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鎮壓共軍難忘殘酷場面──「27和39軍的子彈有彈頭,坦克也是39軍的,廣場上死的人多數穿便服」
中央日報
1999年6月4日
  

參與鎮壓共軍難忘殘酷場面

【中央日報】王羿儒.臺北訊


  「六四」十週年之際,一名參與當年血腥鎮壓的戒嚴部隊退伍軍人,敘述了當時執行任務的經歷和感觸。這名士兵表示,當時的場面可以用殘酷和血腥來形容。

  香港媒體昨日報導,這名士兵說,去北京是他小時候就夢想、期盼的事。不過,他無法想像的是,頭一回去北京,卻是去執行戒嚴任務,而且一路上還受老百姓的阻撓,反對軍人去北京「鎮壓學生」。

  六月三日傍晚,部隊接到上級「採取一切手段」、按時抵達市區指定目的地的命令。在行動前的動員大會上,三十九軍軍長親自訓話,他說:「我活了五十多歲,第一次指揮這樣的軍事行動。軍令如山,不過,弟兄們,我求求你們,進城的時候,無論遇到什麼情況,請把你們的槍口抬高一寸•••。」

  這名士兵表示,學生主要是由二十七軍和三十九軍殺的。而當時的命令是要三十九軍守住天安門的東南角,目的是要抓人,但沒堵上,被人群衝散了。

  他說:「我當晚是懷著矛盾的心情進城的,在向天安門推進的過程中,我們受到學生和市民的層層阻截。石子、磚塊、棍棒雨點般向我們砸過來。我們的編隊也屢被群眾衝散,後來是排找不到連,連找不到營,營找不到團。我想,當時的場面可以用殘酷和血腥來形容。」

  他憶述,當時四十軍收到的子彈是沒有彈頭的,都是打空槍。四十軍在六月四日凌晨二時多到達廣場,當時廣場不斷在廣播,不停的重複戒備的報告。同時有部隊領導幹部與學生代表談判,其後學生代表帶著示威學生離開廣場。部隊則命令步兵逐個帳篷查看還有沒有人,然後開始清場。他說,一一八師於四點多進入廣場清場,當時的情況是「很殘酷」,廣場上有死人,死的人多數穿便服。 (64memo反貪倡廉-1989)

  這名小兵說,四十軍的子彈沒有彈頭,人被槍打死「那是二十七軍和三十九軍幹的,他們的子彈有彈頭。坦克部隊也是三十九軍的。」

  十年過去了,這名小兵說他還是「很難受」。他說,「這樣的事情,派警察去就完事了,出動到軍隊,覺得很過分。」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2228.htm

中央日報,「參與鎮壓共軍難忘殘酷場面——「27和39軍的子彈有彈頭,坦克也是39軍的,廣場上死的人多數穿便服」」,見 中央日報 http://www.cdn.com.tw/daily/1999/06/05/text/880605c6.htm,1999年6月4日。


lastModified: 1/9/2005

相關資料

  • 雨源﹕“六四”坦克碾人真相﹐2001年4月。
  • 網路圖片﹕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2) - Time magazine--自行車上的屍體﹐1989年6月4日7時。
  • 王曉明﹕六四目擊直升飛機運骨灰--目擊實錄:直升飛機運送六四死難者的骨灰﹐1994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坦克追碾撤離廣場的學生(2/3)--坦克追碾後學生的屍體/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1989年6月4日6:20時。
  • 網路圖片﹕坦克碾壓自行車、血跡(殘骸)﹐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坦克碾壓自行車、血跡(全景)﹐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4) - 美聯社--自行車上的屍體﹐1989年6月4日7時。
  • 網路圖片﹕坦克碾壓後的肉醬(3)﹐1989年6月4日6:20時。
  • 把酒問青天﹕38軍在六四--共15099人、851輛汽車、213輛裝甲車和33輛坦克﹐2003年1月5日。
  • 網路圖片﹕坦克追碾撤離廣場的學生(全圖)--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1989年6月4日6:20時。
  • 安魂曲﹕試解六四最大謎團--鄧小平一定要血腥鎮壓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麼?﹐2000年6月14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鎮壓時紀念碑學生錄像﹐1990年6月4日2時。
  • 網路圖片﹕坦克碾壓後的肉醬﹐1989年6月4日6時。
  • 網路圖片﹕槍殺四人的上尉被燒死﹐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坦克追碾撤離廣場的學生(3/3)--他的雙腿被坦克搗碎/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1989年6月4日6:25時。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