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475 頁 【▼下一頁】
  法新社十七日的電文稱,「中國已公開化的危機在十七日經歷了一個轉折。在這一天,北京和好些城市的民眾都動員起來了。在這個時候,共產黨首腦趙紫陽成了這個政權的最後一張三牌。」「一個月之前還只是要求政權民主化的一場學生運動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種海底涌浪。左右為難的中國政府把拯救的最後希望遞到了趙紫陽的手裡。」美聯社稱,「今天,中國已持續了一個月之久的危機進入了一條分界線,它已經公開變成一場大規模的民眾抗議運動,共產黨領導人趙紫陽看來是陷於麻煩的中國領導集團的最後希望了。」「示威活動震動了政府,政府在抗議活動面前顯得軟弱【以上第474頁】無力,把最後的希望寄託在了趙紫陽身上。」 (64memo.com - 2004)

  三,工人上街成為抗議活動的新階段。
  時事社十七日的電文稱,「中國要求民主的運動,十七日因普通工人參加遊行而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學生豁出性命要求民主的運動喚起了工人。其背景是,普通市民對中國共產黨領導幹部的腐敗現象感到強烈不滿。經過天安門前的工人遊行隊伍高呼:『胡耀邦的幹部兩袖清風,鄧小平的幹部百萬富翁。』由於市民參加,遊行已由過去以學生為主變為工人為主。中國是工人和農民支撐著的國家,由於工人的抗議,因此可以說,以鄧小平為最高領導人的黨和政府已陷入困境。」法新社稱,「要求實行民主的北京學生運動正在向市民和工人擴大,十七日下午的遊行示威有全北京市參加的趨向,預料以學生和工人為主的遊行規模還將擴大。」美聯社稱,「今天的示威活動看起來起主導作用的是工人,而不是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上,隨著一聲爆竹的響聲,遊行隊伍開始出發,最先出發的是五十輛出租車,坐在車裡的人揮著旗幟,跟在車隊後面的是工人、記者、政府職員甚至軍人的行列。」「一百多萬工人和其他人支持絕食學生的抗議,是共產黨中國四十年來的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抗議活動。」 (六四檔案´89)
  四,政府將採取何種手段?
  南通社的電文說,「由於中國領導人對學生絕食問題的所持立場,在北京街頭受到廣泛支持的學生騷亂,已具有反對中國領導人的公開叛亂形式,因為黨和國家的領導公然無視學生的絕食。」【以上第475頁】「現在看來,當局好像不能阻止全國性抗議活動,甚至連試都沒試一試。人民的不滿情緒正在日益高漲。」新華社十七日從倫敦發回報導,稱正在倫敦召開的第十六屆政治風險國際會議一些專家認為,中國政府同學生認真對話有利於穩定外國在華投資;倘若採取鎮壓行動,將影響中國同美國和西歐的關係,從而影響外國投資者的態度。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拉里•尼克施說,「中國政府現在必須作出選擇,要麼同學生認真對話,要麼鎮壓。」他說,「對話並不是放棄權力,而是開始一個具有更大政治開放性的進程。政府在這上面是可以採取一些步驟,而又不必損害當局在社會中的地位的。最佳的對話辦法是不僅同學生,而且吸收各界人士,進行廣泛的社會對話。問題是,一旦這一進程開始,就很難在某一點上剎車,這就為下一階段事態的發展創造了條件。」尼克施說,「目前最壞的前景是鎮壓,鎮壓行動必將引致西方國家的相當嚴厲的制裁,並將在香港引起震動。」「第十六屆政治風險國際會議在評級中,將中國列為屬於中等風險的國家,然而,趨勢是向高點發展。」一些外國投資者從這個會議得到的諮詢基調是:「觀察中國正在在發生的政治危機,而後做出進退的最後決策。」 (Memoir Tiananmen / 89)


【目錄】
【▲上一頁】 第 475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