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六四死傷人數──羅幹,張工,陳希同,李鵬,江澤民決策焚燒屍體
知情者
2001年3月12日
  

中共在‘六四’事件中隱瞞了死傷人數,對事件中失蹤的數百人也也未作進一步的跟蹤報導

送交者: 局外人也 於 Thu May 16 22:42:37 2002:


  羅幹的嘴臉,左一步陰謀,右一步陰謀

  前幾天請了公安部的老兄到家裡小坐,我說:“前年你告訴的消息,現在事情發生了,我憋不住才在網上寫出來。”老兄說:“網上的文章公安部政策研究室的人天天都在看,而且很仔細地看,認真研究對策,包括法輪功的假經文都是他們一伙人寫的,自焚事件就是他們用假經文,反面理解的文章去鼓動,挑唆,策劃制造的。你的文章算不了什麼“內部”消息,自焚事件是中共精心策劃的一個重要步驟,公安部上上下下早都知道這件事,有人透露一點消息也並不奇怪,你的文章是馬後炮,也沒講到要點,應當寫上自焚事件是對中共極權暴政的最強烈抗議。不過,今天我來講講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事。”“那不是前兩年就在籌備的機構嗎?”老兄說:“是的,不過,不該講的我不講,該講的在今後都會批露的。”我說:“那你就說一點,我想聽”,老兄不緊不慢地說:“這機構誰都知道就像克格勃一樣,它是核心的核心,具體怎麼操縱不去說了。你看看名單就知道了。 (64memo.com´89)

  我要說說羅幹這個人,這個人是我常見面的,陰森森的三角眼裡鑲著菱形眼珠,泛著綠光,極為恐怖,如地獄裡的大司鬼,吃人不吐骨,別看這個管政法的職位,他可是個極其陰險毒辣的陰謀家,野心家。長期以來他操縱著公安系統的另一套核心小組,這核心是兩套運作系統,既獨立有歸屬公安部管轄,權力很大,包括監視國家最高層領導人的行蹤和言論。羅幹在背地裡另搞一套,到處煽風點火,鼓動極左勢力與中央改革開放路對著幹,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幾經曲折鬥爭,與羅幹操縱的這班核心班子有著密切關系,當時中央對氣功有明確的“三不”政策,對群眾的各項氣功活動較為寬鬆,但羅幹對群眾的各項活動仍是極為嚴密地控制著,派大批特工混入群眾中,經常向中央呈送“階級鬥爭動向”的報告,背地裡慫恿中宣傳有關部門、在輿論上批判“偽氣功”,早些時候,批判的矛頭指向各類氣功,94年開始有較多的文章批判法輪功。92年江澤民對氣功很感興趣,就在他找中功XXX看病時,中功就已被羅幹控制的公安部核心小組嚴密控制,並在94年內定“反革命”組織,這時江澤民還不知道。94年起公安部派人多次突襲四川青城山的中功總部捉拿XXX,但幾次都撲了個空,那時摧毀中功組織的方案已經擬好。由於礙著中央的“三不”政策,對氣功下不了手。羅幹就讓他的連襟何祚庥來寫文章,挑起事端,激化矛盾,到99年天津事件時就已經矛盾激烈公開化了,天津事件是摧毀法輪功的一個前期步驟,這也是羅幹等人精心部署的,當時許多人已觀察到法輪功將面臨嚴峻的命運,因為天津事件時全國各地的大小報刊,雜志,電台已多達400篇次攻擊造謠法輪功的文章,《光明日報》的文章更加突顯了事態的發展。天津事件抓了42人打傷多人是在羅幹其人精心策劃下的,並親自密令抓人的,其目的就是讓法輪功把事態擴大。” (64memo.com/89)

