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心動魄的五十六天──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至六月九日每日紀實 (香港註釋本)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
1990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17 頁 【▼下一頁】
  北京、上海、天津、南京、長沙、哈爾濱、大連、合肥、成都等地開始或繼續出現挽聯、標語、大小字報。一改15日、16日的情況﹐大部份挽聯、標語、大小宇報的內容是攻擊黨、攻擊社會主義﹐煽動鬧事等。其中﹐有的大字報公開提出「打倒腐敗政府」﹐「打倒官僚政府」。北京師範大學貼出署名「師大新聞系」的無標題大字報﹐攻擊「小平主國﹐手握大權」﹐鼓動「抓兇手」。北京理工大學貼出無署名大字報稱﹕現在是「舉國若狂﹐隱懮何極﹗醉心權力之病已深入膏肓」﹐「長此以往國將不國」。復旦大學出現一幅標語﹐公然稱﹕「四項原則是禍國之源﹐民主自由是興邦之本」。中國人民大學出現署名為「北大、清華、人大、師大部份師生」的《幾點建議》﹐主要內容是﹕挽聯、花圈向天安門廣場集中﹔成立北京學生治喪委員會﹔廢除專制政治﹔建立民主政治新秩序﹔對十年改革中的重大失誤做出檢討﹐責任者引咎辭職等。有人在《建議》上批註﹕「邀請國民黨回【以上第16頁】大陸建立兩黨政治」。 (64檔案´89)

  今天的《人民日報》在第一版顯著位置﹐刊登一幅人民英雄紀念碑前有悼念胡耀邦同志花圈(當時花圈共有5個)的照片。在高校許多師生中造成「到天安門悼念胡耀邦是政府提倡」的錯覺。
  13時﹐中國政法大學約600餘名(《悲》報導為500名﹔美國出版吳牟人等編的《八九中國民運紀實》[以下簡稱《八》]報導為700名。)研究生、青年教師抬著自制花圈﹐放著哀樂﹐遊行至天安門廣場。學生剛到達廣場﹐美國《芝加哥論壇報》、《華爾街日報》、英國《獨立報》、香港《南華早報》等報社的十多名記者便上前拍照、錄相、錄音採訪。事後﹐約有60餘人到胡耀邦同志家中慰問。 (Memoir Tiananmen/89)
  下午3時許﹐北大歷史系學生王丹在校內募捐530元買了花圈﹐組織40餘人送至天安門廣場﹐並到胡耀邦同志家悼念。
  24時﹐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師範大學等校約2000多名學生(香港星島日報出版的《北京學運──歷史見證》[以下簡稱《北》]、香港文彙報出版的《血洗京華實錄》[以下簡稱《血》]、臺灣聯經出版的《天安門一九八九》[以下簡稱《天》]三書都報告為6000名。另《北》(臺)報道﹐約2萬名學生(包括清華大學)及群眾從晚上十點在北京街頭遊行﹐企圖進入天安門廣場遊行致送花圈和挽聯﹐在中南海附近被公安人員攔截。)從各校出發﹐匯集並遊行到天安門廣場。他們沿途呼喊「反對專制」、「反對獨裁」等口號﹐並有人唱著「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的小調哄鬧。 (64memo反貪倡廉´89)
  上海。復旦大學2000多學生走出校門﹐沖進同濟大學﹐兩校學生共約6000餘人匯合後向市區行進。後﹐華東師範大學約1000多人加入遊行隊伍。途中﹐經各校幹部、教師做工作﹐多數學生返回學校。但仍有1000多學生到達市政府門前﹐他們打著「斬奸除霸」的橫幅﹐唱著《國際歌》﹐呼喊「爭取民主」、「打倒官【以上第17頁】僚」等口號﹐要求市政府領導接見。 (Memoir Tiananmen´89)


【目錄】
【▲上一頁】 第 17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