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796 頁 【▼下一頁】
  


「民主之神」  

  茲摘錄二十九日、三十日安全部的報告。
  二十九日,天安門廣場出現了一批由香港捐贈的嶄新的旅遊帳蓬,進一步表明了廣場上靜坐的請愿學生不會一下子撤走。由於沒有遊行聲援的隊伍,儘管廣場上插滿了三百多面旗幟,但靜坐的學生還是顯得孤單。白天,廣場上的靜坐學生顯得很鬆散,睡覺的、打撲克的、看書的,說笑話的、甚至個別跳舞的,還有一些學生在探討下一步的打算,關於「非暴力不合作」的話題、關於「空校」的話題,時有學生在相互爭論。一種對學運厭煩了的情緒正悄悄地在靜坐請愿的學生中瀰漫。 (64memo反貪倡廉/2004)
  晚上的廣場,人很多,氣氛很熱烈,像一個大型的節日晚會,很多學生和市民在這裡轉來轉去。晚十時三十分左右,中央美術學院等八所北京藝術院校的幾百名學生,將一座名為「民主之神」的石膏塑像分塊,用六輛三輪車運到天安門廣場北端、國旗南邊的場地上。晚十二時許,幾十名學生開始搭建腳手架,準備吊裝,要將這個像逐塊地壘疊連結起來。在安裝現場,學生們拉起了一道糾察線。有上千人圍觀。據說,策劃者的原意是想在天安門廣場樹立一尊「自由女神」像,後定名為「民主之神」,希望用美國的民主、自由作為他們的精神支柱,使更多的學生在天安門廣場堅持下去。這個像有五十多人參與了設計和製作,用了約一星期的時間。 (64memo.com / 89)
  晚十二時,召開了各高校學生代表會議,約有三百人參加。主要內容有三:一是由廣場總指揮【以上第796頁】柴玲分析形勢。她說,為大多數同學著想,堅持下去可能要流血、犧牲,還喚不起民眾。目前的困難很多,主要是外地和北京的學生不團結,意見不統一,經費也很困難。她還認為自己能力有限,身體不適,要求辭去總指揮職務,民主選舉新的領導人;二是代表一致同意由「北京高自聯」、「外高聯」、「絕食團」三方面聯合組成「全國高聯」。在廣場上的學生將堅持到六月二十日人大召開之後,用香港支援的帳篷以廣場為根據地,辦成黃埔軍校式的大課堂,設立教室;三是有關下一步學運的建議:(1)建立一個統一的決策機構;(2)加強宣傳,發動群眾;(3)爭取工人、市民的同情和理解;(4)繼續採取上街募捐的方式籌集經費;(5)在廣場留下少數代表,大多數人作為火種回到原單位。 (64memo.com´89)


【目錄】
【▲上一頁】 第 796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