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起訴書
非文人
2001年10月31日
  

提要: 
  ﹒前言
  ﹒第一部份:向李鵬等“六四”戒嚴決策人要求索賠死難者生命價值。
    ﹒(一)索賠的法律依據
    ﹒1)所有人的生命等價
    ﹒2)“六四”死難者是無辜喪生。
    ﹒3)生命價格
    ﹒(二)索賠要求
  ﹒第二部份:追究“六四”戒嚴決策人的違憲和違法行為。
    ﹒(一)作為國務院總理的李鵬簽署並實行在北京市主要市區戒嚴是違憲的。
    ﹒(二)用行政權力阻止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開會糾正違憲行為。
    ﹒(三)執行戒嚴時,違法操作。
    ﹒1)刑法中的關於阻礙軍人依法執行職務的懲罰條款:
    ﹒2)殘害無辜居民的懲罰條款:


“六四”起訴書

非文人


  代表的當事人:89年6月4日前後北京戒嚴期間被武裝部隊致死者。


前言  

  此訴訟分為兩個部份。第一部份(索賠)在目前國內情況下也可使用,我個人認為更為重要,因為它將長遠地影響中國人的生命價值觀念。第二部份(違憲違法),需要國內政治情況發生一定的改變才能在國內提出。

  為什麼要提出索賠?十二年來,不斷有很多人提出要平反“六四”的口號。如果“六四”得到平反,是否就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政府隨便殺平民的事情?答案是,無論是什麼黨上臺,只要當政者仍不重視平民的生命價值,這樣的事就還可能發生。因此,為徹底終止政府隨便殺平民的行為,我認為賠償“六四”死難者比平反“六四”更重要,通過賠償讓當政者和平民都認識到生命的價錢,不可以隨便剝奪和丟失。政治上平反“六四”是為活者發放政治通行證,而賠償“六四”死難者是為死者發放生命價值認證書。對於政府來說,賠償“六四”無辜死難者的生命價值,是走出“六四”難題的最重要一步:賠償首先能平息死難者家屬及北京市民長期積壓的對“六四”問題的怨恨,也使政府在法理上及國際影響上贏得一票,可能給平緩解決“六四”問題找到一條不是索命報仇,冤冤相報的出路。通過對“六四”死難者的賠償,法庭就認證了中國平民的生命價值,通過對所有無辜死難者判以與世界文明國家人命同等的賠償費,法庭也就向世界展示所有中國公民,與世界上其他民族的人有相同的生命價值。中國的公民在法庭判決中也能認識到自己的身家性命值多錢,不要輕易為別人去送命而不要這生命賠償費(包括自殺或絕食)。也給當權者以警示,人為錯誤的決策導致人身傷亡即使沒有刑事責任也要承擔經濟賠償責任。 (64memo.com/89)

  雖然,第二部份的違憲違法指控成立,第一部份的索賠要求自然成立,但是即使第二部份指控不成立,只要死者不該死,第一部份的索賠要求也成立。“六四”死難者的索賠要求也並非一定要在政治上平反“六四”之後才能提出,恰恰相反,索賠是目前政治上沒有平反條件的情況下最有可能達到的要求。

  有關依國際法的“反人類罪”條文起訴的問題,鑒於此起訴書是面對中國國內法庭,未包括在內。


第一部份:向李鵬等“六四”戒嚴決策人要求索賠死難者生命價值。  


(一)索賠的法律依據  


1)所有人的生命等價  

  一個社會中所有人的生命是等價的,而且是人命關天,公民的人身生命受憲法保護。這等價原則也是刑法中殺人償命的法理來源,任何人的生命都不能隨便被剝奪,即使是過失導致,也要按生命價格賠償生命價值。

  《憲法》第四十一條中規定:由於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侵犯公民權利而受到損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規定取得賠償的權利。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實施日期:1995•01•01)

  第三條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在行使行政職權時有下列侵犯人身權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賠償的權利:

  (四)違法使用武器、警械造成公民身體傷害或者死亡的;


2)“六四”死難者是無辜喪生。  

  “六四”死難者都是在手無寸鐵,毫無抵抗能力的情況下,被持有坦克機槍等重型武器的正規軍武裝部隊所射殺。如果沒有證據證明“六四”死難者對武裝部隊士兵生命構成威脅,則無論戒嚴決策人是否有刑事責任,都必須負有對死難者生命賠償的責任。


3)生命價格  

  金錢雖然不能衡量生命的全部價值,確是唯一定量化的標準,死亡賠償費就是生命的市場價格。如果你認為中國人不比外國人低賤,如果你不是一個自認為中國人劣等的崇洋主義者,你自然會認同中國人的生命價格等同於世界發達國家的人的生命價格。這同等的生命價格在美國政府賠償南斯拉夫大使館殉難的三個人的生命價值時,已得到證明和國際承認。連美國政府都承認的中國人生命價格,我們中國人自己不應該再降價。 (64檔案 / 2004)

  199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中死亡賠償金規定如下:

  第二十七條侵犯公民生命健康權的,賠償金按照下列規定計算:

