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變胎死腹中──一九八九年趙紫陽下臺內幕紀實
史筆
2002年7月
  

提要: 
  ﹒八八年價改失敗責任在鄧小平
  ﹒趙稱與鄧分歧始於四二六社論
  ﹒趙訪朝前交代中央不對學運表態
  ﹒李鵬趁趙出訪炮製四二六社論
  ﹒趙與李鵬爭執主張修改社論
  ﹒戈氏來訪趙再次肯定學運愛國
  ﹒戒嚴大會前趙告訴楊拒絕出席
  ﹒趙不願背離深恐發生內戰


兵變胎死腹中

——一九八九年趙紫陽下臺內幕紀實

北京•史筆


  多維編者按:八九年學潮從開始的反官倒、反趙公子倒彩電,到趙失勢、戒嚴後學生喊出反鄧李,趙與李鵬鄧小平的衝突逐漸明朗化。五月中旬趙可以調用的政治資源極為豐富:國際上,人大委員長萬里訪美髮表支持學生的意見,國內以三十八軍軍長楊勤先為代表的進步軍人也願意以激光外科手術式的兵變一舉解決老人專權的政治毒瘤,只因趙紫陽缺乏葉立欽那樣的膽識和魄力,良機錯失,一去不返。趙紫陽自從五月十九日從政治舞臺上消失後,內幕重重,外界猜測頗多。本文詳細透露學潮期間趙紫陽和李鵬鄧小平的分歧與矛盾,以及參與當時角鬥的高層人物楊尚昆、萬里、喬石等的角色,揭示趙紫陽下臺的真實背景與原因。部份資料取自趙紫陽下臺後的談話。趙在歷史關鍵時刻的性格懦弱,決定了我國政治民主化的艱難。——多維編者 (六四檔案´89)

  在風起雲湧的八九大學潮爆發前夕的四月十四日,李鵬在日本東京記者招待會上回答了記者的提問。李鵬首先回答了日本記者關於中國領導人之間就推進改革開放政策有無分歧對立的問題。

  李鵬說,我可以告訴各位,中國的政局是穩定的。種種關於趙紫陽總書記的傳聞很不準確。總的來講我們中國領導人合作得很好。紫陽同志是黨的總書記,我是負責政府工作的總理,我們經常就中國的重大問題交換意見。當然不是說我米芙個人完全一樣。我們是在大方向一致的前提下即在改革開放這條總路線上是一致的前提下,在某些具體問題上有時有這樣那樣的看法。但都是方法的問題,步驟的問題…… (64memo.com-89)


八八年價改失敗責任在鄧小平  

  筆者在這裡為甚麼要引出一段李鵬在一九八九年四月訪問日本期間回答記者的提問,關鍵是『種種關於趙紫陽總書記的傳聞很不準確』一句話。李鵬的回答無疑證實了確有『種種關於趙紫陽總書記的傳聞』。是甚麼傳聞呢?

  一九八八年物價闖關,結果引發物價飛騰,全國恐慌性搶購和銀行擠兌,傳中共元老諸如陳雲包括保守派胡喬木、鄧力群等開始利用各種機會和場合向趙紫陽發難,趙地位可能不保,並傳李鵬已接管趙的經濟決策權。

  實際上,物價闖關,追究責任應由鄧小平負責。早在一九八七年末,鄧小平幾次找趙紫陽談話,表示物價這一關一定要過,不要怕出亂子,早晚要過這一關,晚過不如早過,該下決心的時候了。一九八八年春節以後,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上,趙紫陽曾將鄧的意思傳達給與會者,並徵求意見。會後趙紫陽曾讓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談過看法,厲主張高通脹高速度,認為關鍵是速度,只要有了高速度,高通脹並不可怕。但厲的觀點遭到另一派老資格經濟學家的反對,他們是薛暮橋、劉國光和吳敬璉。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上旬,趙紫陽在中南海請薛、劉、吳王人談當前經濟問題時曾表示『準備不足』、『上了當』的意思,看起來趙當時對物價闖關已有新的認識。 (六四檔案 / 89)


