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64 頁 【▼下一頁】
  一九八六年,是中國政壇上民主氣氛最為濃烈的一年,也是因此而大傷元氣的一年。由於中共所推進的經濟改革受到現行政治、經濟制度相掣肘,使得經濟改革自農村改革的成功後,在提升到更高層次的城市改革後便開始出現混亂:物價上漲,通貨膨脹,官員腐化,「官倒」猖獗,各種思潮泛濫,信仰危機加劇。由於經濟改革遭遇了政治制度的瓶頸制約,中共最高層出現了兩種不向的【以上第63頁】呼聲。 (六四檔案 - 89)

  一種聲音先強後弱,它以胡耀邦、趙紫陽、陸定一、習仲勛、萬里為代表,比較多地肯定了政治改革對經濟發展的促進作用,強調政治體制改革的必要性。鄧小平對此表示支持。一九八六年七月八日,鄧小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第一次比較系統地談到政治體制改革問題,強調政治體制改革的關鍵是黨政分開。九月十六日,在鄧小平提議下,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成立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批准由當時的國務院總理趙紫陽、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薄一波、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胡啟立、國務院副總理田紀雲、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彭沖等五人組成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為中共十三大設計政治體制改革藍圖。研討小組下設辦公室,由趙紫陽秘書、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副主任鮑彤具體負責。可以說,中共最高層的民主政治風氣在這個時候達到了頂峰。 (64memo.com-1989)
  一種聲音先弱後強,它以陳雲、李先念、彭真以及胡喬木、鄧力群為代表,他們認為「資產階級自由化現象到處泛濫」、「這個黨不抓不行了」。在這個原則性的問題上,鄧小平一開始總是深藏不露,並沒有表明他的觀點。在討論十二屆六中全會的議題時,面對陳雲、李先念、彭真、鄧穎超等人的強大壓力,鄧小平完全尊重陳雲等人的意見,並表態「要抓一抓精神文明的問題」。於是,中共十二屆六中全會召開了,會議的主題就是加強社會主義的精神文明建設。 (六四檔案/89)
  這次中央全會有一個外界不知的情節。九月二十八日下午,是全會的最後半天,時任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的陸定一舉手要求主持人胡耀邦讓他發言,陸定一說:「我建議決議中刪去資產階級【以上第64頁】自由化這句話。因為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重在強調建設,和資產階級自由化無關。」這個發言之大膽,無疑給會場投下了一顆炸彈,全場頓時鴉雀無聲,無人敢於回應。陸的講話第二天就遭到了沒有參加昨天下午會議的中顧委主任鄧小平的批評。決議正式寫入了「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內容,中共最高層的寬鬆氣氛由此趨緊。十二月九日,方勵之所在的中國科技大學率先拉開了一九八六年學生民主運動的序幕。反映到中共最高層,就是胡耀邦的「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違反黨的集體領導原則,在重大政治問題上失誤」。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六日,中共中央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胡耀邦被迫辭去中共中央總書記職務。中共中央下發的一九八七年一號文件,號召全黨、全國全面反擊資產階級自由化。在這次學潮中,方勵之、劉賓雁、王若望三位知識分子的黨籍被開除。到一九八七年一月中旬,持續了一個月之久的全國性學潮得以平息。與胡耀邦下台的同時,渴望政治改革願望最強烈的陸定一、習仲勛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批評,中共最高層的民主氣氛一下子跌入谷底。一九八七年夏天,陸定一從無錫給同為中顧委的副主任薄一波寫信,全信如下: (64memo.com´89)


【目錄】
【▲上一頁】 第 64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