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417 頁 【▼下一頁】
  從上午九時到下午六時,北京一些機關、科研、新聞、文藝、醫務、企業系統的工作人員自發組成聲援隊伍,從四面八方來到天安門廣場,總計達三十多萬人次。打出的橫幅主要有「政府:你【以上第416頁】打算讓學生餓多久?」「孩子們沒有錯」,「拖延真誠對話,就是殘害學生」,「聲援學生,救救學生」,「接受條件,平等對話」等;呼喊的主要口號有,「不能坐視學生餓死」,「惜我學生,悲我政府」,「聲援學生有理,抗議政府無情,學生有好歹,人民不答應」,「廣場無水無食,學生危在旦夕」,「與大學生們共存亡」等。 (六四檔案 - 1989)

  由全國總工會、中國文聯、中國作協、石油部、航天工業部等部門一些工作人員組成的遊行隊伍相繼從長安街進入天安門廣場,民盟、民革、九三學社等民主黨派部分人士也前往廣場聲援學生。
  許多前往聲援的大學生四處為絕食學生募捐。一些畫家還在廣場為學生作畫義賣。送飲料、藥品的人們不斷進入絕食隊伍中。在今天的遊行隊伍中,第一次出現了中學師生的遊行隊伍入,它們是北京大學附中、北京七十二中學、北京一○五中學等一些中學師生。中央民族學院的約三十多名青年教師組成「絕食團」到廣場聲援學生絕食。
  據瞭解,策劃並主張這次絕食的「高自聯」一些成員原來估計政府在學生絕食的兩天後會讓步,今天他們則準備開展一場長期的抗議活動。學生們用公眾捐助的錢購置了傘和帽子用以擋烈日,他們組織了一些卡車,把水桶運進廣場,並把垃圾運走。他們還自發維持交通秩序,以便讓卡車和救護車通行。
  據急救中心的醫生介紹,「最大的問題是脫水,其次是腹瀉,因為不少學生喝了冷水或不潔水。」他們說,「大部分的絕食學生還能再堅持三四天,三四天之後,他們恐怕有生命危險了。」到晚上【以上第417頁】十時,廣場上絕食學生已有近六百人次暈倒。


【目錄】
【▲上一頁】 第 417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