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495 頁 【▼下一頁】
  李鵬:「我現在談幾點意見。大家愿意談實質性問題,我首先談實質性問題,我建議由中國和北京市的紅十字會,負責把參加絕食的同學安全地送到各個醫院去;我希望所有在廣場上的其他同學予以協助和支持,這就是我的具體建議。同時,我要求北京市的中央所屬單位的各級醫務人員,大力地挽救、護理參加絕食的同學們,以保證他們生命的絕對安全。不管我們之間有多少共同點,或者還有什麼不同點,現在救人是第一位的。在這方面,政府責無旁貸,有責任。每一個在廣場上的同學也應該從關心同學的立場出發,予以協助。我這個要求,不是講等到絕食的同學生命垂危時候再把他們送走,而是現在就把他們送到醫院去。我已經發出指示,要求各大醫院想一切辦法,騰出床位和必要的醫療條件,接待這些絕食的同學。」「第二點,無論是政府,還是黨中央,從來沒有說過,廣大同學是在搞動亂。我們一直肯定大家的愛國熱情、愛國愿望是好的,有很多事情是做得對的,提的很多意見也是我們政府希望解決的問題。我坦率地講,你們對於解決這些問題起了一定的推動作用。有些問題我們一直想解決,因為有許多阻力,未能及時解決。同學們很尖銳地提出了這些問題,能夠幫助政府克服前進道路上的困難。這一點,我認為是積極的。但是,事態的發展不以你們的善良的愿望、良好的想像和愛國的熱情為轉移。事實上北京已出現秩序混亂,並且波及到全國。我沒有把這個責任加給同學們的想法,絕對沒有這個意思。現在這個事情,已是客觀存在。」「我再說一遍,絕沒有把這個責任加給同學們的意思。我希望同學們想一想,這樣下去最後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你們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我很高興能夠有這樣一個機會告訴大家。動亂,【以上第494頁】中國出現過很多次,原來很多人並不想搞動亂,但是最後發生了動亂。第三點,現在是有一些機關的工作人員、市民、工人,甚至還有我們國務院一些部門的人員上街遊行,表示聲援。我希望你們不要誤解他們的意思,他們出於對你們的關心,是希望你們身體健康不要受到損害。但是,這裡面也有許多人的作法,我是不完全贊成的。作為一個政府的總理,不能不表明我的態度。同志們提出了兩個問題,我們是理解的。我作為政府的總理,作為一個共產黨員,不隱瞞自己的觀點,但是我今人不講,我會在適當的機會來講這個問題,而且我也差不多講了我的觀點。如果今天一味要在這個問題上來糾纏,我認為是不合適的。如果你們認為你們自己在座的這些同學,不能夠左右你們伙伴們的行動,那我就通過你們向在廣場上絕食的同學發出呼籲,希望他們盡快結束絕食,盡快到醫院去接受治療。我再次代表黨和政府向他們表示親切的慰問,衷心希望他們能夠接受政府對他們這一很簡單、而且很緊迫的要求。」 (64memo中華富強-2004)

  吾爾開希:「非常抱歉,我剛才給您寫了一個條子,我現在想提酬您,剛才說糾纏這個問題,我們學生現在只是從人道主義立場上來解決這個問題。」「我現在咐說一遍剛才說的話,咱們不要糾纏,這也是我們的意見,迅速答覆我們的條件,因為廣場上的同學正在挨餓,如果再不行,還在這個問題上糾纏的話,那麼我們認為政府毫無解決問題的誠意,我們這些代表沒有必要在這裡再坐下去了。」 (64memo.com-1989)
  王丹:「如果李鵬總理覺得會鬧成動亂,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的話,我可以代表廣大同學說,【以上第495頁】應由政府來負全責。」


【目錄】
【▲上一頁】 第 495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