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194 頁 【▼下一頁】
  在二九日的對話會上,何東昌先生一再暗示有胡子的一小撮人在背后煽動。操縱學生運動。袁木先生在后面補充說,這些長胡子的人,比西安打砸搶分子更陰險。對此,我想向袁何二先生提出疑問︰有胡子的一小撮到底指誰?有何証据,務必拿出來讓大家看看。要有點法律概念,無中生有或不實之詞是違法的……不錯,是有不少長胡子的人同情和支持學生,他們和學生有共同或近似的政治觀點。根据憲法的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條款,他們有持有并發表自己政治觀點的權力,這和背后煽動。操縱完全是兩碼事……一些知識分子,包括一些高級知識分子是向中央。國務院。人大寫了"公開信"。簽了名的。他們是在學生運動勢不可擋,七條請愿早已提出,報紙把學生污蔑成一小撮坏人,并揚言【以上第193頁】要鎮壓的情況下,挺身而出的。許多院校的教師,也是寫了聲明和呼吁書的。他們的确是長了胡子的人,但不是一小撮,他們代表了大多數知識分子,他們也沒有搞幕后活動,而是公開了自己的觀點和姓名。 (64memo中華富強-2004)

  一個負責教育的部長,對自己的老師。同窗。學生如此狠毒,令人心寒。把他們看作比打砸搶分子更坏的政治陰謀家,更是別有用心。目的是制造口實,打擊敢于說話的知識分子,再一次向知識分子開刀……
  我呼吁,知識分子團結起來,行動起來,為保衛自身的人生安全和群体利益聯合起來,再也不能讓每逢運動必受凌辱的局面繼續下去了。
  ──男性成年有胡須
  五月一日上午,北京市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和北京大學學生自治會籌委會在北大球場召開中外記者新聞發布會。會上宣讀了市高聯關于"四。二九對話"《聲明》,對話要求草案,告香港同胞書,告全國高校同學書,以及由一些知識分子簽名的《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會。國務院的公開信》,美國洛杉磯加利福尼亞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致國內學生的公開信》。 (64memo祖國萬歲-89)
  在內部,北高聯把"四。二九對話"看成是自己的"一次慘敗"。鑒于政府已把北高聯看作"非法組織",北高聯想到采取民主選舉的方式,另外成立一個組織与政府對話。[三一]
  五月二日,在各校學生廣泛參加的選舉中,北京高校學生對話代表團成立。該團派出代表向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和中共中央遞交了《請愿書》︰【以上第194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194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