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411 頁 【▼下一頁】
  二,持不同政見者趨於活躍。共同社播發的題為「知識分子在請愿書上簽名,要求釋放魏京生」的報導說,「為了與高漲起來的學生運動相呼應,著名的政治學家嚴家其教授等一百多名中國的知識分子十五日在請愿書上簽名,要求釋放在獄中的反體制活動家魏京生,並已將請愿書遞交給中國共產黨。在請愿書上簽名的人士,除嚴家其外,還有反體制人士方勵之教授,北京大學教授湯一介【以上第410頁】等。」法國《解放報》題為「莫斯科之風使中國的持不同政見者感到激動」的報導稱,「方勵之說,『蘇聯頭號人物的訪問已經產生了間接影響。今年五月,馬恩列斯四鬍子的畫像沒有像四十年來那樣出現在天安門廣場,這是具有象徵意義的第一步。』嚴家其說,『莫斯科的東風很可能會顯得比西風更難抵禦,包括鄧小平,現在已沒有人能抵禦這股來自莫斯科的風。中國已沒有任何意識形態概念來對付蘇聯的改革了。』但是,許良英說,『蘇聯無疑不能被看作一種榜樣。那裡的真正的民主並不比我們這裡多。有人甚至說戈爾巴喬夫在搞個人迷信。』」 (64memo.com - 2004)

  三,學生取得局部勝利。共同社說,「中國共產黨和政府的領導人開始同迄今斷定為非法的組織對話是當局的一大讓步。在歡迎蘇聯共產黨總書記戈爾巴喬夫的天安門廣場進行絕食鬥爭的學生所採取的邊緣行動取得了很大勝利。」「一千多名學生的通宵絕食鬥爭,逼使當局作出讓步,這樣一來便在要求舉行跟學生自治組織單獨對話方面取得了勝利。」《南華早報》題為「北京學生可能失去支持」的文章稱:「當局可能利用學生的絕食行動聲稱,學生們企圖利用外界支持來解決國內問題。分析家們說,當局可能對學生們決定尋求外國支持一事感到惱火。」「學生們常常批評領導信任外國客人而不相信本國人民。看來學生們現在也在這樣做。」「學生們這次採取行動的動機是不明確的。如果學生們希望通過戈爾巴喬夫來訪期間絕食使領導人丟臉或說服來訪的蘇聯貴賓對中國領導施加壓力,那麼他們就大錯特錯了。一位分析家說,學生們沒有說清楚他們究竟要什麼。」 (64memo祖國萬歲 - 89)
  四,當局面臨真正的進退兩難。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發表題為「中國長達七十年之久的【以上第411頁】鬥爭」的文章,文章稱:「學生公開無視政府規定的這種作法正在迫使中國領導人至少對民主化做出某些讓步,要不然就要冒失去支持學生運動的民眾信任的風險。」「學生要求的已不僅僅是一位新的明智的領導人。他們對於以人治為基礎的制度感到幻滅。歷史已經證明,即使是最偉大的人也會犯錯誤。學生擁護實行法治這個民主原則,包括保證人民的政治參與和肅清官方的腐敗。」「共產黨對學生的挑戰卻沒有任何思想準備。它面臨真正的進退兩難局面。它的領導人非常瞭解,公開對抗只會引起更大的不滿和進一步的疏遠,甚至可能使危機深化。」「歷史表明,爭取民主的鬥爭總是遭到那些一定會失去其特權的人的堅決反對。不管目前這場學生運動的結果是什麼,民主與科學的精神都將最後獲得勝利,因為它代表人民的意志。」 (64memo反貪倡廉-89)


【目錄】
【▲上一頁】 第 411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