  “‘4。25’中南海萬人請願事件恰恰是羅幹最得意的一著棋。羅幹這一伙核心人對法輪功的請願行動了如指掌,包括安排萬人請願站隊的路線都是精心策劃的,目的是形成包圍中南海的局勢,然後謊報軍情,夸大事實,栽贓陷害,刺激中央,讓江澤民表態。當時中南海請願事件中朱□基出來與法輪功代表對話,事情已溫和處理。朱□基說他已給法輪功學員的來信作過批示,可是法輪功學員說沒見到批示。這個批示也是被羅幹親自扣壓下了。羅幹的目的是要挑起事端,為自己向上爬撈取政治資本。中南海事件中,羅幹還親自通知何祚庥特意出現在上訪人群中,以故意激化矛盾,如果法輪功學員不是修“真善忍”,那麼事態就糟了。後來記者問何祚庥對此有何看法,何回答說:“我不願作更多的評論,以免打亂了進一步的步署。”何的回答已把羅幹的精心策劃全部暴露了。當時敏感的記者都察覺到這是一個精心策劃的所謂“包圍”事件,上萬人來到中南海,絕大部分都是從外地來,不知道中南海在哪裡,如果沒有羅幹的精心策劃安排領隊,站隊,上萬人又怎能形成“包圍”中南海的隊列?這樣的和平上訪如果碰到開明的君主也不會認為是什麼大事,偏偏碰上了這個心胸極為狹窄,妒忌心極強的江澤民,他一人三權抓在手,中國人民再次嘗夠極權暴政的危害性,下面的姦詐小人,攝政姦賊曾慶紅在這件事上配合羅幹,他覺得這是施展管家本領,撈取政治資本的機會。江澤民這個昏君這次昏過了頭,龍椅坐了十年,無尺寸之功,社會矛盾更加惡化尖銳,民主法制大步倒退,人民怨聲載道,江澤民這時正想把“三個代表”塞進黨綱,想與毛,鄧一樣來個運動,過過領袖欲的癮,於是發出聖旨:“把一切不穩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就這樣,類似文革的運動就輕而易舉地又在中國發生了,歷史太滑稽了,極權專制制度總是產生出一批又一批羅幹,曾慶紅,丁關根這樣奴才小人。老兄,你看江澤民在國外多次出醜,中國人的尊嚴都丟盡了,江澤民與葉利欽擁抱那個醜態,別提多醜了,一看就想吐,葉利欽抱著江澤民就像巨人抱著醜娃娃,江澤民把國格全丟盡了,江澤民罵香港記者的那幾幅照片,簡直是世界級的小醜演員,活脫脫的魯迅筆下的“阿Q”,還有曾慶紅在澳洲與霍華德總理合影拍照時的鏡頭,在拍照前兩秒中內做了兩個挺胸動作,真是名師出高徒,我真以為那動作是《紅色娘子軍》裡的洪常青黨代表動作的造型,看得我皮膚發麻。還有那個何祚庥,你看那個形象多像世上最醜的動物“豺”,維妙維俏,越看越像,這個人是十足的政治痞子,從六十年代就一直痞到現在,你看江澤民多像披著一張人皮的蛤蟆精。哎,老兄,這些醜惡的東西,隻有極權專制下才有生存施展的空間,姦臣離不開昏君,昏君也需要姦臣。現在這幾個人是豺狼當道,狼狽為姦,禍國殃民。” (64memo.com/89)

  我說:“人生百態,中國史書記載的今又比比皆是,我在社會上闖盪多年,知道不少江湖的險惡,你再講點什麼內幕新鮮的消息吧。”老兄說:“內幕消息除了陰謀就是陽謀,整個國家就是一部造假機器,你看這次又簽署的人權條約,還不是陽謀,這班人明知道今年的日內瓦人權會議肯定要嚴厲譴責中國的人權,就臨時匆匆演了這一出騙人的戲,到時還不是江澤民的一句話“主權高於人權”,“不許外國幹涉內政”,這樣的人權條約再簽幾個也不能制止那些獸性大發的公安獄警。不能改變中國的惡劣人權狀況。那個條約他敢登在黨報上嗎?根本就不敢,而且把條約中的自由工會組織這一項取消。這不是騙人嗎?”。我說:“你的這些消息,讓我心裡知道更多的官場的陽謀與陰謀,過去總是一頭栽進生意裡,不知道有這麼多的內幕。” (六四檔案/2004)

  老兄說:“更驚人的說出來你別跳起來。”

  我說:“什麼?你快說!”

  老兄說:“說驚人也不驚人,因為十二年都過去了,該冷卻的都冷卻了,你知道最近國外的〈〈天安門文件〉〉的事嗎?”

