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556 頁 【▼下一頁】
  在街頭,仍有六七萬人到東西長安街和天安門遊行。凡經過新華門的遊行隊伍幾乎都叫喊「李鵬下台」的口號。在新華門前,有幾百名政法大學和北京科技大學的學生圍坐著,他們的標語上寫著:「政府已自絕於人民,工農商學兵聯合起來鬥爭到底。」長安街上有許多政法大學宣講團的學生,他們邊講邊向市民散發傳單。一張傳單上寫著,「昨晚,當局居然調來了大批裝甲車和軍隊。請問,這是想對手無寸鐵的學生下毒手嗎?我們怎麼辦?起來,親愛的市民們!起來,共和國的公民們!用我們的良知、鮮血,甚至生命保衛共和國、保衛人民、保衛黨、保衛自由、保衛人權!保衛法治!」下午,舉著北京內燃機總廠、北京汽車廠的送水隊伍,各有幾百人騎著自行車向天安門方向行進。他們邊走邊呼喊:「反對戒嚴!」「打倒李鵬!」的口號。在電報大樓,一些婦女在議論。她們說,「本來群眾中對學生絕食造成的混亂秩序有些煩了,可是李鵬講話後,大家的情緒又轉向了學生。」路人還議論說,這場運動牽扯了幾百萬人,如果說它是動亂的話,是不是這些人都【以上第555頁】要追究責任?行人中很多都拎著或用自行車帶著一大袋一大袋的蔬菜、食品,有人成箱成筐地買。 (64檔案´89)

  在商店,據北京最大的兩家菜市場——東單菜市場和西單菜市場經理反映,由於運輸不暢,原訂的元白菜、西紅柿、黃瓜、茄子等都沒有運進來,二十日的營業額分別比十九日少二萬三千元、一萬九干元,而豬肉、副食等銷售又比昨天上升了二十五%、三十三%,兩家柜台上的肉雞都已斷貨,外面的貨運不進來。在崇文門菜市場,上午進了十幾種蔬菜,往常夠賣兩天的,可上午很快就被搶購光了。售貨員說,排長隊買菜就跟過春節時那樣。此外,該菜市場一上午食鹽就賣掉一千二百多公斤,是原來十天的銷售量。其他如豬肉、醬油、醋等生活必需品都有這種狀況。不少顧客說,「多買點菜,主要是怕戒嚴後菜進不來。」 (六四檔案/2004)
  在天安門廣場,九時四十分戒嚴令廣播後,學生立即採取了以下行動:一,向各處派出糾察隊員阻攔軍車;二,採取反防暴措施和每人準備濕毛巾對付催淚瓦斯等;三,學生指揮部帶領廣場全體學生宣誓。大部分絕食學生已不同意繼續絕食,他們認為,李鵬講話說明對這樣的政府絕食已毫無意義。十時左右,先後有五架軍用直升飛機在長安街、天安門廣場上空盤旋,學生們用高音喇叭大聲吼:「請說明來意,請說明來意!」飛機在天安門上空飛行了約十來分鐘。下午五時左右,有一架直升飛機向廣場上的學生拋撒戒嚴令傳單。「學運之聲」播出了包遵信、嚴家其、蘇曉康、王軍濤等人署名的「我們知識界的宣言」,「宣言」稱:「決不背叛愛國學生的生命和熱血所開拓的爭取民主的事業,決不以任何藉口為自己的怯懦開脫,決不再重復以往的屈辱,決不出賣自己的良【以上第556頁】知,決不向專制屈服,決不向八十年代中國的未代皇帝稱臣。」一位教師在廣播中說,聽了李鵬講話他已徹底失望,因此要以一死來表明自己的態度。他在廣播中最後說,「同學們,永別了!」北京大學一位教師說,「我對李鵬的講話及政府的做法,從感情上接受不了,這樣做只會進一步激化矛盾,如果年輕人流了血,與我們國家的根本宗旨是太不相符了。簡直不敢想象。」一位不肯說出工作單位的穿白大褂的人說,「這樣會激化矛盾,工人如果罷了工,責任不在學生,而在政府。」一位在現場拍攝的人說,「我無話可說,只想哭。我現在才明白學生為什麼想死,我也十分失望,政府完全可以有別的辦法來平息這場運動。」廣場上聽到的幾乎全部都是對戒嚴令表示不理解或反對的聲音:「照這個思路搞下去,長不了一年。」「政府和人民本應是一條心,現在不是了。」「人民已做出了回答。」據北京積水潭醫院大夫反映,由於廣場上絕食同學大部分進食,食品供應不上了。 (64memo.com - 89)


【目錄】
【▲上一頁】 第 556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