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169 頁 【▼下一頁】
  一位學運出身的《中國日報》負責人目睹這一天學生的游行,斷定它的后面一定有"高手"指揮。"一下子就把南朝鮮給`斃'了!"人們的估价不謀而合。從此,"四。二七游行"便以"大游【以上第168頁】行"載入了人們的記憶。而且,人們几乎是不約而同地這樣稱呼發生在這一天的事件的。沒有任何權威或新聞媒介的提示和倡議,也無須經過什么人承認。即使是在后來又出現過"五。一六"。"五。一七"和"五。二三"等從人數。規模到卷入的方面,以及聲勢都大大超過"四。二七游行"的情況下,[一七]人們也從來沒有想到要改變這個提法。 (64memo反貪倡廉´89)

  從心理學的角度看,第一次給人留下的印象肯定是分外鮮明的。在"四。二七"以前,不僅學生沒有過如此規模的大游行,就是全社會,也沒有過如此浩大的自發組織的游行。所以,它至少是開創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的首例。其次,它的組織性,合法色彩,与前一天發表的"四。二六社論"恰好形成鮮明的對照。當群眾看到政法大學的隊伍時,他們議論說︰"你看,搞法律的也游行了,這回打官司,學生准贏!"當人們看到穿白大褂的北醫學生和她們的紅十字旗時,人們說︰"就這,國際戰爭也打不起來!"雖然象糾察隊一類的組織,在"四。二二"已經出現,但它一半由于處在夜間活動,一半由于游行路線較短,所以未被廣泛知曉。而這次時間長達一五個小時,路途長達三○公里的游行,如同毛澤東所說的"二万五千里長征"一樣,"是宣言書,是宣傳隊,是播种机",是以對手的失敗和"我們的胜利"告終的,所以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鑒于歷來的群眾運動往往為"非理性"情緒所左右,許多知識分子得出結論,認為"四。二七"之成功,是"理性"戰胜"非理性"大胜利。 (64memo.com-1989)
  作為一個親歷者,筆者認為,"四。二七大游行"雖然象許多人所說的那樣,有許多獨到的优點,但是,我以為,它對于廣大公眾的真正魅力,恰巧不在它的理性程度,而在于它"哀兵"的形象和"天然去雕飾"的真誠和純情。慷慨赴義,是它的真正靈魂,不論是"誓死捍衛……","民【以上第169頁】不畏死……"還是"人生自古誰無死",都体現著"視死如歸"的精神。可以這樣說,“八九民運”之比不上"四五運動"可愛,在很大程度上是它的參加者在面對各种海外傳媒時的表演心態,它因濃重的油彩而分外地凸現于歷史,但它也正如油畫一樣,只可遠觀,不可近睹。因為,近觀者必然會為某种程度的失真感所困扰。但是,"四。二七大游行"卻沒有“八九民運”的這种缺點。在那些過分工整的格律詞章之外,它是一首自由的抒情詩。它的文明的性格不是刻意塑造,而是自然流露出來的。在學生自覺接受了"新華門"和西安。長沙事件教訓,對此次學運取得高度認同的前提下,所有最精彩的片段,都是他們自由地發揮和創造出來的。這也許是時至今日,不少民運人士為生計而歷數自己在“八九民運”中的光輝業績之時,卻沒有人來"認領"這次偉大的游行的緣故。因為它的确是集体的創作,是學生与人民群眾共同迎來的胜利。 (64memo祖國萬歲 / 89)


【目錄】
【▲上一頁】 第 169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