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926 頁 【▼下一頁】
  整個上午,部隊的軍車被堵,進不得,也退不得。兩邊的自行車道上,騎車的人們川流不息,路過軍車旁時,一些人指著士兵怒罵,還有一些人向軍車扔磚頭。木樨地、北蜂窩、公主墳一帶,【以上第925頁】很多市民都出來了,不少人圍著軍車訴說。軍人們木然地坐在卡車裡頭,沒有任何反應。十時半左右,一些市民讓士兵們下車,有人首先將點著的衣服扔向一輛指揮車,隨後,一些市民如法炮製,逐輛點燃軍車。軍官們見狀,就命令部隊全部撤離。其中有一輛油罐車,在士兵們說明後,市民和工兵一起將其推到路邊。在部隊撤離的同時,幾十輛軍車都點燃了,熊熊大火也燒起來了。 (64memo中華富強/2004)

  整個白天,在復興醫院,不時有市民、學生出入,醫院門口聚集著一大群人,都在焦急地詢問自己親人的下落。在醫院自行車棚的牆上貼著一張死亡者的名單,一共有四十二名。附近的鐵路醫院公佈的名單有二十三人,郵電醫院有十六名死亡人員。根據這個估計的數字,全城在三日晚的死亡人數應在二百人左右,傷者應在二千人左右。
  下午四時,復興醫院停屍房向公眾開放,以便親屬認領遺體。去認領的人們排著長長一隊,約有數百人。停屍房外面有一個登記簿。很多死亡者沒有名字,只寫出性別、年齡和體貌特徵。停屍房裡外兩間,水泥地上有的用席子,有的用白布蓋著死亡者的遺體,他們都沒有作任何處理,保持了死時的模樣。有人在醫院門外為這些亡靈燒紙。

四日的北京  

  四日的北京,是北京的市民、學生和戒嚴部隊官兵雙方情緒極端對抗的日子,雙方的行動都失【以上第926頁】了控制,而所有這一切的不幸,歸根結蒂,既不在學生和市民,也不在執行命令的士兵,而是下達決策令的當局。如果沒有清場的命令,決不可能出現如此恐怖的局面。下面,根據北京市、公安部、安全部和戒嚴部隊指揮部提供的材料予以綜述。 (64memo.com / 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926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