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184 頁 【▼下一頁】
  

  對處理這次學潮的方式方法,這名學生認為有幾點失誤:第一次學生到新華門遞送要求時,應有人出來接收或請學生代表進去談一談。這樣可能就不會發生第二次衝新華門。第二次衝新華門時,警察不應追打學生。以上兩點不算大的失誤。最大的不明智之舉是二十二日中午三位學生代表在人民大會堂外跪著求見李鵬總理而無人理睬,在場學生一片哭聲。這種不予理睬的態度,使學生非常傷心,對高層非常失望,也給極端分子以口實,這就有可能埋下再次發生大規模學潮的隱患。 (六四檔案/2004)
  這名學生認為,五月四日發生學潮的可能性極大。對於今後如何處理學潮。他談了幾點意見:
  一,關於處理學潮的決策過程和機構。他認為,目前鬧學潮與處理學潮已形成一個固定模式,鬧者主動而處理者被動。現在學生中不少人熟知怎麼鬧之後,政府將會有怎樣的對策。他自己就判斷出衝新華門後,政府肯定要發通告,而且措辭猜得八九不離十。這樣政府就會在處理學潮中陷於被動,被牽著鼻子走。因此,必須提高處理機構的快速應變能力,遇到突然情況能有人立即拍板採取應對措施,甚至可以個別徵求參加過學潮的學生的意見和看法。他說愿意與政府合作處理好學潮的學生是有的,只是要政府絕對保密,不要讓這樣的學生在學校無立足之地。 (64memo.com-2004)
  二,關於對話問題。他說,政府應認真研究這個問題。對話應搶在學生採取行動之前。為了避免在學潮中產生流血事件和激烈行為的發生,要設法緩和學生的對立情緒,增加一點感情投資。在對話時,實質性問題可以避開,但有一點一定要讓學生們瞭解,那就是肯定學生的民主愿望和愛國性,可以在方法、途徑上否定學生的行為。【以上第184頁】 (64memo.com-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184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