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八李鵬与學生「公幵對話」了嗎?──駁「李鵬讓步論」
封從德
1997年4月12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上一頁 下一頁
  

五、「李鵬讓步論」波及之一  

  追溯「李鵬讓步論」之淵源,自九○年四月那位「民運理論家」在《中國之春》上發表的《八九民運反思》一文開始,距六四慘案還不到一年。從此以後「李鵬讓步論」、「中共讓步論」便愈演愈烈,以至於一些曾經支持八九學運的知識分子要反過頭來追究學生的「罪責」。即便是一些較為嚴肅的學者,也受到這些虛构理論的影響,作出偏离事實的判斷。比如《八九民運史》一書。該書於九四年定稿、九六年出版,作者是國內少見的公正記述和評价六四的史學學者,并且因其正直与勇气而遭中共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除名。遺憾的是,即便是這樣一位剛直的作者,似亦中了「李鵬讓步論」的埋伏,如在該書第三百四十一頁有這樣的評述: (64memo.com / 2004)

  況且,絕食提出的三項要求,已因下述事實的出現,而使「堅守」漸漸喪失意義,或顯得理由不那麼充分︰趙紫陽五月十七日書面講話已明确,不會對同學們「秋後算賬」﹔李鵬在五月十八日与絕食代表的談判中也聲明︰「無論是政府,還是党中央,從來沒有說過廣大同學是在搞動亂。我們一直肯定大家的愛國熱情。愛國愿望是好的,有很多事情是做得對的,提的很多意見,也是我們政府希望解決的問題」。該次對話也進行了現場直播。……在進行這些退讓的時候,雖然不那麼明快,不那【以上第153頁】麼情愿,不那麼徹底,發言人甚至要用惡狠狠的口气來挽回他們失去的顏面。但它的确是按照學生的要求進行了答覆。這也給學生的繼續堅持,帶來了一些輿論的壓力。」(陳小雅,八九民運史。一九九六年六月。頁三四一) (64memo反貪倡廉´89)

  對照一下《八九民運反思》文中有關「李鵬讓步論」的說法,便不難看出它可能与上文的淵源關系:

  1)當局雖未公開否定四二六社論,但是畢竟已經停止了對學生運動的指責。李鵬在和學生代表對話時說:「無論是政府還是党中央都從來沒有說過廣大同學是在搞動亂。」所謂「從來沒有說過」云云,顯見是強詞奪理﹔在「廣大同學」這個詞的背後還留著「抓一小撮」和抓「背後長胡子的人」的一條大尾巴。不過我們還是應該看到,李鵬這句話是對王丹、吾爾開希公開講的,它比起四二六社論而言确屬一种退讓。其它一些溫和派領導人的講話則更明确一些。2)當局雖然沒有公開地承認北高聯的合法性,但當時并未采取實際的取締措施。更重要的是,當局,從閻明复到李鵬,都和王丹、吾爾開希等北高聯的負責人進行了對話,這應視為對北高聯的一种默認。并且,3)這些對話是公開進行的。」(《中國之春》一九九○年五月,頁九) (64memo.com - 2004)

  「具体談到五一八這場對話,我們尤其要懂得,這一對話的舉行,本身就已宣告了民運力量的胜利。絕食學生提出了兩條要求,一是肯定學運是愛國不是動亂,二是對話、現場直播。第一點要求,可以說在當日《人民日報》發表的趙紫陽書面講話中已得到肯定﹔而李鵬等人前來与學生領袖會談并【以上第154頁】現場直播,也等於實際上滿足了第二點要求。換句話,李鵬的到來,本身就意味著學生的胜利。(《中國之春》一九九○年五月,頁二○:廿一、關於五一八對話。以上兩段中的著重記號是本文作者所加) (64memo.com-1989)

  可見,二人從論据到論証方式可以說是一脈相承。尤其注意到,從「對話是公開進行的」、「并現場直播」到「該次對話也進行了現場直播」,是明顯的以訛傳訛。不幸的是,這些判斷皆与事實不符根据上面四節的論述,這一點是很清楚的。


六、「李鵬讓步論」波及之二  

  影片《天安門》在這一點上要謹慎一些。該片在處理五一八「對話」時,用的解說詞是「總理李鵬召集一些學生領袖到人民大會堂作了一個電視會談(A televised meeting)」。影片衹用了很短的兩個鏡頭,李鵬於吾爾開希的兩句話的結尾是:

  李鵬:……如果我們今天一味要在這個問題上糾纏,我認為是不合适的,是不理智的!

  吾爾開希:糾纏的不是我們這些學生代表。……我們如果廣場上有一個人不离開還在繼續絕食的話,我們就很難保証剩下的几千人不离開!

  這讓人立即聯想到吾爾開希在會談前部分的一通語惊四座的話,幸而當時王丹赶緊接上,彌補了開希的漏洞:【以上第155頁】

  吾爾開希:……李老師,現在的問題并不是在於要說服我們這些人。我們很想讓同學們离開廣場。廣場上現在并不是少數服從多數,而是百分之九十九.九服從百分之零.一,如果有一個絕食同學不离開廣場,廣場上其他几千個絕食同學也不會离開!

  王丹:我們昨天對一百多個同學做了一次民意調查,閻明复同志來講話之後,是不是同意撤离廣場。調查結果是百分之九十九.九的同學投票表示不撤离廣場。在這里把我們的要求再明确一下:一、肯定這次學生運動是民主愛國運動,而不是所說的動亂﹔二、盡快對話,并現場直播。這兩點如果政府能盡快圓滿地答覆,我們可以去廣場向同學做工作,撤离廣場。否則,我們很難做這樣的工作。 (64memo中華富強 / 2004)

  但是,《天安門》完全沒有采用王丹這些非常有根据、有理性的說明,而衹用了上面吾爾開希信口開河的話來同李鵬的要求學生「不要糾纏」、要有「理智」的話作反襯,而且又不指出李鵬召集「電視會談(televised meeting)」的背景:一、李鵬這時已經得到政治局的多數通過和鄧小平的首肯而決定戒嚴﹔二、該電視會談并沒有在當時(上午)就「現場直播」,晚上在中央電視台的也不是「實況轉播」,而是經過剪輯的。(香港《東方日報》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第二版等)刪除了這些情況,難怪影片還是給人以政府讓了步而學生太偏激的印象,乃至有人看過《天安門》之後,指吾爾開希「与李鵬對話時也根本沒有誠意」。 (六四檔案´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