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348 頁 【▼下一頁】
  

  鄧小平:「李瑞環他懂哲學,能辯證地看問題。」
  楊尚昆:「上海的旗幟最鮮明。江澤民處理《世界經濟導報》很乾脆,我看了上海關於處理《世界經濟導報》的報告,市委沒有分歧意見。但這個事件的確在國內外,特別是新聞界引起強烈反響,上海的壓力不輕。我個人認為,上海在這件事情處理上可以更策略一些。」
  鄧小平:「江澤民整頓《世界經濟導報》後,陳雲同志對我說,『處理學潮就應該象江澤民一樣有決斷。』先念說,『江澤民既堅持四項原則,又堅持改革開放,政治敏銳,黨性強,有大局觀。』他完全支持江澤民的做法。」這裡,鄧小平沒有闡明自己的看法。
  楊尚昆:「江澤民在處理學潮上有一套。記得上次(指導致胡耀邦下台的一九八六年底至一九八七年初)學潮,江澤民在上海交通大學與學生對話並演講,還用英文背誦馬克思著作。當時,先念就指示中直機關黨委,組織中央各單位收看江澤民與學生對話的錄像。我印象很深。」
  鄧小平:「部隊思想狀況怎麼樣?」
  楊尚昆:「學潮發生以來,總政治部已經連續發出四個通知,要求各大軍區認真做好官兵的思想政治工作。決不介入地方政府處理學潮的事務。對於涉及嚴重影響地方社會安定的打砸搶事件,地方政府需要軍隊出面維持秩序的,必須報經中央軍委批准。現在,軍隊的政治學習抓得很緊,一些軍區還開展了官兵對話活動,針對性很強,有效果。七大軍區和三總部的領導班子成員精神面貌很好,沒有不團結現象。」【以上第348頁】 (Memoir Tiananmen-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348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