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八李鵬与學生「公幵對話」了嗎?──駁「李鵬讓步論」
封從德
1997年4月12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上一頁 下一頁
  

四、李鵬讓了哪一步?  

  再者,李鵬不僅在會場上指責學生在搞動亂,直接將責任推到王丹和開希的頭上,而且即便是在刪剪後公開出來的內容中,也有類似的強烈暗示。我們來看十九日的《人民日報》和新華社電訊中李鵬的口吻:

  「……但是,事態的發展是不以你們的善良的愿望、良好的想像和愛國的熱情為轉移的。事實上現在北京已出現秩序混亂,并且波及到全國。我沒有把這個責任加給同學們的想法,絕對沒有這個意思。現在這個局面是客觀存在……北京這几天,已經基本上陷入了無政府狀態。我再說一遍,絕沒有把這個責任加給同學們的意思。我希望同學們想一想,這樣下去最後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動亂,中國出現過很多次,原來很多人并不想搞動亂,但是最後發生了動亂。」(《人民日報》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吳牟人,頁二七九) (64memo.com´89)

  這番話大約就是上面那二句話刪掉後作的處理的地方。接下來,便是李鵬的那句名言:【以上第151頁】

  「作為政府的總理,作為一個共產党員,不隱瞞自己的觀點,但是我今天不講,我會在适當的机會來講這個問題,而且我也差不多講了我的觀點。」

  李鵬當天不講,會在合适的机會講,而且當時差不多已經講了的觀點,還會是什麼呢?這個暗示不是很強烈嗎?你能說它不是一种威脅嗎?第二天晚上,李鵬便在党政軍干部萬人大會上,大講特講「制止動亂」,講「進入五月以後,又更加動亂起來」,講「如再不迅速扭轉局勢,穩定局勢,就會導致全國範圍內的大動亂」,講「廣大青年學生在主觀愿望上是不想搞動亂的,但是,事態的發展正越來越走向他們愿望的反面」……同樣地,自始至終,李鵬還是沒有說,「廣大同學是在搞動亂。」然而,他拿起了刀,調來了二十萬正規軍。而他在一面磨刀的時候,一面對同學講「無論是政府還是党中央,從來沒有說過廣大同學是在搞動亂」時,你怎麼就相信他是在作讓步呢?他与同學會面,不可以是一种姿態,表示他并不是麻木不仁,并非置絕食同學之生死於不顧嗎?不也可以是一种緩兵之計,好給自己留下充分的磨刀時間嗎?不也可以是一次舉起屠刀前的試探嗎?不也可以是在試探中搜尋一點動刀的藉口嗎?要知道,戒嚴的決定就是在五一八李鵬与學生會面前几個小時作出的(中共《惊心動魄的五十六天》香港注釋本,頁一一四,及香港《快報》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八日)。剛決定了動刀,又馬上在學生前亮相,李鵬這兩手,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又是什麼呢?不知道我們的「民運理論家」是否對於上述其他几种可能性作出過什麼必要的探討。 (64memo.com/89)

  總而言之,和「民運理論家」的判斷不同,我認為根据這四節提供的九條依据,李鵬五一【以上第152頁】八与絕食同學的會見,既不是「公開對話」,也沒有在「平反動亂」這一點上有何真正的讓步。而這兩點,恰恰是絕食同學的直接訴求。

  
頁次: 1 | 2 | 3 | 4 | 5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