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323 頁 【▼下一頁】
  姚依林:「我沒有別的意見。我想補充一點,這次學潮還沒有完。這幾天雖然太平一點,但學生們又在醞釀下一步的動作,又有一些別有用心者在為學生出主意。我們是執政黨,好的意見我們【以上第322頁】接受。不好的我們要理直氣壯地反駁。這次學潮已經牽扯了我們太多的精力。學生現在在採取『拖』的策略,我們不能『拖』,我們『拖』不起。該強硬的就一定要強硬起來,決不能因為學潮而打亂我們正常的工作部署。」 (64memo.com-2004)

  趙紫陽:「我想我們大家和依林同志的意見一樣,決不能因為學潮而打亂我們正常的工作部署。當然,對這次學潮的處理,我們還是要堅持把廣大青年學生的愛國熱情與極少數人企圖利用學潮渾水摸魚、製造事端,攻擊黨和社會主義的行為嚴格區別開來。我的基本想法是,把廉政作為政治體制改革的一件大事來抓,把廉政同民主、法制、公開性、透明度、群眾監督、群眾參與等密切結合起來。當前,在廉政建設方面,我的初步想法是,國務院盡快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清理整頓公司的情況;公佈副部長以上高級幹部的收入和身世;取消八十歲(或七十五歲)以下中央政治局委員的『特供』;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組織專門委員會對涉及高幹及其家屬的舉報案件進行獨立調查;在廣泛討論的基礎上,制定新聞法和遊行示威法等等。我建議把今天會議的討論內容放到政治局的會議上再進行討論,以便提出更加全面有力的方案。」 (64memo.com´89)

復課條件  

  以下摘錄安全部八日、九日關於北京學生運動的主要情況。【以上第323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323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