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152 頁 【▼下一頁】
  

  顯然,這些校園輿論充分表明,"四。二六社論"不僅沒有對學運和知識分子起到彈壓的作用,反而把胡耀邦追悼會后由于失掉初始依据而勢頭漸弱的學運重新煽動起來。這一判斷的另一個最有力的証据,就是在"四。二六社論"見報的第二天,學生運動為自己書寫的最偉大。最精彩,同時也最令人廣為傳頌的一筆。它撤底扭轉了社會輿論中開始還對之抱怀疑。輕視態度的部分,它使自己第一次以胜利者的姿態出現在歷史中,而胜利者的形象又為之贏得了更廣泛的社會。這,就是“八九民運”中唯一的一次,被所有傳媒不約而同地稱為"大游行"的一次學生游行。 (64memo.com´89)

第二節 大游行  

  關于這次"大游行"是如何"出籠"的?中共的新聞兼情報机构──新華社,早已對學生組織密布下"暗探"的北京市和學校的"家長"國家教委,都留下了可供查找的文字,事情的大致經過是︰
  四月二五日晚,北京高校臨時學生聯合會召開會議,決定了二七日舉行游行。當晚,消息便傳達到各個學校。從有關記錄看,這個通知發出的時間是在當晚一一︰○○以后。《惊心動魄的五六天》說︰"二三時,首都高校學生聯合會發出通知︰`二七日全市統一游行,到天安門匯合',抗議`四。二六社論'"。《平暴紀事》稱之為"新學聯一號令"。
  北京高校臨時學生聯合會根据四月二五日晚全体委員會決議,于"四。二六"社論正式見報的當天,在政法大學主樓召開中外記者新聞發布會。會上,周勇軍宣布了"北京高校臨時學生聯合會"的成【以上第152頁】立。該會的宗旨是"民主。科學。自由。法制。人權"。臨時學聯采取的斗爭方式是"和平請愿"。


【目錄】
【▲上一頁】 第 152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