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柴玲-----不喜者勿入──封從德、方舟子等對柴玲講話的看法
搬運
2002年6月6日
  

提要: 
  ﹒封從德新書《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為了歷史的見証
  ﹒為柴玲辯護 封從德
  ﹒′耶人′對柴玲的講話記錄的看法
  ﹒′阮銘′對柴玲的講話記錄的看法
  ﹒方舟子對柴玲的講話記錄的看法


有關柴玲-----不喜者勿入

送交者: 搬運 2002年6月05日20:06:08 于 [天下論壇]


  注:剛才看了哪說哪了的大作六四成全了一幫婊子,在聯想到數日前同假行僧的討論,感覺六四的柴玲似乎是個爭議較大的人物,所以搜集了一點資料,有興趣者可以看看.

  事先申明,所有資料中衹有方舟子的舊文是對柴玲不利的,原因非常簡單--柴玲不利的資料垂手可得,不用專門尋找.

  不喜者不必繼續

  搬運工


封從德新書《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在“六四”九週年之際,明鏡出版社推出了一九九八九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參与者、目前流亡法國的封從德寫的一本新書,《天安門之爭 “六四”的關鍵內情》。

  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開始從越來越多的角度反思當年的那場民主運動,由此也形成了各种各樣的評价,尤其是前兩年由卡瑪等人拍攝的紀錄片《天安門》上映以來,對於各個學生領袖在當年天安門民主運動中扮演角色的作用,引起了激烈的爭議,這也成為封從德撰寫這本書的一個動力。

  封從德指出,經影片《天安門》的蒙太奇,再加某些記者和“民.運理論家”的編排處理,柴玲成了“讓別人流血,而自己逃生”的騙子。有人將《天安門》視為“兩個女人的戰爭”,封從德不以為然,“作者沒有這麼偏狹。影片中我也出現,采訪是在九零年七月,波士頓,卡瑪家里。我還記得那個炎熱的夏日,卡瑪夫婦汗流浹背地張羅器材。到了九五年五月,卡瑪還透過國際長途与我有數次探討。我也不相信甚麼‘親共背景’,實際上影片的几位中國問題顧問也被中共視為‘反華份子’。但是,該片也确實反映出美國的中國研究重骨架輕材料的傾向,我後來的批評都是針對一些預設框架及材料不确有違史實之處。但這并不減我對他們的欽佩,有關六四的紀錄片中,這确實是取材最為全面、剖析最為透徹的一部。在我几篇批評文章發表之後,卡瑪并未暴跳如雷,文章寄給他們也未見回應。嘆服其冷靜之餘,也不無遺憾:我多麼希望能開誠布公地辯論,以找到問題的癥結,好總結教訓鑑示未來。” (64memo.com´89)

  該書的序言題目是“為了歷史的見証”,封從德坦陳“有一段時間,很想放下‘六四’,從心底放下。這段時間持續了大約五年。然後,我被惊醒,被《天安門》所警醒。於是明白,衹能直面,不能放下﹔心里可以放下,手中不能放下。本書記載的,即是放下前的反思和醒來後的掙扎。天安門之爭,就是這些掙扎。”

  第一緝的標題“為柴玲辯護”,体現了作者的基本傾向,用作者的話來說“眾所周知,我對柴玲也不會沒有看法。但我的文章基本上是同情与維護,因為從流血那一刻起,她就注定成了替罪羊。她太天真,太輕信,也太不懂得政治的險惡。一個天真輕信而又不知政治險惡的女子卻偏偏穿上了紅舞鞋,要在政治漩渦中旋轉不止,還有甚麼比這更無明?我的看法在此,我的同情与維護也在此,尤其是在她被媒体构陷的時候。不錯,她曾在台上,但是,我敢說,她何曾留心過台詞。當編撰台詞的人們要送她上祭壇的時候,我就不能緘默良知,要為歷史留個公正。” (64memo反貪倡廉 - 2004)

  封從德強調,鑑於八九民.運許多基本史實的調查長期受到忽視、誤解乃至歪曲,建議有能力的民.運机构,及有關史學研究單位,組織力量,趁大家記憶還未模糊,當事人都在的有利條件下,開始全面的研究,成立專業或業餘小組,逐步搞清六四有關的重大史實,以防止諸如此次的歪曲。一個不吸取歷史教訓的民族,是一群白痴,將在同一個坑里跌兩跤。

