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與反思
六四流亡學生17人
1993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241 頁 【▼下一頁】
  


4﹒7 廣場財務(梁二,封從德)  


4.7.1 北高聯財務部(梁二)  

  【梁二﹕有什么人宣佈過梁二任財務部長﹖

  王超華﹕我。

  梁二﹕哪堛滌]務部長﹖

  王超華﹕我衹能宣佈高聯的。】

  我當時最反感的是,無論是在高聯的常委會,還是廣場上的指揮部或絕食團成員當中那種對權力追求的執著狂。所以我當時基本上拒絕接見記者和任何一種新聞媒介。因為這是分工協作上的考慮,同時在接見記者當中必然產生對名利的追求和欲望,這就會影響我們在這個運動中真正的公正客觀的組織作用,所以我當時是拒絕接見記者的
  這與絕食團本身的封閉和對責任的推卸是有關係的。我記得我當時要到絕食團財務部去,首先要過絕食團外圍糾察隊的關卡,這個關卡需要指揮部的直接簽名才能通過。到財務部之前還有一個關卡,我見到的最多是個接待員而已。與指揮部堛澈揮人員,比如柴玲、封從德、李錄等見面很困難,這種封閉造成我和一些要求捐款的市民或外地來的人員對絕食團的一種抵觸。所以所有的事情找高聯,要交錢的話也找高聯。 (64memo.com-2004)
  對絕食團的財務問題也有一個疑問。我記得王述東跟我說過,他們已經收到多少錢。後來王述東住醫院的時候有六萬塊錢在身邊被發現。所以我當時在成立財務部的時候,希望同學、市民把他們募到的捐交到我們這個地方來,避免交到絕食團那兒去。因為我覺得他們的財務很不鍵全,包括財務部長自身都帶了一筆錢到醫院去。
  【常勁﹕王述東當時腦子已經糊塗了,那筆錢他準備去買武器,被制止了。】
  我對超華和邵江都有一點不滿的地方,他們當時有一點推卸的感覺。超華在五月十七日財務部初建立起來以後就走了,而邵江一直衹是覺得有必要抓住財權,又不願意親身參與,對這我是很不滿的。邵江的參與就是幫我數了鈔票,所以我對這個很不滿。這樣我就自告奮【以上第241頁】勇做實事,我認為與其作這種做秀的事不如幹一些實事,抓住財權有很重要的意義。 (64memo.com/89)


【目錄】
【▲上一頁】 第 241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