  (三)造成死亡的,應當支付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總額為國家上年度職工年平均工資的二十倍。對死者生前扶養的無勞動能力的人,還應當支付生活費。前款第(二)、(三)項規定的生活費的發放標準參照當地民政部門有關生活救濟的規定辦理。被扶養的人是未成年人的,生活費給付至十八周歲止;其他無勞動能力的人,生活費給付至死亡時止。


(二)索賠要求  

  我在此代表我的當事人要求法庭:

  1)清理和公佈所有“六四”戒嚴期間的遇難者及遇難情節。

  2)戒嚴決策人按國際標準(美國政府賠償南斯拉夫大使館殉難者的標準)向所有無辜死難者賠償生命價值。


第二部份:追究“六四”戒嚴決策人的違憲和違法行為。  

  我提請最高法院大法官就以下三項“六四”戒嚴決策人的違憲違法行為進行調查:


(一)作為國務院總理的李鵬簽署並實行在北京市主要市區戒嚴是違憲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有關戒嚴令的條款:

  第六十七 條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行使下列職權:

  (二十)決定全國或者個別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戒嚴;

  第八十九條 國務院行使下列職權:

  (十六)決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

  1)憲法上述條文的法理是基於戒嚴在政治,經濟和人們生活等方面的影響,全國或者個別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戒嚴較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影響大,因此要由高一級的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來決定。八九年“六四”北京市主要市區的戒嚴涉及到所有北京市民的生活和安全,涉及到所有國家級政府機關及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駐京機構,影響到國內外大量的經濟活動,其影響遠超過對其它某一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全部地區的戒嚴,顯然必須交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 (64memo中華富強 - 89)

  2)雖然憲法中沒有嚴格規定什麼叫做“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但是法理角度上的理解,這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不應該包括主要地區。例如,不能夠把99%的地區叫做“範圍內部分地區”。因此,憲法字面上的解釋應該是:個別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戒嚴,應指包括個別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主要地區的戒嚴。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應指不包括主要地區的偏遠地區的戒嚴。 (64memo.com´89)

  3)“六四”戒嚴決策人是有意違憲,故意留出少部份北京市所屬縣不戒嚴,玩弄文字遊戲以繞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決定權,這是行政部門有意違憲的做弊行為。


(二)用行政權力阻止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開會糾正違憲行為。  

  憲法中規定:

  第五十七條全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它的常設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第六十七條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行使下列職權:

  (一)解釋憲法,監督憲法的實施;

  (六)監督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工作;

  (七)撤銷國務院制定的同憲法、法律相抵觸的行政法規、決定和命令;

  第七十一條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認為必要的時候,可以組織關於特定問題的調查委員會,並且根據調查委員會的報告,作出相應的決議。

  依據上述條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是糾正“六四”北京市戒嚴令違憲行為的法定權力機構。但是,“六四”北京市戒嚴前後有如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有關戒嚴的職權行為被行政權力所阻止:

  1)全國人大常委會葉篤正、馮之浚、江平、許嘉璐、吳大琨、陳舜禮、林蘭英、楊紀珂、胡代光、陶大鏞、彭清源、楚莊12名人大常委緊急呼籲從速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緊急會議(《人民日報》1989年5月19日)。

  2)胡績偉等幾十名人大常委委員簽名《建議書》要求緊急召開人大常委會以糾正戒嚴令違憲行為,但聯繫人曹思源被行政權力機構非法逮捕,《建議書》要求被阻止。

  3)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萬里從美國提前回國〔據新華社華盛頓5月23日電〕,但途中顯然受到戒嚴決策人阻止改飛並停留上海。


(三)執行戒嚴時,違法操作。  


1)刑法中的關於阻礙軍人依法執行職務的懲罰條款:  

  1997年刑法第三百六十八條規定:

  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軍人依法執行職務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罰金。故意阻礙武裝部隊軍事行動,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據鄭繼忠著《表解刑法罪名》(1998年3月第2版),此條刑法源自1979年刑法第一百五十七條:

  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國家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的,或者拒不執行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罰金或者剝奪政治權利。此處“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國家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即包括“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軍人依法執行職務”。

  因此,“六四”戒嚴期間即使那些“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軍人依法執行職務”的人,按1979年刑法只能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罰金或者剝奪政治權利。按1997年刑法,故意阻礙武裝部隊軍事行動,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而我的當事人是在沒有“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軍人依法執行職務”,也沒有“故意阻礙武裝部隊軍事行動,造成嚴重後果”的情況下被武裝部隊用各種輕重武器所殺死。


2)殘害無辜居民的懲罰條款:  

  1997年刑法中:

  第四百四十六條:戰時在軍事行動地區,殘害無辜居民或者掠奪無辜居民財物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第四百五十一條:本章所稱戰時,是指國家宣佈進入戰爭狀態、部隊受領作戰任務或者遭敵突然襲擊時。部隊執行戒嚴任務或者處置突發性暴力事件時,以戰時論。

  《中華人民共和國懲治軍人違反職責罪暫行條例》(1981年6月10日公佈,1982年1月1日施行)中:

  第二十條:在軍事行動地區,掠奪殘害無辜居民的,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2582.htm

非文人,「“六四”起訴書」,見 罕見奇談 http://www.hjclub.com/TextBody/1166.asp,2001年10月31日。


lastModified: 1/11/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