  明鏡出版社表示,本書凝聚了這位八九學.運參与者的多重反思,是對該次運動的深度透視和對媒体某些誤導的糾偏。這本書的价值還在於對八九學.運一些關鍵內情作了首次披露。作者力圖跳出任何預設立場,對自身及學.運期間群眾組織的失誤也進行了嚴肅的反思。在一年以前,該出版社出版了卡瑪《天安門》紀錄片中文版解說詞,現在出版封從德批評《天安門》的新書,客觀上也有一种平衡的效果。 (六四檔案-1989)

  剛來美國不久的王丹,對於九年前親身參与的這一段歷史,似乎不忙於下結論,他主張,評价一個大的歷史事件,不應該拘泥於某几個人或糾纏与某一些具体的細節,需要以寬容的精神從大處著眼。而且他還堅持一條原則,在沒有厘清自己的責任時,不對別人發表評論。他相信,對於歷史可能時間越長看得越清楚。


為了歷史的見証  

                 封從德

  封從德,一九六六年三月五日生於四川。一九八二年考入北京大學地理系,一九八六年被保送進北大遙感所,研究遙感衛星圖象計算机識別信息系統,一九八九年五月獲波士頓大學遙感所五年博士學位獎學金,但因六四而中斷了原定六月的碩士論文答辯。一九八九學.運期間,他歷任北大籌委會常委,北高聯第三任主席,絕食團和廣場指部副總指揮。六四後被中共通緝。一九九○年四月与妻子柴玲逃抵巴黎,獲法國政府政治庇護,不久与柴玲离婚。因逃亡中對民間社會的体認,封從德感悟傳統文化之价值,遂棄理從文,入讀法國高等研究學院宗教歷史系,潛心東西方各宗教,於一九九五年完成碩士論文,次年九月通過博士資格答辯。現正撰寫博士論文“明代國家大禮中的孔廟”。 (64memo.com - 89)

  當年,他在槍口和坦克包圍中主持平生最果斷的一次民意表決:宣布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九年後,他以新作《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Tian´anmen Memoir)一書凝聚了自己的多重反思。作者力圖通過親身經歷和多年反省,尤其結合眾多當事人的回憶及其它第一手材料,對許多大家關心的問題進行剖析和澄清。

  例如,天安門廣場的‘領袖’是怎樣產生?柴玲是否“讓別人流血,自己求生”?廣場上的“逃亡費”是怎么回事?誰助封從德柴玲逃出中國?影片《天安門》真的客觀中立?見好怎么收?見壞怎么上?八九學.運組織的失誤究竟在哪里?等等。

  該書現已由明鏡出版社出版。本文即是該書中序言的一部份。

                 - - -

  有一段時間,很想放下“六四”,從心底放下。這段時間持續了大約五年。然後,被惊醒,被《天安門》所警醒。于是明白,衹能直面,不能放下﹔心里可以放下,手中不能放下。

  本書記載的,即是放下前的反思和醒來後的掙扎。天安門之爭,就是這些掙扎。

  醒來之前,曾有五年夢尋。

  尋夢,是找回自我,還是戰胜自我?一場大悲劇的倖存者,不能不捫心自疑。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敵人,這句老話也向我印証。自我中心、好高騖遠卻又优柔寡斷,夜的清輝映出晝的幽暗。我被自己所擊倒,開始暗中尋覓。五年間遇到六种宗教,卻一直很困惑:天安門風云的背後,一個主宰的意志究竟存在与否?那崇高的,和那卑怯的,一道混跡于轟轟烈烈之中,又轉瞬即逝,莫非是在演繹色空?內在的善性与惡習到底有沒有一個形上的來源?善性戰胜惡習的根据又在哪里?如果有一個上帝,竟允許悲劇的發生,那非全善﹔若未允許而悲劇依然發生,則非全能。 (64檔案/2004)

