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917 頁 【▼下一頁】
  二時左右,十幾名學生和市民提著汽油桶等,試圖點燃停靠在金水橋的軍用卡車,當場被戒嚴【以上第916頁】部隊抓獲。稍頃,從建國門、東單方向傳來密集的槍聲。許多學生和市民紛紛從廣場東北角往人民英雄紀念碑跑。廣場西北角的「工自聯」指揮部也開始撤離。與此同時,在歷史博物館北門外站列待命的士兵,則手持棍棒和衝鋒槍,跑步衝向長安街,封鎖了長安街以東的路段。 (六四檔案 - 1989)

  三時左右,約有三千多名學生圍坐在紀念碑周圍。此時,六月二日宣佈絕食的侯德健、劉曉波、周舵、高新四人商量決定說服學生和平撤出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的柴玲卻在廣播中說,「愿意撤的就撤,不愿撤的就留」。後,侯、劉等人與柴玲等人交談,並要求學生派代表與他們一起與戒嚴部隊談判,並負責廣場上的學生和平撤離廣場。稍後,劉曉波、侯德健等人在廣播中發言,大意是:「同學們,現在,整個北京已經開始流血,血已經流得夠多,足以喚醒人民。我們相信同學們是不怕死的,即使我們和平撤離,仍然說明同學們是不怕死的,我們也像你們一樣不怕死。為此,我們希望同學們全部撤離廣場。我們撤離廣場一定要堅持非暴力的原則,請同學們立即把棍棒、瓶子等可以作為武器的東西送交到紀念碑上來。同時,一定要將手中的槍收繳上來,避免走火。」廣播完後,侯德健、周舵等人開一輛麵包車去與戒嚴部隊談判,學生代表沒有人隨行。時間約三時四十分左右。 (64memo.com´89)
  戒嚴部隊指揮部記錄了與侯德健、周舵等人的談判過程:
  三時四十五分左右,一輛救護車從紀念碑那邊開過來,在廣場歷史博物館的東北端被勒令停住。車上一共下來四個中年人,他們舉著雙手,請求談判,他們高喊,他們是「侯德健」!部隊派出一【以上第917頁】名團政委與他們接觸。侯德健等人說:我們願意自動帶領所有廣場上的學生撤出,我們請求解放軍千萬不要開槍,請給我們一點時間我們馬上組織隊伍撤離。團政季要他們稍候,隨即回來向領導報告。就在團政委離開的時候,準備清場的時間到了。這時,恰好是四時整。廣場上的燈全部關閉。等候在馬路邊的侯德健等人非常恐慌,拚命地大叫:「我們是侯德健!」「我們是來談判的!」「千萬不要開槍!」不到三分鐘時間,團政委就回來告訴侯德健等人,政委說,「總部同意你們的請求。請你們立即帶領學生撤離廣場,往廣場南口撤。時間很有限。我們不會開槍。」聽完答覆後,侯等四人立即赶回去。 (64memo.com - 89)


【目錄】
【▲上一頁】 第 917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