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161 頁 【▼下一頁】
  

  分析家們說,這些要求密切地反映了上星期示威學生提出的要求。
  戴晴女士說:「北京的知識分子普遍支持學生的行動。」
  「他們對於警察粗暴地對待學生感到憤慨。」
  據有關人士說,另一批知識分子在起草一份請願書,要求中央重新估價一九八三年的反對精神污染運動和一九八七年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
  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一位研究人員說:「我們要求當局宣佈這兩次反對自由化運動的指導是錯誤的。」
  「我們還要求給那些被指控堅持資產階級自由化和知識分子恢復名譽。」
  據分析家說,這份請願書同紀念已故領導人胡耀邦的活動有著密切聯繫。
  分析家還認為,這兩項請願書和早些時候要求釋放魏京生及其他被監禁的持不同政見者的簽名運動有關。
  除了這些請願書外,有個別的知識分子還參加了在天安門的抗議活動,以示對學生的支持。
  分析家說,如果學生和知識分子組成一個爭取民主聯合陣線,中共將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挑戰。
  首都一位老黨員說:「北京處理請求釋放政治犯的人員的方法表明,當局不再有信心採取嚴厲措施了。」
  任何一位在請願書上簽名要求釋放魏京生的人都沒有受到懲處。【以上第161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161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