  這個千古公案,困倒了多少一神教的經師,自然不會對我揭謎。于是夢回東方,繼續長夜獨行。這邊星光燦爛,卻又眼花繚亂。答案反倒簡單:某顆災星降禍天外,要不就是宿世因果。我的慧根必定浮淺,既照不見前世,也無法了悟劊子手何以逍遙。心靈之旅告一段落,于是開始了時間長河中的溯洄。終于似乎找到了參照系,要在經史中知止而定,好安頓自己,放下過去。 (64memo.com / 89)

  就在這時,我被惊醒。于是,在這番自我掙扎之後,又有四重掙扎。

  影片《天安門》的蒙太奇,再加某些記者和“民.運理論家”的編排處理,人們憤怒了:“女神”原來是騙子,柴玲“讓別人流血,而自己逃生”造神与找替罪羊,本無二致:將幻望投射出去,定格于某人身上,然後拍拍手,萬事大吉。這樣的人,不配主宰自己的命運。

  此片有人解為“兩個女人的戰爭”,我不以為然,作者沒有這么偏狹。影片中我也出現,采訪是在九零年七月,波士頓,卡瑪家里。我還記得那個炎熱的夏日,卡瑪夫婦汗流浹背地張羅器材。到了九五年五月,卡瑪還透過國際長途与我有數次探討。我也不相信甚么“親共背景”,實際上影片的几位中國問題顧問也被中共視為“反華份子”。但是,該片也确實反映出美國的中國研究重骨架輕材料的傾向,我後來的批評都是針對一些預設框架及材料不确有違史實之處。但這并不減我對他們的欽佩,有關六四的紀錄片中,這确實是取材最為全面、剖析最為透徹的一部。 (六四檔案-89)

  在我几篇批評文章發表之後,卡瑪并未暴跳如雷,文章寄給他們也未見回應。嘆服其冷靜之余,也不無遺憾:我多么希望能開誠布公地辯論,以找到問題的癥結,好總結教訓鑑示未來。所敬佩与所批評的,是同一對象。這是第二重掙扎。

  眾所周知,我對柴玲也不會沒有看法。但我的文章基本上是同情与維護,因為從流血那一刻起,她就注定成了替罪羊。她太天真,太輕信,也太不懂得政治的險惡。一個天真輕信而又不知政治險惡的女子卻偏偏穿上了紅舞鞋,要在政治漩渦中旋轉不止,還有甚么比這更無明?我的看法在此,我的同情与維護也在此,尤其是在她被媒体构陷的時候。不錯,她曾在台上,但是,我敢說,她何曾留心過台詞。 (64memo.com - 2004)

  當編撰台詞的人們要送她上祭壇的時候,我就不能緘默良知,要為歷史留個公正。

  沒錯,我不自量力。我也不知量力。

  柴玲确曾被人當作“女神”。我自然沒有這份悟性。遠望与近觀本來就不一樣。但我也曾因她而感動,聽她念《絕食書》時,同許多人一樣,也都流過淚。這位在日常生活中那么平凡的女子,卻在運動中得到了升華,成為強權面前不屈精神的一個化身。我所維護的,是這個柴玲,升華的,運動中的。那是個主觀精神,已隨運動結束而結束,更無法借客觀所謂理性而還魂。二者如火之于水,柴玲之拒絕卡瑪的采訪,在人或是“戰爭”,在我卻是相抗的兩种精神。為此,我深深感到遺憾。 (64memo.com - 89)

  所維護的与所遺憾的,是同一個人。這是第三重掙扎。

  難。披露過去,就不能不触及曾經生死与共的戰友,責求真實,又難免給友情帶來陰影﹔然而,一味顧及友情,對真相知而不言或欲言又止,則將愧對歷史、愧對死難者和千千萬萬曾經參与運動的人。我的折中,本來是先留個備忘,在歷史背景中和盤托出。三十萬字完稿後,九一年夏又在巴黎會議上与各當事人核對。因夠不上出版社的商業眼光,我的備忘中途擱淺﹔幸得留德學人鼎力相助,巴黎會議記錄印了三百本。我如釋重負,欲再放下六四,繼續長夜之行。 (64memo.com´89)

