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170 頁 【▼下一頁】
  作為一個親歷者,筆者認為,"四。二七大游行"雖然象許多人所說的那樣,有許多獨到的优點,但是,我以為,它對于廣大公眾的真正魅力,恰巧不在它的理性程度,而在于它"哀兵"的形象和"天然去雕飾"的真誠和純情。慷慨赴義,是它的真正靈魂,不論是"誓死捍衛……","民【以上第169頁】不畏死……"還是"人生自古誰無死",都体現著"視死如歸"的精神。可以這樣說,“八九民運”之比不上"四五運動"可愛,在很大程度上是它的參加者在面對各种海外傳媒時的表演心態,它因濃重的油彩而分外地凸現于歷史,但它也正如油畫一樣,只可遠觀,不可近睹。因為,近觀者必然會為某种程度的失真感所困扰。但是,"四。二七大游行"卻沒有“八九民運”的這种缺點。在那些過分工整的格律詞章之外,它是一首自由的抒情詩。它的文明的性格不是刻意塑造,而是自然流露出來的。在學生自覺接受了"新華門"和西安。長沙事件教訓,對此次學運取得高度認同的前提下,所有最精彩的片段,都是他們自由地發揮和創造出來的。這也許是時至今日,不少民運人士為生計而歷數自己在“八九民運”中的光輝業績之時,卻沒有人來"認領"這次偉大的游行的緣故。因為它的确是集体的創作,是學生与人民群眾共同迎來的胜利。 (六四檔案-2004)

  承認這一點,當然不是說沒有人為學生出主意,提供經費,購買小型廣播器材。學生糾察隊的產生,就是他們采納有關人士建議的証明。但是,他們當時并不象官方大多數人想象的那樣,已經成為操縱。控制學運的力量。這种狀況正如一位北大女學生所說︰
  "誰也不能操縱我們。我們有自己的頭腦,不象有些當官的,生怕丟了自己頭上的烏紗帽,有腦袋不敢獨立思考,有嘴不敢講真心話,對上唯命是從,活著卻不是獨立的人,象個机器人似的被操縱著。胡耀邦逝世后大家都很悲痛,上面不重視學生的意見,《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把我們激怒了;校園里響起了《國際歌》,我們熱血沸騰,這就是凝聚力!"[一八] (64memo.com-1989)
  對于這次游行,外電也給予了相當熱烈的反映。香港《明報》四月二八日有一篇社評《可喜 "四二七運動"》說︰"將來的史家或有可能把它〔八九民運〕稱為`四二七運動',与一九一九年的【以上第170頁】`五四運動'。一九三五年的`一二九運動'。一九七六年的`四五運動'并列為中國近代史上的轉折點。"這篇社評還說︰"這四次運動有許多相同之處。首先,它們發生的地點都在北京。其次,它們的主要參加者都是大專院校學生。[一九]再其次,它們的本質都是愛國運動。而最要緊的是,它們都是由一种深切的憂患意識,甚至可說緊迫的危机感所促成。"它說,四。二七大游行"使中國的政局豁然開朗,透出希望的光芒。"在后來知識界公開站到前台的日子里,包遵信也在各种場合主張對"四。二七"大書特書,指出它是一個"划時代"事件;五月下旬,首都各界聯 (64memo.com / 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170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