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192 頁 【▼下一頁】
  當武大學生問下一步學運應怎樣進行時,這個青年說,北京基本上再不打算遊行了,目前正在罷課,正在組織群眾、發動群眾。各校團委和學生會自「四.二二」後都積極支持學生運動,為學【以上第191頁】生運動提供了各種便利條件。學生們分別到車站、街頭、工廠門前進行不同規模的演講,以喚醒全社會,爭取民眾更多的支持。他建議,武漢的學生運動也應該這麼做。他說,歷史上每次大的運動都靠工人階級,沒有工人階級支持,我們就難得勝利。此外,全國各地都派有學生代表去北京,聲援北大、聲援首都的學生運動。在北京,把全國重點院校聯合起來,成立一個長遠的組織,取代全國學聯,同時為「五四」作好準備。 (64memo.com - 1989)

  這位青年說,北京、天津、南京都舉行了罷課,但罷課不罷學,罷課不罷餐。就是不進課堂,自己在寢室裡學習。他們的活動得到了很多老師的支持。
  中共浙江省委給中南海的報告稱:這幾天,杭州和北京等地高校串連頻繁,許多學校收到了北京來電、來信。杭州幾所大學的行動部署和標語口號與北京等高校相呼應,不喊出格的口號,驗證了學生已開始統一採取「和平的、非暴力不合作」策略。
  報告借用杭州各高校負責人的建議,認為中央有五個問題亟需解決:一,前段時間上級發的電報互相有矛盾,政策、態度時寬時嚴、時鬆時緊,叫下面無所適從;二,叫學校嚴肅紀律,萬一學生大面積動起來,法不責眾,學校就會很被動;三,制止學生成立非法組織,既要有態度,又要有措施;四,要學校與學生開展對話是對的,但現在學生所提問題與學校本身並無多大關係,對話恐怕無效果;五,強化管理很容易激怒學生,萬一事情鬧大了怎麼辦? (六四檔案 - 1989)
  浙江省委報告中反映的情況代表了全國很多高校在這次學潮中的態度,更說明了中南海在對付【以上第192頁】這次學生運動中決策的不明確。


【目錄】
【▲上一頁】 第 192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