  然而,《天安門》的警鐘敲響,柴玲身臨危難。我于是找到那位戰友,准備一道澄清,一道承擔。這時我才發現,他是那么惶恐,与當年的俠義勇猛已判若兩人。一步不能讓,他說,否則不光斷送政治生命,以後還有斷頭台。聞言惊心,當年中共寡頭不是也說:再退,就是全線崩潰。悵然之余,更加相信政治對人的异化。“戰友”看著同伴在前面擋箭,卻不敢承擔自己理應承擔的責任。而在報端卻有這樣的答問:年嗎,誰也不代表誰。這樣輕描淡寫,是友情的幻滅,還是本來即空? (64memo.com - 89)

  無論如何,我卻得到了解脫--在史實与友情之間,我曾那么徘徊。但心還是隱隱作痛,我知道失去了甚么,我為此而深深悲哀。

  真實与友情之間的抉擇,這是第四重掙扎。好在我已無須抉擇。

  我的悲哀還另有來源,說來也是自家人,被人冠以“民.運理論家”的,而我呢,也被恭維,稱作“民.運人士”。理論家曾獻過一策,曰“見壞就上”,在戒嚴次日。此前他說,絕食學生太溫和,五四還燒趙家樓呢。六四凌晨同學們撤出廣場,也有違其理論。但是不久气侯變化,理論家也就成了“見好就收”的捍衛者,讓人越聽越納悶:天晴賣矛,天陰鬻盾,還都無敵天下。于是我質疑: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這位曾以在國內發表《論言論自由》聞名的理論家就現出原形,遂欲乾脆要封住我的嘴--結果其“民.運刊物”成了一“家”之言,而我的八篇文章則被相繼壓制,掩耳盜鈴也算有術。反正,他又有理論,這也夠不上壓制言論自由。承蒙啟發,八篇“壓卷之作”便從本書終于找回了言論自由。 (Memoir Tiananmen - 89)

  “民運人士”對峙“民運理論家”,這是第五重掙扎。

  本書就是這五重掙扎的印記。第一章“為柴玲辯護”,收有針對影片《天安門》及其報導的五篇文章,及有關“逃亡費”和“絕食書”兩篇。第二章“廣場備忘錄”,主要取自九一年初的備忘錄,記載廣場上的撤留大事。尤其是五二六至五二八那篇,在九五年因為“戰友”的強烈反對而推遲發表。另加三篇澄清与分析,材料則主要根据九一年夏的巴黎會議記錄《回顧与反思》。分析“自焚”的一篇完稿于最近,作為對我曾參加過的指揮部的反思。第三章質疑理論家的“見好就收、見壞就上”,并對其《回應》作回應。几篇文章都被其“民運刊物”所壓制,別章也有被壓的,詳見各文按語。第四章“反思中的困惑”則匯集了几年的多番剖析与沉思。同名的首篇文章,作于三十萬言備忘錄收筆之時,至今仍是我整体反思的大綱。最後第五章附錄,收入五篇相關文章,尤其是《柴玲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錄像談話校對稿》是迄今首次出版的全文,為了昭示柴玲錄像被逐步扭曲的過程,我保留了校對清樣。此外,《辭職書》寫就于八九年五月六日,幼稚中可鑑當時的心跡。 (六四檔案-89)

  =====================================================


為柴玲辯護 封從德  

  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節選) 封從德

  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的全文連接:

  http://www.64memo.com/Disp.asp?Id=14

  引起爭議的天安門一片中柴玲的講話記錄

  注:柴玲于1989年5月28日与美國記者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作的錄影講話曾被《聯合報》在《天安門一九八九》一書中以《多少人在出賣這場運動,在葬送這場運動!》為題發表,有較多遺漏和不确之處。本記錄稿曾与原錄影帶多次核實,若有爭議之處,請以原錄影帶為准。

  =====================================================


′耶人′對柴玲的講話記錄的看法  

  柴玲“期待流血”的談話本极簡單,但相當一批民.運人士對此話題卻充滿恐懼,紛紛譴責影片“別有用心”。流亡人士是中國民主的“獨生子”,他們以共產黨的思維方式反共產黨,對西方民主取“葉公好龍”的態度。

