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463 頁 【▼下一頁】
  你們聽到了吧,你們看到了吧,一個垂暮的老人,一個既非中央委員,亦非人大常委的人,卻代表著我們的黨和國家,去同一個年富力強的國家元首、黨的總書記舉行高級的首腦會唔。這就是中國的形象,這就是中國的現實。聽聽中央電視台錄音吧,這位老人哆哆嗦嗦,語不成句,但他卻強抓大權,重大事情都由他作主(趙紫陽語)。這就是為什麼關鍵時刻沒有黨中央和政府的聲音,只有鄧小平的講話的根本原因。原來廢除終身制,不搞個人崇拜,都不過是騙人的把戲,挂羊頭賣狗肉【以上第462頁】的行為。這位老人做得太老練了。為了這位老人可以修改憲法,不顧黨的原則,一個人大於幾億人,一個特殊黨員可凌駕於四千萬黨員之上。八六年時他向黨的總書記和政府總理講,今天我就講這些,具體事情由你們去辦。八九年他說,不要怕人罵娘,我們還有幾百萬軍隊,要發一篇有分量的社論。你們該明白了,他為什麼寧可退出中央委員會,也不愿放棄軍隊。「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是他從毛澤東那裡得到的教誨。有槍就有一切,哪有你黨和國家,哪有你區區百姓。他比毛澤東還讓(退一步)得多,毛始終堅持「黨指揮槍」,如今黨和國家都在槍的指揮下。軍委主席就是黨和國家的首腦,中華軍政府只有鄧氏一人,就可以代表一切。 (64memo中華富強/2004)

  悲哉,我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哪兒,正直的中國共產黨又在哪兒。八六年時他說:「耀邦不堅決。」耀邦就下台了。耀邦死了,又是他說:「耀邦是有錯誤的,追悼會的規格夠高的了。」所以,重新評價胡耀邦也無從談起。今天,他說:「這是一場動亂。」所以絕食的人,上百萬人上街遊行請愿也不能平反學運。我們結束了七億人是一人,一人是七億人的現代中世紀,又迎來了幾億人是一人,一人是幾億人的現代王國。我們推翻了「兩個凡是」,又遵祭了新的「兩個凡是」。凡是鄧小平說的都對,凡是鄧小平說的都要執行。我們粉碎了靠毛主席語錄去「人定勝天」的神話,又售起了用鄧小平講話去開創現代化的童話。 (64memo.com / 2004)
  歷史驚人的相似,歷史的周期太短、太短。
  青年覺醒了,知識分子覺醒了,為什麼我們的黨中央還不覺醒。雅魯澤爾茨基同瓦文薩坐下來【以上第463頁】談判,匈牙利解除了卡達爾的職務,執行了多黨制,我們的黨該如何選擇。是該尊重人們的意志,維持憲法的尊嚴,還是要維持一位獨裁者的餘威。民心向背,人們的呼聲決不是無用的哭聲了,請黨中央決不要做耳聾的上帝。人民憑著良心和正義做出了選擇,黨和政府已別無選擇。 (六四檔案 / 89)


【目錄】
【▲上一頁】 第 463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