趙稱與鄧分歧始於四二六社論  

  如前所言,由於物價闖關『失敗』,社會上確有一些猜測,認為趙將下臺。有意思的是,一九八八年北京《新觀察》雜誌就在北京飯店中樓組織了一次關於企業文化發展戰略的研討會。後來這次會議在『六四』以後被認為是『倒鄧保趙』的會議。原因是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和北京的《經濟學週報》在緩筢分別發表了一篇長文即《關於時局的對話——記嚴家其與溫元凱的對話》,文章中嚴與溫都談到中共歷史上的權力更迭非程序化問題,比如文革中國家主席劉少奇,因為毛的一張《炮打司令部》大字報,結果冤死開封。本來嚴與溫是一次學者關於改革問題的學術對話,結果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認為是『倒鄧保趙』。這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64memo祖國萬歲 - 1989)

  不久前,趙紫陽在與友人回憶這段歷史時否認他在一九八八年下半年已發生權力危機,指出他與鄧小平關係破裂應是從後來的八九年四二六社論開始。趙坦然直言:『我與小平共事八年,分道揚鑣是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社論發表以後。』


趙訪朝前交代中央不對學運表態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以後,立即在全國引起了十分廣泛的追悼活動。首都知識界、新聞界以及社會各界要求對胡耀邦重新評價的呼聲甚高,同時學生中也不斷出現了要求懲治腐敗,打倒官倒等等口號。北京大學生和社會各界自發的遊行和各種紀念活動迅速波及全國。

  四月二十一日,為期四天的第三世界國家發展戰略國際討論會在北京舉行。三十多個國家的代表出席了會議。趙紫陽在中南海會見參加『第三世界國家發展戰略討論會』的外國代表。會見時,趙說,中國現在雖然遇到一些問題,但是正像許多朋友們所講那樣,既要認真對待、重視這些問題,但也不應看得過於嚴重。因此,我們既不盲目樂觀,也不悲觀,趙重申,中國改革開放的政策不會改變。 (64memo祖國萬歲/89)

  這可以說是趙紫陽針對學生運動以及國內形勢的一個基本估價和看法,新華社當天對內對外發了通稿。四月二十二日,胡啟立、芮杏文、閻明復等分別就趙紫陽的講話精神向各個口子作了傳達和解釋。北京市面比較平靜。

  四月二十四日胡耀邦追悼大會在人民大會堂結束以後,趙紫陽即出訪朝鮮。據知情人士透露,曾有人向趙建議推遲訪問北朝鮮,原因很簡單:一是學生運動遊行示威尚未平息:二是趙離開北京無法防止有人近水樓臺先得月,但當時趙並不這麼看。據說,趙以為倘若隨意更改預定的國事訪問,顯然是在向外公佈中國國內政局不穩,進而會釀成國際事件,趙執意訪朝。 (64memo.com´89)

  事後看來趙在此時訪問北朝鮮,應是一個很大失策,它便李鵬可以乘趙不在北京的機會先聲奪人為學運扣上動亂帽子,激化矛盾,使局勢不斷惡化,最後演化成流血悲劇。但是趙本人至今仍不後悔去朝鮮給人以可乘之機。

  據有關人士透露,趙離開北京前,李鵬送行時曾問趙:『你還有甚麼話要我們辦?』
  趙當時指示:『在我回京之前,不開政治局以上的會,中央不作任何表態。』
  李鵬又說:『小平派人傳話,中央的事由你定,你不在我們仍然與你聯絡。』


李鵬趁趙出訪炮製四二六社論  

  歷史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四日的晚上開了一個大玩笑。當日李鵬即與李錫銘、陳希同、何東昌一道去見了鄧小平,彙報學運情況。事後遊行示威民眾指責李鵬、陳希同這一彙報是『謊報軍情』,對鄧小平起了誤導作用。當晚李鵬即在中南海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李鵬首先傳達鄧小平講話,為學運定性為動亂。鄧小平講話稱:『極少數人不是在進行悼念耀邦的活動,也不是有些不滿發發牢騷,其目的是要搞散人心,搞亂全國,破壞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是一次動亂,否定共產黨的領導。如果對這場動亂姑息縱容,聽之任之,將會出現嚴重的混亂局面。』 (64memo.com / 2004)