  我說:“知道,報上都在否定這事,不過我認為要否定就要拿出真文件來對照就是最好的否定。”

  老兄說:“文件中未提到當時在北京的西郊外焚屍滅跡的事,一車一車的屍體運去秘密焚燒,中共在‘六。四’事件中隱瞞了死傷人數,對事件中失蹤的數百人也未作進一步的跟蹤報導,這一批被秘密焚燒的屍體有可能就是失蹤的人,參與秘密焚燒的決策人有幾個:羅幹,張工,陳希同,李鵬,江澤民,這件事沒列入中共的文件記載,但陳希同手中有江澤民致命的証據,陳希同是政治鬥爭的犧牲品,如果讓陳希同補充說出天安門事件的真相,這本書就差不多完整了。你還記得隻身擋坦克的王維林嗎,據說已被軍事法庭秘密處決,簽署令就是江澤民下的。”“我的媽呀”我說“這些高層的人怎麼這麼黑暗,生意場上是夠那個的比起政治上的陰謀算是小巫見大巫。” (64memo.com - 89)

  老兄接著說:“政治更詭詐,更復雜,壞人心更狠,那個羅幹多陰險,我常見到他,恨不得宰了他,這樣的姦賊在黨內一天,國家就沒有一天安寧,現在江澤民,李鵬,李嵐清,曾慶紅,羅幹,可以說是新的“五人幫”,他們相互勾結,相互包庇,以黨的名義掩蓋自己醜惡行為,再次把中國人民推向災難深淵,歷史將審判它們。”我說:“這幾個人今後可以把它們與秦檜排在一起,讓歷史萬世唾罵它們,這項塑像制作工作我來籌備,我看粉碎新“五人幫”的日子不會太久了,我也快老了,掙得錢為後人做點善事,積點陰德吧。”老兄說:“太好了,虧你想得這麼多,我建議到時把過去的“五人幫”排在秦檜塑像的左側,把新的“五人幫”列在右側,好嗎?”我說:“行,行,到時還有很多的事要做,如建立文革紀念館,我也可以出資。”老兄說:“這樣的事說快也快,人算不如天算,最近聽說江澤民多次對下屬說:“這件事怎麼搞成這樣?”(指法輪功)他已有悔意,隻是下不了台,隻有一條黑道走到底,中國歷來的昏君還沒有向人民認過錯,隻有走死路一條啦!”我說:“我也希望早日結束這件事,現在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上次我帶幾個做生意的海外華人上天安門,公安幹警讓我們要先罵某人才能讓上去,哎!這世道,像是回到打鬼子年代,站崗放哨的放牛娃都變成了公安幹警,共產黨的每一次運動就像日本鬼子的一次次升級的瘋狂大掃盪。”老兄說:“江澤民的氣數已盡,最後總有個垂死掙紮的過程,我看咱們下次吃“五隻公螃蟹”的日子不會太遠了,準備好酒吧!” (64memo.com - 1989)

  “好,一言為定。”

  知情者

  12/03/2001(3/17/2001 1:59)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1638.htm

知情者,「中共隱瞞六四死傷人數——羅幹,張工,陳希同,李鵬,江澤民決策焚燒屍體」,見 大家論壇六四專題 http://bbs.chinesenewsnet.com/6-4/Big5/1293.html,2001年3月12日。


lastModified: 1/4/2005

相關資料

  • 網路圖片﹕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2) - Time magazine--自行車上的屍體﹐1989年6月4日7時。
  • 王曉明﹕六四目擊直升飛機運骨灰--目擊實錄:直升飛機運送六四死難者的骨灰﹐1994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坦克追碾撤離廣場的學生(2/3)--坦克追碾後學生的屍體/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1989年6月4日6:20時。
  • 杜林著/楊鳴鏑譯﹕《江澤民傳》﹐2002年1月1日。
  • 網路圖片﹕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4) - 美聯社--自行車上的屍體﹐1989年6月4日7時。
  • 網路圖片﹕停屍間(5)醫院車棚都滿了﹐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槍殺四人的上尉被燒死﹐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6) - 北京網友--自行車上的屍體﹐1989年6月4日7時。
  • 方政﹕我被坦克碾斷雙腿--六四傷殘者證辭﹐1999年2月21日。
  • 六四檔案綜合整理﹕【六四傷亡的十七種說法】﹐2002年4月30日。
  • 星島電子日報﹕六四清場中央警衛團管收屍--士兵記六四 (3)﹐1999年6月4日。
  • 羅冰﹕[六四屠城]中共內報「六四」傷亡密情--官方內部"六四"死亡人數﹐1996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停屍間(14)﹐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大屠殺拋棄在街頭的死難者屍體﹐1989年6月4日。
  • 新唐人電視臺﹕六四:永恆的話題﹐2003年6月4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