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919 頁 【▼下一頁】
  四時整,廣場上的燈一下子全熄滅了,所有在廣場上的人都感到非常恐慌。同時,廣場上播出了戒嚴部隊指揮部的「清場通知」:「現在開始清場,同意同學們撤離廣場的呼籲。」隨後,廣播了北京市人民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關於迅速恢復天安門廣場的正常秩序的通告」,「通告」要求:「一,凡在廣場上的所有人員,聽到廣播必須立即撤離現場;二,如果有人違抗和拒不執行此通知,仍繼續滯留廣場,戒嚴部隊有權採取一切手段予以強行處置;三,清場後,天安門廣場由戒嚴部隊嚴格管理;四,希望一切有愛國之心,不愿意國家動亂的廣大學生和群眾,要積極配合戒嚴部隊執行好清場任務。」這時,擠坐在紀念碑台階上的學生,在紀念碑西側的廣場上,用被子、木棍、帆布等物點起了幾堆篝火。不久,人群裡響起了國際歌聲,大家一起唱了起來。侯德健等返回【以上第918頁】紀念碑,通過廣播介紹了與戒嚴部隊談判的情況,呼籲大家立即撤離。黑暗中,聽說有北大的校車來接學生回校,似乎沒有學生響應。此時的廣場,籠罩在一片黑暗中,只有遠處的火光和長安街上的路燈射來一些光亮。戒嚴部隊開始由北往南,分兩路向紀念碑方向推進,戒嚴部隊突擊隊士兵先用槍將「高自聯」架設的兩個喇叭打壞,接著手持衝鋒槍從西邊的台階上,從坐著的人群中走了上來,把學生往紀念碑下攆。幾乎同時,紀念碑周圍的學生在「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的主持下,以聲音強弱表決,結果喊「撤離」的聲音強,喊「留守」的聲音弱,侯德健等大喊,「撤!」主持人便表示所有在廣場的學生「逐步準備有組織地把大旗打在前面,逐步有秩序地撤離。同學和市民、工人、市民糾察隊、北京的同學撤到海淀區去,往中關村走」。 (64memo.com-2004)

  四時三十分左右,廣場上的燈一下子全亮了。學生面前,突然出現了許許多多端槍的士兵,向著學生一點一點靠近,驅赶他們走。遠處,一字排開的坦克和裝甲車從長安街金水橋緩緩向廣場駛來。隨著幾下沉悶的撞擊聲,位於廣場北端的「民主之神」像轟然倒地。坦克和裝甲車繼續向前,一路撞倒、碾碎廣場上的帳篷等物。裝甲車和坦克在離學生隊伍二三十米處分向東西兩側。廣場正面,士兵們排成橫隊,從長安街向學生隊伍一批批走來,隊列中有一些戴護盔的防暴警察,所有的士兵都頭戴鋼盔,手握棍棒。 (64memo祖國萬歲´89)
  五時許,廣場上的數千人隊伍在學生糾察隊手拉手的維護下,集體向廣場的東南角退去。人群沿著綠化帶和紀念碑座間的通道,緩緩地向紀念碑東南角走。一開始撤離速度比較慢,忽然之間,【以上第919頁】人群開始擁擠起來,在撤離隊伍的後面,一些穿迷彩服的士兵和其他士兵一起過來,他們手握棍棒在向撤離隊伍緊逼。通向紀念碑的道路已經被士兵和坦克封鎖。撤離隊伍在坦克和裝甲車的縫隙間穿行,並往廣場東側的南口行進,顯得較有秩序,大都舉著校旗,唱著「國際歌」,不時喊「血腥鎮壓!」「打倒法西斯!」「土匪!土匪!」也有人罵「畜生,他媽的!」等,還有人不斷往戒嚴部隊方向吐唾沬。 (Memoir Tiananmen / 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919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