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904 頁 【▼下一頁】
  她說,學生當時沒有聲明,這次學運與黨內鬥爭沒有任何關係,雖然最近表態,但這場運動已經變得很複雜了。她說,在個人絕食的時候,有不少人是中途加入的。她認為有很多是為了個人英【以上第903頁】雄主義而加入絕食的,亦有些是投機主義者,包括部分知識分子。有些知識分子把趙紫陽和李鵬在這次運動中的表現明顯作了比較,這並非學運的宗旨。這次運動要求是民主,但遺憾的是絕食團成立之後,指揮部的成員卻是自封的,可以說沒有進行選舉,這本身就違反了學運宗旨。她認為從中國目前情況來看,一下子完成民主與法制這個任務是不可能的,條件也不成熟,所以需要逐步來做這項工作。不管哪一派當權,不管黨內鬥爭如何複雜,學生應做的工作都是一樣的。 (64memo反貪倡廉-89)

  王志新說,部分學生的奴民意識在這次學運中表現出來,他們呼籲爭民主、爭自由,但本身卻有權力欲,要支配別人,此外還有不少佔小便宜的學生,這種情況主要出現在來自外地素質較低的學生,北京學生只佔少數。他說,學生絕食期間,很多人自稱指揮,亦有人自稱是北高聯常委,隨意弄權。本來學生提出反對官僚,但當時廣場上卻出現官僚主義。本來爭取民主自由,但一些學生本身卻不民主自由。他指出,有些人總覺得自己對,可領導別人,可掌握天安門廣場的命脈。但其實誰也領導不了誰,只能大家互相忍耐的協調,才能把學運推向成功之路。【以上第904頁】 (64memo祖國萬歲´89)


【目錄】
【▲上一頁】 第 904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