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六四戒嚴令的非法性
秋實
2001年2月26日
頁次: 1 | 2 | 3 |  上一頁 
  

跟帖:  

  ‘黨天下’三個字就夠了 ─隨便─ [1544 bytes] ─2/21/2002 23:13 [Click:115]先生似有誤解 ─秋實─ [1222 bytes] ─2/22/2002 00:10 [Click:110]好,再討論一下 ─隨便─ [1572 bytes] ─2/22/2002 02:12 [Click:84]說得好。就算毛澤東在世••• ─yqy─ [216 bytes] ─2/21/2002 22:58 [Click:79]

  ─────────────────────────────
  作者: 隨便 ‘黨天下’三個字就夠了 2/21/2002 23:13 [Click:114]

  [  第一,中國憲法和中國法律,沒有任何一項條文,授權國務院或任何地方政府、戒嚴機構和執勤人員,戒嚴期間可以不加限制地“採取一切手段”,而無需考慮其是否有必要。就算李鵬有權宣佈戒嚴,他也沒有如此“採取一切手段”的權力。按照現代法律的慣例,這樣的命令是完全不能許可的──沒有一個行政機構,可以在未經明確授權的情況下,能夠自行宣佈自己或其下屬享有不加限制的採取一切手段的權力。] (64memo.com´89)

  應該說,憲法對這個沒有明確的規定。既然沒有明確的規定,他宣佈戒嚴,也就沒有違背法律。根據憲法第89條第一款,國務院有權 ‘根據憲法和法律,規定行政措施,制定行政法規,發佈決定和命令’,這堙A並沒有限定命令的嚴重程度,比如是否可以對示威者採用‘一切手段’。

  俺看中國的憲法最根本的一條就是規定了一黨專政的地位 (見總綱一節),別的都是裝裝門面。黨既然有了這個言出法隨的地位,要從法律上幹掉它是不可能的。況且國務院總理是否違憲,人大有最終的解釋權,這也是憲法規定的。而人大常委是誰領導,還不是黨嗎。他不判定李違規,你我有什麼辦法。

  下面俺附上憲法的一部份。其實一部憲法,羅索那麼半天,俺看用 ‘黨天下’三個字就夠了。

  =============================================================

  第八十九條 國務院行使下列職權:

  (一)根據憲法和法律,規定行政措施,制定行政法規,發佈決定和命令;(八)領導和管理民政、公安、司法行政和監察等工作;

  (十四)改變或者撤銷地方各級國家行政機關的不適當的決定和命令;(十八)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予的其他職權。

  ─────────────────────────────
  作者: 秋實 先生似有誤解 2/22/2002 00:10 [Click:110]

  // 應該說,憲法對這個沒有明確的規定。既然沒有明確的規定,他宣佈戒嚴,也就沒有違背法律。

  鄙文並沒有說李鵬宣佈戒嚴違背法律,而是說戒嚴令的基本內容嚴重非法越權。

  // 根據憲法第89條第一款,國務院有權 ‘根據憲法和法律,規定行政措施,制定行政法規,發佈決定和命令’,這堙A並沒有限定命令的嚴重程度,比如是否可以對示威者採用‘一切手段’。

  您大概沒看見這一條第一個詞組就是個限定詞──“根據憲法和法律”。這就是說,國務院的“行政措施”、“行政法規”、“決定和命令”等等,都必須“根據憲法和法律”而來。

  鄙人文中說的正是,對示威者可採用“一切手段”的規定,沒有任何“憲法和法律”上的根據,並非“根據憲法和法律”而來。

  // 俺看中國的憲法最根本的一條就是規定了一黨專政的地位 (見總綱一節),別的都是裝裝門面。黨既然有了這個言出法隨的地位,要從法律上幹掉它是不可能的。況且國務院總理是否違憲,人大有最終的解釋權,這也是憲法規定的。而人大常委是誰領導,還不是黨嗎。他不判定李違規,你我有什麼辦法。

  這世界上畢竟還有“法理”二字。即使當權者不判,我們也可以指出某項行政措施違背憲法和法律。當然,如果您承認黨就是法,黨做什麼都合法,那麼,我們之間確實沒有任何共同基礎,可以來討論法理了。

  ─────────────────────────────
  作者: 隨便 好,再討論一下 2/22/2002 02:12 [Click:84]