  楊尚昆在會上講,要把小平同志的講話傳給紫陽同志,徵求他的意見,他是總書記嘛。

  李鵬有些不以為然地說:小平同志已講話了,作了定性,這就是中央的意見,何東昌同志和袁木同志等已擬了一篇《人民日報》的社論。我看題目就叫《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很明顯,沒有甚麼可以含糊的。

  在這次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據說胡啟立、喬石並末有任何表態。

  四月二十五日,鄧小平的講話由中央辦公廳機要局電傳給在朝鮮訪問的趙紫陽,趙閱後簽字表示同意(鄧的講話他也不能不同意),但《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社論稿並末傳給趙,直至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發表,趙纔知道。

  四•二六社論發表,迅速激起在京學生和社會各界的憤怒,遊行示威活動迅速擴大、蔓延。遊行隊伍裡不斷高呼要求中央收回四•二六社論,而且出現了焚燒四•二六社論的場面。四月二十七日下午四時,遊行學生和群眾沖破天安門廣場西側路北口勸阻線,進入廣場。遊行持續到晚近十二點結束。


趙與李鵬爭執主張修改社論  

  四月三十日趙紫陽結束對朝鮮的訪問回到北京,當晚十時許在中南海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議,並在會上與李鵬發生爭執。

  趙紫陽提出:『四•二六社論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把學生和知識份子推到對立面去了,根本無助於事情的解決,我可以說,已經造成的影響和責任由我來承擔,現在的問題是;必須立即修改社論。』

  李鵬反對說:『這不是讓步的問題了,如果修改社論,那我們都得下臺,紫陽同志包括你。』

  趙說:『事實不見得像你說得那麼嚴重,中國共產黨是為人民服務的政黨,沒有私利可言。』

  意見無法統一,李鵬提議向小平同志彙報,據說鄧小平批了四個字:更改不好。

  五月十一日,胡耀邦逝世以來,鄧小平在北京首次接見外賓,對方是伊朗總統哈梅內伊。

  五月十二日,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開始先後對加拿大和美國正式友好訪問。臨行前,萬里打電話給趙紫陽,問是不是要推遲訪問,趙告訴他不必更改時間。

  五月十二日至二十一日期間,萬里在國外發表談話,認為同學們要求民主與法制、反對腐敗、推進改革的愛國熱情是非常可貴的。五月二十五日下午,萬里提前結束對美國的訪問回到上海,當時能見到的報紙似乎都用了『健康原因』四個字作萬里的提前回國解釋。

  五月十三日,趙紫陽在人民大會堂同首都工人代表舉行座談,要求學生『千萬不做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戈氏來訪趙再次肯定學運愛國  

  五月十五日至十八日.即學生在天安門廣場靜坐絕食的高潮,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偕夫人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鄧小平和趙紫陽、李鵬先後接見了戈氏。五月十八日,《中蘇聯合公報》發表。五月十九日,《人民日報》發表《結束過去,開闢未來——寫在中蘇關係正常化之際》的社論。

  五月十六日晚,中共政治局常委再次開會,趙主持會議並講話,肯定學生是愛國的。趙說:『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是沒有理由不肯定學生的愛國熱情是可貴的,從中央來說,只能希望學生能夠保持冷靜、理智、克制、秩序,顧全大局,維護安定。鮑彤同志作為常委秘書已經起草了一份書面談話,由我代表常委發表書面談話。』

  李鵬、姚依林發表反對意見,認為不符合鄧小平講話精神,是變相修改四•二六《人民日報》社論。但胡啟立、喬石支持趙的意見。少數服從多數。五月十七日,趙紫陽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鵬、喬石、胡啟立、姚依林發表書面談話。趙表示,請學生們放心,黨和政府絕不會『秋後算賬』。

  但很遺憾學生的絕食行動依舊沒有停止。


戒嚴大會前趙告訴楊拒絕出席  

  五月十八日前,即有消息傳出首都將實行戒嚴,趙紫陽的秘書鮑彤曾經問趙,中央這樣做的可能性有多大。趙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說:儘可能避免出現這樣的結局。五月十八日下午楊尚昆將鄧小平實行戒嚴的決定電告趙,說『鄧有此意思,而且說不怕流血。』

