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903 頁 【▼下一頁】
  

  參與學運的程真,日前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說,目前黨內鬥爭非常激烈,學生在廣場是一面旗幟,如果豎立不妤,就會令這次學運蒙上污點,所以她認為學生應盡早撤離,做一些實際的宣傳工作。
  另外,北京市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副秘書長王志新說,廣場上很多同學實際上願意撤離,只是外地有些強硬分子,認為如果離開廣場,便會被人指責,或者回到學校時感到沒有光彩。
  就讀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的程真,在參加學運中認識同校的吾爾開希,兩人瞬即成為好友。她與吾爾開希的觀點相同,認為學生現在應該撤離。她說,廣場上的人非常複雜,各種各樣的人都有,她不希望看見這次學運轉化為一場動亂。
  程真說,這次學運,喚醒了人民要求民主的意識,成就是偉大的,但其中也暴露了很多弱點,例如四月二十二日的下跪請愿,便存在著一種封建意識。此外,大學生的權威在今次事件中體現得特別強烈。首先是學生濫用特權,可以隨便攔車,可以坐車不付錢,形成一種特權主義。其次,學生在這次運動中沒有把握好獨立性,很容易捲入政治漩渦中,特別是四二六社論發表後,可以說學運的方向已跟著政治走。到李鵬五一九講話後,表現最為強烈,大家均喊「李鵬下台」的口號,把這次學運的宗旨拋棄了。 (64memo.com-2004)
  她說,學生當時沒有聲明,這次學運與黨內鬥爭沒有任何關係,雖然最近表態,但這場運動已經變得很複雜了。她說,在個人絕食的時候,有不少人是中途加入的。她認為有很多是為了個人英【以上第903頁】雄主義而加入絕食的,亦有些是投機主義者,包括部分知識分子。有些知識分子把趙紫陽和李鵬在這次運動中的表現明顯作了比較,這並非學運的宗旨。這次運動要求是民主,但遺憾的是絕食團成立之後,指揮部的成員卻是自封的,可以說沒有進行選舉,這本身就違反了學運宗旨。她認為從中國目前情況來看,一下子完成民主與法制這個任務是不可能的,條件也不成熟,所以需要逐步來做這項工作。不管哪一派當權,不管黨內鬥爭如何複雜,學生應做的工作都是一樣的。 (64memo.com´89)


【目錄】
【▲上一頁】 第 903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