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751 頁 【▼下一頁】
  據多方面瞭解證實:五月十七日晚,鮑彤召集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部分人員開會。會上,鮑彤向與會者透露說,「中央已決定即將在北京進行戒嚴,紫陽表示了反對意見,但是,戒嚴的決定已經作出,要改變很難,希望大家心中有數。現在形勢嚴峻,紫陽可能不保。」鮑彤在會上作了「告別演說」,並警告與會者「不要出賣自己的良心」,不要成為「叛徒」、「猶大」。可以斷定,泄露戒嚴的機密和趙紫陽將要下台的消息是從鮑彤這個渠道出去的。十九日上午,根據鮑彤的授意,高山到體改所找陳一諮等人,通報了五月初以來中央內部情況。就是在這個情況下,「三所一會」發表了「關於時局的六點緊急聲明」。「六點聲明」發出後,在社會上引起很大反應,為了避嫌,鮑彤再次授意高山、陳一諮等人,說「要保護改革的力量,以後千萬不要再以體改委、體改所的名【以上第750頁】義鬧騰了」。二十日,高山、陳一諮等人召集有關人員開了緊急會議,通報了鮑彤的指示。另,這次學運中表現相當活躍的嚴家其,多次在不同場合標榜自己是「趙紫陽的智囊」,公然主張「倒鄧保趙」,與鮑彤有相當緊密的聯繫。 (64檔案 - 89)

  李鵬在審閱此件後,立即向鄧小平、李先念、陳雲作了報告。李鵬在安全部的傳真件上批示:「請小平、先念、陳雲同志閱。這份材料說明,鮑彤泄露了戒嚴的最高國家機密,蠱惑人心。建議立即予以法辦。」在當晚中共元老召開的會議上,中共元老同意了李鵬的建議。在李鵬得悉老人首肯的消息後,即親自下達了逮捕鮑彤的命令。於是,二十八日上午,自以為去參加政治局常委會議的鮑彤,被捕了,並且被直接送進關押「四人幫」的秦城監獄。這是鮑彤萬萬沒有想到的。 (64檔案´89)
  在鮑彤被捕的那一天,對趙紫陽的看管更加嚴了。事實上,從五月二十八日起,趙紫陽真正開始了他的軟禁生活。與趙紫陽的處境相對應的是他的秘書們的命運。這裡,我們有必要作些說明。
  在趙紫陽擔任國務院總理、中共總書記期間,先後擔任過趙紫陽秘書的有五人,即:鮑彤、白美清、張岳琦、李樹橋、李勇。鮑彤,是趙的秘書中最為著名者,深諳政治體制改革,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被捕。被捕前擔任的職務為中共十三屆中央委員、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秘書,鮑因「六四事件」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判刑七年,出獄後又被「剝奪政治權利兩年」,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七日,鮑彤名義上恢復了人身自由,實際上至今一直處於監控之中;白美清,被譽為趙的秘書中「最熟悉經濟者」,曾擔任國務院辦公廳第一副秘書長、黨組副書【以上第751頁】記。在國務院系統,以精通經濟,思維縝密,辦事幹練而著稱,趙紫陽下台後,白美清被李鵬調離國務院辦公廳,擔任商業部副部長,後又被安排擔任全國人大法制工作委員會委員的虛職,現已退休;張岳琦,一九八九年時任趙紫陽秘書,同時兼任中共中央辦公廳副主任,趙紫陽下台後,被停止一段時間工作,一九九○年下半年,被安排到吉林省任省委副書記,後轉任省政協副主席。張在擔任趙的秘書之前,曾經擔任過廣東省委書記任仲夷的秘書;李樹橋,一九八九年時任趙紫陽秘書,正局級。在擔任趙的秘書之前,在《紅旗》雜誌社任編輯。趙下台後,被停止一段時間工作,一九九○年下半年,被物資部部長柳隨年要去,擔任了物資部所屬中國集裝箱公司的副總經理,脫離政界;李勇,一九八九年時任趙紫陽秘書,副局級。據中共高層的傳聞,關於戒嚴的消息是由李勇傳達給天安門學生的,但沒有材料證實。李勇,是中共已故元老李富春、蔡暢夫婦的外孫,趙下台後,被停止一段時間工作,不久,離開北京,出任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副總經理。對於趙紫陽五位秘書的命運,中共高層一些人士認為,除了鮑彤比較慘以外,其餘四位總的還不錯,在新的工作崗位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和保護。更有不少國務院系統部長級以上幹部,為白美清惋惜,有的直言不諱地說,「白美清是國務院最能幹的秘書長。」「老白可惜了。」「現在怎麼還搞株連?」「趙出事了,秘書又有什麼錯?」 (Memoir Tiananmen - 1989)


【目錄】
【▲上一頁】 第 751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