  1。李命令是否‘抵觸了全國人大這一最高權利機關的意志。’

  俺認為沒有,理由是人大沒有取消李命令,也沒有在事先和事後提出任何異議。而您認為有,根據是您自己對中國憲法和法律的理解。但是,您對憲法並沒有解釋權,您也不能代替人大做出這種判斷。因此,俺認為從法律的角度,李命令並沒有和人大的意志抵觸。

  2。北京人民政府發佈戒嚴令您認為是 ‘屬於未經任何正當授權的嚴重越權行為’。俺則不這麼認為。

  俺的法律依據就是憲法第89條,那堻W定國務院可以對各下級政府發佈命令。而北京市人民政府是經國務院授權之後發佈的戒嚴令。並無越權行為。國務院的授權和憲法抵觸問題,俺在1已經有說明。

  3。北京市宣佈,“在戒嚴期間,發生上述應予禁止的活動,公安幹警、武警部隊和人民解放軍執勤人員有權採取一切手段,強行處置。”

  您認為這個說法‘既未得到憲法和法律的正當授權,又違背了現代法律的通行慣例。’俺則認為前半句不正確,理由在1和2中已經說明。後半句俺缺乏現代法律的知識,不能置評。但是起碼在美國,大規模的遊行和對公共設施的佔領行為是需要向當局申請的。俺就多次看到俺所在的美國城市,警察以暴力驅散示威的人群。如果人民逆襲,則警察通常以更大的暴力回擊。 (64memo中華富強-2004)

  4。俺同意您說的定語不夠的問題。戒嚴令應該加上‘必要時’而且對‘必要時’加以明確的,不抵觸現行法律的具體規定。比如,‘遇有以暴力攻擊執法人員者,執法人員得以一切必要手段回擊。’俺同時也認為,中國軍隊對於64民眾使用了不必要的過度暴力。至於其具體刑事責任,則需要提出證據到法庭分辨,不能簡單地往李鵬腦袋上一推了事。這個責任可能上至鄧小平,也可能僅在某個師長擅自使用過度暴力。誰有多大責任,在法制社會堙A通常是要用證據,而不是輿論說話。 (六四檔案 - 2004)

  ─────────────────────────────
  作者: yqy 說得好。就算毛澤東在世••• 2/21/2002 22:58 [Click:79]

  說得好。就算毛澤東在世,他也絕對不會主張用坦克和衝鋒槍對付手無寸鐵的平民。

  本人並不認同六四時學生領袖們的很多做法,但李鵬之流下令向平民百姓開槍絕對是非法的罪惡行為。但願終有一天能看到人民將這些家伙推上審判臺。

  
頁次: 1 | 2 | 3 |  上一頁 

相關資料

  • Louis Frank﹕戒嚴第十五天﹐1989年6月3日12時。
  • 舍匹舍流失﹕各戒嚴部隊主官89年後簡歷﹐2002年7月31日。
  • 舍匹舍流失﹕27軍執行戒嚴任務的經過--本來出擊分隊還負有抓捕學生領袖的任務﹐2002年9月24日。
  • 六四檔案﹕鄧小平接見戒嚴部隊﹐1989年6月9日。
  • 希望之聲﹕戒嚴部隊幹部的道歉﹐2004年7月25日。
  • 六四檔案﹕戒嚴﹐1989年6月8日。
  • 舍匹舍流失/大陸網友討論﹕戒嚴部隊進軍路線﹐2002年9月19日。
  • 網路圖片﹕六四後的廣場 - 戒嚴﹐1989年6月5日。
  • 李鵬﹕李鵬5.19宣佈戒嚴﹐1989年5月19日23時。
  • 舍匹舍流失等大陸網友﹕戒嚴部隊與包子--六四后難得的實話文章﹐2002年5月15日。
  • 六四檔案﹕李鵬宣佈戒嚴﹐1989年5月19日。
  • 網路圖片﹕戴晴上街遊行支持學生反對戒嚴遭呵斥﹐1989年5月22日。
  • 網路圖片﹕戒嚴出動直升機﹐1989年5月21日18時。
  • cpcliusi﹕解放軍北京戒嚴部隊序列(尚不完整)及主官89年後的簡歷﹐2002年10月26日。
  • 網路圖片﹕戒嚴部隊裝甲車﹐1989年5月22?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