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784 頁 【▼下一頁】
  第一篇:「新的四人幫」,南斯拉夫通訊社二十七日發表。主要內容有:「中國的政治危機正暫時接近尾聲。對實行戒嚴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對撤換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支持,人數越來越多了。的確,這種支持主要限於政治組織等領導人。這也是預料到的。同時,在北京周圍仍有二十萬軍隊。軍隊的存在從心理上對學生們造成了巨大的壓力,而首先是對支持趙紫陽路線的領導人造成了巨大的壓力。」「據悉,各省的主要領導人正赶往北京,準備召開中央擴大會議。趙紫陽將被指控為『反黨集團』的領袖。在受指控者的名單上還有三個人。這就是新的『四人幫』。不過,間接參與的人的名單還要多得多。無疑,這是自中共一九二一年建黨以來中國黨內一次最大的鬥爭。實【以上第783頁】質上這是一場權力和地位之爭。可以預料,勝利者將盡量利用其優勢清除將來的政治反對派。」「如果認為只要在黨的最高領導中清除幾個人就可以萬事大吉,那就錯了。或許勝利者一派希望這樣。但是,事情的邏輯和所採取的史無前例的舉動,肯定會對事態的進一步發展產生影響。」「最近幾周證實了公民們的政治成熟性並提醒領導人:他們並非象過去一樣是一群可以任人擺布的群眾。」「中國並不是因為最高領導層中發生一定衝突而出現不穩的。出現不穩是因為更深刻得多的經濟原因和政治原因。中國在沒有趙紫陽的情況下是否會繼續實行改革政策,是否還會推行深刻的經濟改革並在進行經濟改革的同時進行必要的政治改革?現在還很難相信這一點。」 (64memo.com - 2004)

  第二篇:「恐懼和希望」,美國《波士頓環球報》二十八日發表。主要內容有:「一種悄悄地未經宣佈就出現的恐懼心情席捲首都。兩周前激動地談論民主變革和公開性新時代的對此知識分子和開明的共產黨員現在都鴉雀無聲了。許多人開始把門上了兩道鎖,不想見外國朋友,打電話時講話小心翼翼。有的乾脆躲起來。另外一些有護照的人在考慮出國。」「以堅定的決心與和平手段爭取民主的大學生抗議活動觸發了一場以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為中心的嚴重的權力鬥爭。這次大學生的抗議活動使全世界都感到意外。大學生及其支持者得到的結果不僅僅是他們的要求遭到忽視,而且中國領導人在似乎準備對他的開明的對手搞大清洗。可是,由於輿論極為不利,因此,能夠走多遠,目前還不清楚。對政府提出批評的著名人物,如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不見了。方勵之和他的夫人李淑嫻已有多天不見了。據認為,他們已在北京以外的地方躲起來。」「幾乎每個經歷過政治運動的【以上第784頁】中國人一想到再搞這種運動就膽戰心驚。對於隨意把人關進監獄,毫無根據地給人定罪名和其他恐嚇手法,中國知識分子是記憶猶新的,因為在共產黨統治下,激烈程度不同的政治運動每過幾年就要來一次。距現在最近的一次是一九八七年學生抗議活動後搞的『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雖然上周謠傳已準備好一份要打擊的四十名知識分子名單,但是許多人對於對這些人實行紀律制裁是否能奏效毫無把握。」「正如一位作家所說,文化革命時,批評黨的人會丟掉職業和開除黨籍,被派去掃大街,沒人敢為他講話。他說,但是現在,批評黨的人照樣會丟掉職業和黨籍,也許也會成為清道夫。他說,『但是,人們照樣會和你講話。有人尊敬你,有人甚至愿意幫你的忙。』」「人們擔心政府鎮壓的那種本能的恐懼心理至少被人們所抱的希望抵消了一部分。雖然,中國政府幾乎沒有滿足這些人民的要求的機制。但是,許多人認為,想無視本月爆發的民眾的支持是不可能的。」 (64memo中華富強/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784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