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750 頁 【▼下一頁】
  李先念的講話,毫不含糊地將「造成目前這種複雜局面的一個重要原因」歸結於趙紫陽。這清楚地表明,中共元老對趙紫陽在這場運動中的溫和態度是多麼不能容忍,他們為了自身利益的需要,可以置全國性的這場自發的愛國民主運動於不顧,而在中共最高的權力核心圈內找替罪羊。由學生【以上第749頁】引發的愛國民主運動已引發為赤裸裸的中共黨內最高權力的鬥爭,這實在是一件令人恐怖的事情。 (六四檔案/89)


誰下令逮捕鮑彤?  

  毫無疑問,作為趙紫陽的親信鮑彤,在學潮尚未結束的時候被逮捕。這是一直令社會各界人士包括當事者鮑彤本人都非常渴望搞清楚的問題。鮑彤到底因何入獄?證據來自何處?誰下的命令?象其它事實一樣,也該到揭開的時候了。就讓我們從這裡說起。五月二十七日,安全部向李鵬報送了一份關於趙紫陽的前任秘書鮑彤與泄露北京戒嚴這一「最高機密」的密碼機要件。全文如下。 (64memo反貪倡廉/2004)
  據多方面瞭解證實:五月十七日晚,鮑彤召集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部分人員開會。會上,鮑彤向與會者透露說,「中央已決定即將在北京進行戒嚴,紫陽表示了反對意見,但是,戒嚴的決定已經作出,要改變很難,希望大家心中有數。現在形勢嚴峻,紫陽可能不保。」鮑彤在會上作了「告別演說」,並警告與會者「不要出賣自己的良心」,不要成為「叛徒」、「猶大」。可以斷定,泄露戒嚴的機密和趙紫陽將要下台的消息是從鮑彤這個渠道出去的。十九日上午,根據鮑彤的授意,高山到體改所找陳一諮等人,通報了五月初以來中央內部情況。就是在這個情況下,「三所一會」發表了「關於時局的六點緊急聲明」。「六點聲明」發出後,在社會上引起很大反應,為了避嫌,鮑彤再次授意高山、陳一諮等人,說「要保護改革的力量,以後千萬不要再以體改委、體改所的名【以上第750頁】義鬧騰了」。二十日,高山、陳一諮等人召集有關人員開了緊急會議,通報了鮑彤的指示。另,這次學運中表現相當活躍的嚴家其,多次在不同場合標榜自己是「趙紫陽的智囊」,公然主張「倒鄧保趙」,與鮑彤有相當緊密的聯繫。 (64memo.com / 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750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