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741 頁 【▼下一頁】
  台灣方面:《中央日報》、《中國時報》和《聯合報》二十六日繼續以約四塊版面的篇幅刊登有關北京局勢的消息、圖片和評論。三報的有關宣傳竭力醜化中共並試圖提高台灣當局的身份。三報都用很大篇幅宣傳中共「內鬥」,在標題中盡用「高層分裂」、「南北對抗」、「趙李火併」、「角力大賽」、「靠『暴』得權」等等字眼加以渲染。《中國時報》在這方面用了約兩塊版的篇幅,刊登了評論和對我軍隊領導的人物介紹,該報還說,學運「領袖泰半是高幹子弟」,「他們參與運動目的在恢復優越地位,並期能改革共產黨」。報紙還宣傳現在已是個「殘局」。《聯合報》說,「任何一方全勝或全敗」,「都會陷整個大陸於分裂狀態,這個殘局任誰都很難收拾」。該報並發【以上第740頁】表了題為「且看鄧小平將如何收場」的社論。 (64memo.com - 2004)

  三報繼續報導台灣方面對大陸學運的「聲援」和海外的反應,尤其是美國人士的評論。《中國時報》集納美學者評論的一篇報導,冠以「北京,實際上等於被推翻了一次」的大字標題;《中央日報》也收集類似材料,用醒目字體宣傳「兩岸競爭我已獲勝」;《聯合報》則在頭版以「中華民國政府關切學運」為題報導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廣播了李登輝的講話。

萬里書面談話  

  二十七日,經過激烈的思想交鋒,一向以改革、清明、務實而著稱的趙紫陽的戰友萬里,在恩情與人民、強權與民主之間,終於違心地選擇了前者。的確,萬里曾清醒地意識到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緊迫性,意識到國內要求民主的力量蓋過了強權的聲音,更意識到人民對他的期待,他也從內心想動用人民代表大會的力量來解決危機,這從他在國外的幾次講話就能體現。然而,一踏上上海的土地,事實上萬里等於被控制起來了,萬里首先和唯一得到的是來自北京的鄧小平的最高指示,是江澤民捎來的要求萬里表態的中共元老和政治局常委的決定。不表態,明擺著不可能獲得自由。萬里左思右想,最後終於背離了要求民主改革的初衷,背離了趙紫陽。這樣,中國也就失去了最有力的一次民主解決危機的機會。【以上第741頁】 (64memo.com-89)


【目錄】
【▲上一頁】 第 741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