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285 頁 【▼下一頁】
  

  五月三日晚,安全部發回了五月二日、三日一些新聞記者在北京魯迅博物館開會的有關情況。報告稱:五月四日,在北京的遊行隊伍中,可能出現一支由首都新聞工作者自發組成的遊行隊伍。那麼,這些分屬若干家新聞單位的記者們是怎麼聚集在一起,由誰牽頭組織這次難度很大的行動呢?茲摘錄報告的有關內容:
  廣州有家報紙叫《亞太經濟時報》,由廣東省社會科學院主辦,向海內外發行。這家報紙在國內知名度不高,據說在海外還有一些影響。該報擬設北京記者站,派員來京籌建,暫住魯迅博物館內。今年四月底,該報記者向博物館同志講,他們五月二日要組織一次首都新聞界紀念五四座談會,魯博同志表示同意。五月二日,幾十位分屬首都若干家新聞單位包括《世界經濟導報》駐京辦事處的記者們都來到魯博座談。這次會議的主旨不是紀念五四,主要是圍繞上海市委處理《導報》及新聞自由等問題暢所欲言。發言中不乏慷慨陳辭,且有爭論。此日會議整整一天似乎不達到預期目的,因此決定三日下午在原會址繼續進行。 (64memo.com / 2004)
  三日下午的會議,一些新聞單位聞訊又赶來不少人。外國的、香港的,甚至台灣的記者也得知了這次重要會議,紛紛帶著像機、錄像機前來赴會。由於人數太多且喧嘩聲太大影響魯博的正常工作,會議乾脆移到室外草坪上開。在《亞報》人員主持下,會議先由《世界經濟導報》駐京辦事處負責人介紹了上海市委處理《導報》事件的經過。會上大家一致同意要對《導報》事件作出聲援,但對四日的遊行一事意見並不統一,一些人持反對意見,認為新聞工作者要有別於學生。會上爭論【以上第285頁】不休,遲遲做不出決定,一些人乾脆提前退了席。會議開得很晚。最後,會議擬定採取兩項行動:一是在首都新聞界發起請愿書簽名,要求與主管新聞輿論的中央領導對話。二是在五月四日與學生一起遊行至天安門,新聞記者或編輯可以請願、集體圍觀、集體採訪的名義加入遊行隊伍。 (六四檔案-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285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