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895 頁 【▼下一頁】
  《宣言》指責政府的失誤,稱:「政府的失誤主要是在舊的『階級鬥爭』式政治思維的支配下,【以上第894頁】站在廣大學生和市民的對立面,致使衝突不斷加劇」,「遊行、絕食等行動是人民表達自己意愿的民主方式,是完全合法合理的,根本就不是動亂。而政府方面無視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基本權利,以一種專制政治的思維把此次運動定名為動亂,從而又引出了一連串的錯誤決策,致使運動一次次升級,對抗愈演愈烈。因而,真正製造動亂的是政府的錯誤決策,其嚴重程度不亞於『文革』。只是由於學生和市民的克制,社會各界包括黨、政、軍有識之士的強烈呼籲,才沒有出現大規模的流血事件。鑒於此,政府必須承認和反省這些錯誤,我們認為現在改正還不算太晚。政府應當從這次大規模的民主運動當中吸取沉痛的教訓,學會習慣於傾聽人民的聲音,習慣於人民用憲法賦予的權利來表達自己的意愿,學會民主地治理國家。」 (六四檔案-89)

  《宣言》在批評學生方面的失誤時,稱:「學生方面的失誤主要表現在內部組織的混亂、缺乏效率和民主程序。諸如,目標是民主的,而手段、過程是非民主的,理論是民主的,而處理具體問題是非民主的;缺乏合作精神,權力相互抵銷,造成決策的零狀態,財務上的混亂,物質上的浪費,情感有餘而理性不足,特權意識有餘而平等意識不足等等。」「為此,我們呼籲,中國人應該放棄傳統的單純意識形態化、口號化、目標化的空洞民主,而開始操作的過程、手段和程序的民主建設,把以思想啟蒙為中心的民主運動轉化為實際操作的民主運動。學生方面要以整頓天安門廣場的學生隊伍為中心進行自我反省。」 (64memo.com - 1989)
  《宣言》還對「一小撮」作了說明,稱:「通過絕食,我們要告訴國內外輿論界,所謂的『一【以上第895頁】小撮』是這樣一類人:他們不是學生,但是他們作為有政治責任感的公民主動地參與了這次以學生為主體的全民民主運動。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他們想用自己的智慧和行動讓政府從政治文化、人格修養、道義力量等方面知所悔,公開承認並改正錯誤,並使學生的自治組織按照民主和法制的程序日益完善。」 (64memo反貪倡廉´89)


【目錄】
【▲上一頁】 第 895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