  趙紫陽希望盡最後努力說服鄧小平不要采用此極端手段。他在電話裡對楊講:『國際上說不通,調動軍隊制服學生,於事無補,尚昆同志可以向小平同志轉達我的意思。』

  但趙事後曾對胡啟立等講:『小平有這個想法,看來改也很難。』

  當天晚上,趙分別再打電話給楊尚昆和李鵬說:『你們堅持這樣做,我反對不了,也不參加。』

  五月十九日凌晨,趙與原中辦主任溫家寶到天安門廣場看望絕食學生,說了『我來遲了』那段著名的話。李鵬得知趙要去天安門廣場,曾意欲派車阻攔不成,即向鄧小平告狀。鄧辦答復:小平同志意見,你也可以去。

  五月十九日下午,鮑彤連續接到李鵬辦公室的電話,催問趙是否參加晚上由中央和國務院召開宣佈北京戒嚴的首都黨政軍幹部大會?鮑代趙回答說不參加。同時,楊尚昆再次與趙紫陽唔面,說服趙參加,並說:『你不講話也可以,只要你參加,小平那裡我再去做工作,我可以向你保證你常委的位置不動。』


趙不願背離深恐發生內戰  

  但遭趙婉拒,這是楊尚昆與趙紫陽最後一次見面,以後當時的香港新華分社許家屯回京,許受趙委託,希望楊能再做做小平工作,楊對許說:『我也見不到小平。』

  在北京宣佈戒嚴前後,不但黨內分裂明顯,軍隊也有很多將領支持學生和趙紫陽。如果趙紫陽當時公開站出來支持學生,會有徐勤先將軍這樣的軍隊站在他一邊支持政治改革,以激光手術式的兵變解決老人政治的毒瘤。可惜趙並末這樣做,後人評價說,他在國運大轉機的緊要關頭,放棄了民族走向民主化的大利益,維護了中國共產黨一小撮人的表麵糰結,自己也成了鄧江的階下囚。趙下臺後,曾對表示遺憾的朋友解釋:『如果我站出來,中國就會打內戰,受苦的還是人民。』這就只能算是懦弱者的自嘲了。 (六四檔案 / 89)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1955.htm

史筆,「兵變胎死腹中——一九八九年趙紫陽下臺內幕紀實」,見 多維新聞網 http://www3.chinesenewsnet.com/index.html,2002年7月。


lastModified: 1/19/2005 1:15:00 PM

相關資料

  • 王曉明﹕六四目擊直升飛機運骨灰--目擊實錄:直升飛機運送六四死難者的骨灰﹐1994年6月4日。
  • 趙紫陽﹕趙紫陽六四事件自辯書--中共中央文件影印件全文﹐1989年6月22日。
  • 趙紫陽﹕趙紫陽5.19廣場講話﹐1989年5月19日4時。
  • 網路圖片﹕槍殺四人的上尉被燒死﹐1989年6月4日。
  • 羅冰﹕[六四屠城]中共內報「六四」傷亡密情--官方內部"六四"死亡人數﹐1996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大屠殺拋棄在街頭的死難者屍體﹐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死難者 - 頭部中彈﹐1989年6月4日。
  • 六四檔案﹕趙紫陽和溫家寶到廣場看望絕食學生﹐1989年5月19日。
  • 廬山隱士﹕六部口被碾死的五個學生--鮮血、腦漿在中共鐵蹄下飛濺/六四12周年祭/坦克下的冤魂/五具屍體﹐2002年3月16日。
  • 胡平﹕趙紫陽對戈還講過些什麼?--評點《中國“六四”真相》(1)﹐2001年4月27日。
  • 網路圖片﹕趙紫陽及夫人在被軟禁地的近照﹐2001年4月10日。
  • 一靜坐學生﹕血的證言--坦克繼續追趕學生至六部口壓死十一名學生﹐1989年6月4日11時。
  • 史筆﹕兵變胎死腹中--一九八九年趙紫陽下臺內幕紀實﹐2002年7月。
  • 網路圖片﹕王培文(丁子霖名單19號,死於六部口坦克下)--補充丁子霖名單﹐1989年6月4日6:20時。
  • 網路圖片﹕趙紫陽看望絕食學生﹐1989年5月19日4時。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