我們就建議以整個聯席會議的名義當場向柴玲他們建議撤出【反】當時得到柴玲封從德他們的同意【反】,舉手表決,全體通過。在會上就擬定了一個決議,這個決議是全體通過的。包括柴玲在內。【異】然後我們拿著這個決議就到了廣場上去,然後在召開的記者招待會上宣布(64memo.com / 89)

  王丹(在廣場記者招待會上)

  為了保持這場運動高度理性的偉大特色,主動創造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的條件,為了維護同學們的健康和安全,減輕首都人民的負擔,建議:在五月三十號戒嚴令發布十天的時候【異】,這場大規模的愛國民主運動暫告一段落。屆時將在天安門廣場舉行大規模的群眾機會,慶祝這次愛國民主運動空前偉大的勝利。 (64memo.com-89)

  王丹

  當時在記者招待會結束之後,李祿表示了反對意見。然後柴玲也同意,重新表示反對【反】(六四檔案 - 2004)

  柴玲

  二十七號的決議是所謂“改革、維憲各界聯合會議”決定的【異】。他們造成了很壞的影響。當時我也在,但是我沒有很明確地意識到這麼大的危害力。當時興奮點集中於有些人要通過運動樹立起自己的形象,我們堅決抵制這種東西。我很悲哀的是什麼呢?我是總指揮,我一再要求掌握這個權力,就是為了頂著這種妥協投降派。我就想告訴大家,現在廣場是我們唯一的陣地,我們再失掉這個陣地的話,那中國就要復辟了。 (64memo.com´89)

  王丹

  很遺憾的就是,當時沒有發生什麼很大的辯論【反】。盡管我們有很多的理由可以拿出,但是面對這樣的理由我們覺得我們在感情上不是很能壓倒對方。所以就沒有進行過多的爭論和過多的工作。我覺得這是很大的一個失責的地方。 (64memo.com´89)

  ++我覺得我對廣場事務已經產生不了任何影響, 而且我也不可能發揮作用【近】, 那我還不如做我能做的工作, 比如說聯席會議, 或是北大校內的民主建設工作。 (64memo.com´89)

  ++封從德

  ++為什麼很多同學想待在天安門?我們的目的是喚醒人民, 因為天安門是整個共和國的象徵。我們在這埵瘞, 那麼多待一天, 多待一個小時, 就會有更多的人在全國各地都會知道──你看畢竟有很多人, 還是敢於起來反抗。當時基本上是每天晚上有一個營地聯席會議, 諸如此類的各校代表, 兩三百號人在那堸Q論。撤不撤, 每天晚上差不多都是一個主題, 但是每次──我的印象──至少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不撤。所以通過這種組織原則, 是不可能撤下來的(64memo中華富強-2004)

  --劉曉波

  --在一個聯席會上,協調各種組織作出決策的聯席會上【異】,大家都舉手同意的這麼一件事情,他就可以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擅自推翻這個決定,擅自決定廣場【異】我們就不撤了。聯席會的人拿他們沒辦法【反】(六四檔案´89)

  王丹

  所以後來聯席會在這種情況下為了維持統一起見,聯席會來遷就廣場指揮部。聯席會宣布同意堅持到六月二十號人大。OK?【反】因為我們就是想要有個統一才好指揮,否則你搞分歧,根本指揮不動。柴玲他們堅持自己的意見,幹脆我們就遷就她【反】。但是我感覺他們真正的是五所希求,他們根本不知道可能會怎麼樣,但是他們覺得已經不能下去了。 (64memo.com-89)

  ++解說詞
  

++
  The student population at the Square was constantly changing. As those who grew discouraged or disgusted left, they were replaced by enthusiastic newcomers from all over the country. At any one time there was a majority on the Square who would vote to stay; those who thought it best to leave voted with their feet.
  

++
  [香港跑馬場舉行大型募捐音樂會]
  

++
  解說詞
  

++
  As the students debated whether or not to continue their occupation of the Square, a marathon benefit concert was being held on a race track in Hong Kong. Millions of dollars were raised for the movement in Beijing.
  

