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615 頁 【▼下一頁】
  

  喬石的講話絲毫不涉及趙紫陽的問題,只講戒嚴。話講得非常簡短,現全篇照錄。喬石說:「這次學潮自胡耀邦同志去世開始,一偭多月了,事態不斷擴大。這中間我們一直採取忍讓、克制的態度,學生頭頭中提出希望『下一台階』的,只要不喪失原則的都盡可能地做了。所以,維持了一個多月,沒有抓一個人,沒有流血。四月十八日學生在大會堂請愿,北京市派了三位人大代表把信接下來,他們認為勝利了,說要走了。但又連續兩天衝擊新華門,有些人衝進去了,喊的口號也是很反動。總之,一步一步,有好多台階可以下,但是始終沒有下來。我早就認為不能再退讓了,但如何了結這件事情,一直沒有找出好的辦法。如果能再退一步解決問題,早就退了。確實沒有別的辦法,不能再退了。現在戒嚴令發佈了,我們不想發生衝突,發生流血事件,但軍隊完全不進城也不行,實際上已經有一些進城了。軍隊進城是要幫助維持秩序,保衛重點部門、要害部門,根本沒說要鎮壓群眾。公安、武警的力量是有的,但非常緊張,一個多月沒好好休息了。這種局面曠日持久,他們會認為你沒辦法了。目前,一方面把軍隊作為威懾力量,一方面找個適當時機清場,用一部分警察,動員學校裡的黨政領導,加上部分家長協助。如果這樣能解決問題,最好這樣。拖下來的原因就是不想動武,避免流血。但拖長了不好。我們力求把問題解決了,又不流血。現在軍隊不撤,問題不大。如果後退,他們就認為勝利了。但軍隊總待在路上不行,要進營房。希望人大、政協都幫助盡量做工作。」 (64memo反貪倡廉´89)
  姚依林說:「在這次事件中,趙紫陽同志一開始就與政治局常委的大多數意見相對立,不執行【以上第615頁】小平同志的指示,並公開把黨內矛盾暴露出來,製造兩種聲音,使本來就很嚴峻的社會局勢更加複雜和混亂。他之所以要把黨內的不同意見公開出來,要在與戈爾巴喬夫會談中把小平同志拋出來,目的很明顯,就是要把矛頭指向小平同志,改變政治局常委會議的決定。分裂黨、支持動亂。他的意見遭到了大多數同志的抵制,因為改變不了政治局常委、小平同志對這次事件的定性,他無能為力,所以就孤注一擲。局勢發展到現在這一步,趙紫陽同志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小平、先念、陳雲同志都指出,趙紫陽同志分裂黨、支持動亂。恰如其分。不然,事態早就剎住了。現在,全國很多城市的局勢都很嚴峻。北京數以萬計的工人已經不能上班,工廠生產受到影響,市民生活遇到很大困難。雖然戒嚴了,但北京的事態還在繼續發展,在極少數人策劃、煽動下,全市的交通道口堵塞,迫使公共交通全面停頓,企圖造成北京大亂。如果我們不堅決揭露和粉碎這個陰謀,首都的安定將遭到嚴重破壞,人民生活將陷入困境,連衣、食、住、行都將得不到保證,正常的工作秩序和社會秩序都將不能堅持。所以,我們要以堅決的態度恢復秩序、恢復生產,對動亂分子決不能姑息慫恿、決不能手軟。」 (六四檔案/89)


【目錄】
【▲上一頁】 第 615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