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屍女朋友──第一個關於“89-64”天安門屠城血案的電影劇本
麗華
2000年6月4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頁
  

提要: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四幕
  ﹒第五幕
  ﹒第六幕
  ﹒第七幕
  ﹒第八幕
  ﹒第九幕
  ﹒尾聲


  《僵屍女朋友》——第一個關於“89-64”天安門屠城血案的電影劇本,尋求願拍攝者。

  前言:我知道也許這是一個不能拍成電影的劇本,但我所能表達的,只能如此——

僵屍女朋友

麗華


  ------------------------------


第一幕  

  89年春夏之交的北京。

  到處是橫幅標語:“打倒官倒、清除腐敗”。

  意氣風發的北京大學生遊行隊伍。熱烈響應夾道歡迎的市民。

  隊伍前列有個颯爽俊美的姑娘,她喊著口號帶領隊伍向天安門走去……

  [人群中穿白色短襯衫的青年]:敏芬、敏芬!(在路邊用力揮手)

  [敏芬]:哦,平哥!(驚喜地擠出隊伍,來到平兒面前,兩人相抱相親)是你,你也要參加遊行啦?

  [平兒]:不……敏芬,我是來勸你回校的……

  [敏芬]:你看看你——真讓我丟臉!(不高興地掙脫平的手,面向遊行隊伍)……看,這是人民的力

  量!人民驚醒了,我們的中國就有希望了!

  特寫:北京街頭熱烈的遊行群眾……各種高校的五彩旗幟……國家機關的聲援隊伍……電視報紙等機構的正面報導……每個人的臉上泛著平和而喜悅的光……

  [平兒]敏芬……你太單純了,你們都太單純了……這將是一場悲劇啊、、他們的屠刀已經架起了!(心情沉重而焦急地)

  [敏芬]:別胡說!政府不是已經和我們學生對話了嗎?現在全國都在響應我們,新聞輿論也支持我們,全世界都在看著我們——我們現在是為正義而爭、是在幫助黨進步啊!再說了,都什麼年代了,民主自由是世界潮流,我就不相信,新政府會逆潮流而動,比“五四運動”的舊中國更黑?!我們一定會勝利的!

  [平兒]:敏芬……我……

  [敏芬]:別說了,別傻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吧,親愛的!(跑回隊伍,中途停下,給平兒一個飛吻,然後微笑回眸)

  特寫:敏芬健美的身姿。含情脈脈的眼神。粉紅喜悅的臉蛋。一條烏黑油亮的大辮子垂在腰部。逆光下,愈發美麗神聖純潔。

  敏依然回到隊伍中,領導隊伍繼續向天安門進發。

  搖鏡頭:長長的隊伍,前不見頭,後不見尾。

  俯鏡頭:北京的街頭,熱烈的群眾,拿錢、拿水、拿飯。

  長鏡頭:北京的幾個路口,被堵的軍車、軍人,面對他們的,是勇敢的百萬市民。

  特寫:一個只身擋住坦克隊伍的年輕人。

  長鏡頭:天安門。幾萬學生在靜坐示威。

  特寫:領導人的巨幅畫像冷冷地瞅著這一切,仿佛一陣冷笑。英雄碑前的紅旗分外血紅刺眼。

  寧靜美麗的北大校園。

  搖鏡頭:從北大西門兩只漢白玉石獅子到持槍把守的武警到蔡元培、魯迅塑像。

  未名湖畔。如血的黃昏。

  平兒拿著一本書,但沒有打開,封面是紅色大字:“文革通史”。他呆呆地坐著,忽然他發了一個惡夢:一只黑手猙獰地從湖底伸出來,抓住他就往湖底拖,他大呼:“救命啊”,不停掙紮,鮮血很快染紅了水面……

  “你怎麼了?”一個同學拍醒了他。

  [平兒]:不好了,敏芬有危險!我要去救她!

  平兒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

  夜。北京天安門的夜。

  帳篷。人潮。學生們憔悴瘦削的臉。

  長鏡頭推至特寫:北京地鐵站口、毛澤東遺體館內部。突然湧出許多部隊,他們瞬間從便服換成制服,拿起武器。

  搖鏡頭:軍車滿載士兵,自軍方大院開出。

  一輛軍車前。

  [軍官]訓話:敢不敢打?

  [眾官兵]:敢打!!

  [軍官]:怎麼打?!

  [眾官兵]:往死堨插I!!

  [軍官]:上車!

  眾官兵訓練有素地立即飛奔上車,軍用卡車急馳而去,剛出大門,一個士兵突然按動半自動槍,一個扇面掃射,濺起滿地灰塵,不料,軍方大院門口的值勤哨兵大腿中彈,立即倒了下去……

  近鏡頭:哨兵的傷口。鮮血湧出。哨兵痛苦的表情。

  [哨兵]:……他媽的瘋了?這幫沒人性的畜生!!

  軍隊與市民、學生對峙。

  [軍隊]:後退、後退!

  特寫:閃著寒光的刺刀。步步緊逼的步伐。

  [市民]:不!你們是人民子弟兵!學生們只是個娃娃、是你們的兄弟呀!

  [軍隊]:我們是奉上級命令,執行平暴任務……

  [敏芬]:我們都是愛國的學生,哪堿O什麼暴徒?你們要鎮暴,暴從何來?!

  群眾鼓掌聲……

  突然,一只冷槍打來,敏芬琅蹌倒地。

  與此同時,燈光忽然全部熄滅!天安門前,變成了巨大的可怕的黑洞。

  槍聲大作。流彈飛濺。坦克滾地而來。

  慘叫聲。呻吟聲。黑黑的血水在遠處微弱的光線投射下委婉流向下水道……

  平兒遲到了一步,他瘋狂地在地上匍甫前進,尋找敏芬。

  [平兒]:敏芬!敏芬!!你在哪兒!!!(慘痛的呼喊聲)

  特寫:一個學生被坦克碾碎、血肉模糊的照片。幾個學生被坦克碾在自行車上慘不忍睹的形狀。

  平兒終於找到了敏芬的傷軀,拖往街角。背後是恐怖的坦克聲,流彈拖著一絲火光在頭上身邊飛過……

  [平兒]:敏芬……敏芬……你醒醒!(哭腔。臉與芬相貼,淚如泉湧,流到芬的血臉上……)

  敏芬微微睜開了眼。

  [敏芬]:平、、哥……是……你嗎?(咳嗽)

  [平兒]:是我!阿芬!(熱淚長流,抱緊敏芬)

  [敏芬]:……他們……真的開槍了?……

  [平兒]:(痛心疾首地)該死的法西斯流氓!

  [敏芬]:……也許你是對的……讓屠夫放下刀……就象要一只狼……學會吃草一樣……難!

  特寫:平兒悲痛的臉。

  [敏芬]:……對不起……平哥……我以後不能再陪你了……(強笑著,頭靠在平肩上)……我很想很想……和你回家……天天在一起……我們會生個兒子……開開心心地……做一對神仙伴侶……(眼睛充滿了對生的渴望和憧憬,但語氣愈來愈弱,旋即頭垂下,眼睛閉上)

  [平兒]:……芬……芬!……啊……天哪……為什麼呀……(悲痛欲絕)

  長鏡頭漸拉至俯鏡頭:遠處。天安門的晨曦。一片狼藉。血跡斑斑。幾個士兵堆起層層屍體,澆上汽油,一個軍官扔了個火柴,霎時火光熊熊,衝天而起……

  特寫:太陽。緩緩升起在東方,血紅血紅……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