++
  [夜晚, 人們在廣場上竭力搬運帳篷包等物資] (Memoir Tiananmen - 89)

  ++ 解說詞
  

++
  That night a shipment of tents and other supplies arrived at the Square, the first installment in a flood of support from Hong Kong.

  柴玲

  ++ 我是柴玲, 現在是保衛天安門指揮部的總指揮。
  
  我們要以全球的華人的力量來抗議戒嚴!
  
  戒嚴, 四天戒不了, 十天戒不了, 一年戒不了, 一百年也戒不了!

  ++ 柴玲(在廣場)
  

++
  順民心者昌, 逆民心者亡!堅決打倒以李鵬為首的偽中央
  

++
  [眾人鼓掌叫好] (64memo.com´89)

  ++解說詞
  

++
  Chai Ling had successfully resisted the proposal to move the struggle back to the campuses, and allied herself once more with those determined to hold the Square. On the following morning, she contacted an American journalist Philip Cunningham.
  

++
  [柴玲與金培力在北京一間居室內見面] (六四檔案-1989)

  柴玲

  ++最近我一直感覺到特別悲哀, 而且同學, 就他們本身的民主素質也是相當差的。而且說句實在的, 在我倡議發起絕食這一天我心奡N很明白, 不會有任何成果的!我早就知道, 有些人, 有些事業注定是失敗的。我一直清楚這一點, 但是我一直在努力, 在給大家一個堅定的形象──我們在爭取勝利。但我心堳靬白。
  
  我就是越幹越悲哀。大該四月二十幾號時我就開始感覺到了。那時我想, 我現在也想說但一直不願說, 因為中國人不能罵中國人, 但我不得不說, 就是, 有時候我想, 中國人, 我不值得為你奮鬥!(哭)我不值得為你獻身!(哭)
  
  可是我又想到這次運動的確還有很多很多的、正直的、有良心的學生、工人、市民, 也有知識界的人(64memo反貪倡廉 / 2004)

  同學們總問,我們下一步要幹什麼?我們能達到什麼要求?我心裡覺得很悲哀。我沒辦法告訴他們,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流血【異】,就是要政府最後在無奈至極的時候用屠刀來對著它的公民。我想也隻有廣場血流成河的時候,全中國的人民才能真正地擦亮眼睛【異】,他們真正才能團結起來。但是這種話怎麼跟同學們說?尤其可悲的是,有一些同學,有一些什麼上層人士,有一些什麼人物、名流,他們居然為達到個人的目的,玩著自己一些交易,拼命地在做這個工作,就是防止政府,不讓政府採取這種措施,而在政府狗急跳牆之前把我們瓦解掉分化掉,讓我們撤離廣場。在真正同學們自我崩潰、自我瓦解的這一種情況下,中國就會這樣一種情況,黨內的所有比較先進的思想,有點民主意識的人,還有,鄧小平就說了,這裡是有極少數的人,黨內有,好象社會上也有,學生中也有一小撮。因為如果是將一大批不投降、不……,被他們殘害了,多少年以後民族才敢站起來呢?不知道。所以,我們覺得很悲哀。這些話,沒有辦法直接跟同學們講,就是說,我們就是要在這裡流血,用鮮血和生命來喚起民眾,同學們會這樣做,但是他們年輕的孩子們…… (64檔案´89)

  記者【異】 (64memo反貪倡廉 / 89)

  你自己會繼續在廣場上堅持嗎?

  柴玲

  我想我不會的。

  記者

  為什麼呢?

  柴玲

  因為我跟大家不一樣。我是上了黑名單的人。被這樣的政府殘害,不甘心。我要求生。我就這樣想。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說自私什麼的,但是我覺得,我的這些工作,應該有人接著幹下去,因為這種民主運動不是一個人能幹成的。這個話先不要披露,好嗎? (64memo中華富強´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