  末日審判前的賭博

  阮銘


′阮銘′對柴玲的講話記錄的看法  

  六四与評畫


方舟子對柴玲的講話記錄的看法  

  ﹒方舟子﹒

  打個比方,六四好比是一幅許多人集体創作的畫,每人都或多或少地畫上几筆。這畫後來是被毀了,一些參加繪畫的人也被殺了。我們今天來評論這次創作,批評一些關健畫家的筆墨不佳,批評他們的胡抹亂涂要對這次創作的失敗擔付一定的責任,不等于否定了這次創作,更不等于為毀畫者、殺人者開脫,我還沒見有誰說畫沒畫好所以死了活該的,網下網上的民主斗士做如此聯想,一聽到有人批評几位畫家就暴跳如雷如喪考妣,若非為了維護自己既得的畫家桂冠而不得不如此,便是感情用事思維不清。 (64memo反貪倡廉-89)

  參加創作的人絕大部分都是湊熱鬧的,或者是被別人鼓動著去,最後被殺的大部份也是這些湊熱鬧的人。我們不應該譴責這些人,每一次大型的創作都不能缺少這些人。那些被鼓動著去的後來發現那些鼓動者用心不良而有上當受騙之感,也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我們要批評的是那些手上操縱著這些湊熱鬧者的領導者、指揮者。你說柴玲是業余領袖也罷,職業領袖也罷,她當時既然是總指揮,其決定可以影響到被指揮者的命運,就應該有做為總指揮的道德。在當時她已不是一個普通的學生,而是一個可以影響其他學生的性命的學生領導〔如侯德健所言,如果六四那天按柴玲的決定讓學生們在廣場上堅持到天亮,几千人的性命恐怕就要搭上〕。以年輕幼稚來為柴玲辯護,就象以年老糊涂來為鄧小平開脫一樣的可笑。何況事後檢討,承認當時“讓別人留血自己活”的想法不對,承認撤退時自己第一個溜走而不是象梁曉燕老師那樣堅持到最後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并不需要多么成熟老練,需要的衹是敢于承認錯誤承擔責任的勇气而已,但我們見到的卻衹是為了維護面子的百般狡辯和對報導者、批評者的人身攻擊。 (64memo反貪倡廉-1989)

  評畫評到了墨的好壞,固然近于無聊,但墨畢竟還是畫的一部分。如果評畫評到了評評畫者的良心,那就等于無賴了,這也衹有小麒鱗之流良心大大的好的民主斗士才干得出來,不這樣做,怎對得起天天挂在嘴上的“民主”二字?

  1996.6.7.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1773.htm

搬運,「有關柴玲-----不喜者勿入——封從德、方舟子等對柴玲講話的看法」,見 天下論壇 http://www.creaders.org/cgi-bin/gb_big5.cgi?src=/forums/politics/messages/352309.html,2002年6月6日。


lastModified: 1/7/2005

相關資料

  • 封從德﹕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1998年6月。
  • 香港無線電視﹕柴玲憶述屠殺經歷錄音錄像﹐1989年6月8日16時。
  • 封從德整理﹕絕食第二晚廣場錄音﹐1989年5月14日23時。
  • 雲兒﹕還她一個公道--為柴玲辯護﹐2003年4月6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凌晨柴玲和紀念碑同學錄像--柴玲、紀念碑上的同學﹐1990年6月4日2時。
  • 封從德﹕六四42個問題--與王軍濤商榷﹐2003年5月31日。
  • 馬列邪教﹕柴玲是否逃離廣場--有關柴玲是否在64屠殺夜逃離天安門廣場﹐2003年8月14日。
  • 《百姓》雜誌記者﹕一名北京教師的見證--柴玲走在撤退隊伍的前排﹐1989年7月1日。
  • 柴玲﹕柴玲「最後的話」原本--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錄影談話﹐1989年5月28日。
  • 封從德/大參考﹕阿洪---地道的六四無名英雄--我和柴玲如何逃出中國?﹐1994年4月15日。
  • 萬維、多維﹕傳柴玲回中國--王丹吾爾開希為她高興﹐2004年6月3日。
  • 封從德﹕《天安門文件》五大疑點--對「十二學者上廣場」的考察﹐2001年4月15日。
  • 網路圖片﹕柴玲走在撤退隊伍的前排﹐1989年6月4日11時。
  • 封從德﹕八九學運的組織與“黑手”﹐2004年9月1日。
  • 柴玲﹕柴玲錄音憶述屠殺經歷﹐1989年6月8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