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67 頁 【▼下一頁】
  然而,中國的經濟改革形勢並未因此而改觀。正當人們紛紛議論如何深化改革的時候,趙紫陽接受了一些經濟學家的建議,試圖開始從價格改革入手進行「闖關」,不懂經濟的鄧小平完全支持他所信任的趙紫陽的意見。為了減少阻力,一九八八年五月,鄧小平公開表示支持價格改革,並提【以上第66頁】出「長痛不如短痛」,人民日報為此專門發表社論。這年夏天的北戴河會議,中共最高領導人專門討論闖價格關問題,對經濟學家提出的十套價格改革方案進行反複比較研究,由於工作過於緊張,會議期間折損了兩員大將:國務院秘書長陳俊生、國家計委第一副主任房維中。兩人都因腦溢血不得不會議中途到太湖療養。然而,價格改革並未因堅持改革的領導人個人的意願而一帆風順。北戴河會議尚未結束,全國就刮起了一輪又一輪的搶購風,引起全社會一片恐慌。 (64memo.com-1989)

  到九月份,全國經濟形勢已變得非常嚴峻。「初級階段是個筐,什麼東西都往裡裝」這一民間諺語開始為中共最高層的反改革力量提供了口實,社會上出現的「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的現象更使那些主導計劃經濟的革命家惱怒。李先念說,中國經濟已經到了危險的邊緣。陳雲說,中國經濟亟需調整、改革、整頓、提高。面對難以控制的物價漲幅,鄧小平也開始不得不擔心了。陳雲、鄧小平、李先念都分別提議中共中央政治局重新考慮經濟政策問題,並希望在中共十三屆二中全會中予以明確。根據陳雲、李先念的意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常務副總理姚依林提出了「治理經濟環境,整頓經濟秩序,全面深化改革」的建議,中共十三屆二中全會通過了這一決定。至此,趙紫陽的經濟改革以「治理整頓」而宣告失敗。這也使鄧小平對趙紫陽感到失望。與經濟政策調整緊密相連的是,政治形勢又一次變得灰暗,中共最高層中堅持政治體制改革的主張也受到了很大的懷疑,王震就公開地對鄧小平講,「小平同志,不要讓他們(注:指趙紫陽等)走得太遠了。」事實上,政治體制改革此路已經不通。【以上第67頁】 (64memo.com/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67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