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八九用兵探秘──我們離“真相”還有多遠﹖
陳小雅/北京
2002年5月9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頁
  

提要: 
  ﹒一、從《八九民運史》的失誤之點開始的探索
  ﹒二、根據民間資料編織的軍事圖景
  ﹒三、從“值勤”到“鎮壓”──軍事作用升級的三部曲
  ﹒四、對鄧小平恐懼的探索
  ﹒五、一個可能被忽略的“隱形殺手”﹖


我們離“真相”還有多遠﹖--鄧小平八九用兵探秘

陳小雅


  《六四真相》﹙以下簡稱《真相》﹚推出以后﹐曾得到許多當事人和研究者的批評與贊許、証實與証偽。去年旅美期間﹐筆者有幸于繁忙的旅游安排中接觸到一些資料﹐并讀到該書全篇﹐覺得雖然許多質疑者的論點均有道理﹐但該書的大多數描述中共高層運作的資料﹐恐怕是迄今為止可以見到的、距離信息源最近的資料之一無疑。因此﹐該書的出版﹐應該是“八九─六四”研究事業的一大盛事。 (64memo.com - 1989)

  對于整個研究事業來說﹐它的明顯功勞﹐在于對過去一些“坊間傳聞”的証實﹐對于不實謠傳的澄清。在我看來﹐科學研究的過程猶如用“天平”秤事──天平一端的秤盤里放置“假說”﹐天平另一端的秤盤放置“証實”。每一個研究者總是先把得來的最初資料──經過整理──放在“假說”盤里﹐然后再搜集其他証據放入“証實”盤中。如果“証實”的一端不夠分量﹐假說不能完全被証實﹐這項研究就不能算完成。如果“証實”的一端超出“假說”的分量﹐那么﹐就需要修改“假說”﹐直到天平實現平衡。根據一定的信息提出假說是容易的﹐但沒有被証實之前﹐它并不被賦予真正的價值。雖然出自不同渠道的“坊間傳聞”也可以互相証實或証偽﹐但畢竟越近信息源的“証實”越可靠。《真相》對于研究的意義就在于此。 (六四檔案 / 89)

  然而﹐正如筆者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海濤的采訪時所談到的﹐史書的“政治價值”與“學朮價值”有時是矛盾的。當你懷抱為某種派別或利益集團“澄清歷史真相”的目的而工作時﹐你很可能不自覺地掩蓋了另一些真相﹐而只有當所有這些真相都揭示無遺時﹐讀者才有可能接觸到名副其實的真相。本文的目的﹐就在于試圖揭示被《真相》忽略或不自覺地掩蓋了的那些真相。 (64memo反貪倡廉-2004)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