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797 頁 【▼下一頁】
  晚十二時,召開了各高校學生代表會議,約有三百人參加。主要內容有三:一是由廣場總指揮【以上第796頁】柴玲分析形勢。她說,為大多數同學著想,堅持下去可能要流血、犧牲,還喚不起民眾。目前的困難很多,主要是外地和北京的學生不團結,意見不統一,經費也很困難。她還認為自己能力有限,身體不適,要求辭去總指揮職務,民主選舉新的領導人;二是代表一致同意由「北京高自聯」、「外高聯」、「絕食團」三方面聯合組成「全國高聯」。在廣場上的學生將堅持到六月二十日人大召開之後,用香港支援的帳篷以廣場為根據地,辦成黃埔軍校式的大課堂,設立教室;三是有關下一步學運的建議:(1)建立一個統一的決策機構;(2)加強宣傳,發動群眾;(3)爭取工人、市民的同情和理解;(4)繼續採取上街募捐的方式籌集經費;(5)在廣場留下少數代表,大多數人作為火種回到原單位。 (六四檔案´89)

  三十日凌晨二時許,有一位自稱現場目擊者的人跑到紀念碑的廣場指揮部,說:剛剛有一名「工自聯」(該組織的全稱為「首都工人自治聯合會籌委會」)成員在北京飯店附近的長安街上,被一輛警車抓走了,被抓者奮力掙扎,從車上摔下兩個筆記本,他是現場目擊者,撿到了這兩個本子,現在送到廣場來。自稱「工自聯」的一名成員還介紹說:二十八日下午,那支自戒嚴以來成立的所謂的「飛虎隊」隊長被抓,一些成員受到傳訊。市民糾察隊的一些成員也受到恐嚇和傳訊,其中兩人被抓。那位「飛虎隊」隊長叫王藏起,他母親已來廣場尋求幫助。 (64memo中華富強 / 89)
  早晨,「工自聯」的廣播稱:詼會執委沈銀漢被捕了。另一名叫白宗雄的執委,也被北京鐵路公安分局抓走了。廣播還說「工自聯」將於上午九時到北京市公安局交涉,要求釋放沈、白等人。【以上第797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797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