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1024 頁 【▼下一頁】
  關於分裂棠的問題。什麼才是分裂黨的行為?黨的歷史上是有案例的,「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中也有規定。我們黨從來沒有把在黨內的會議上提出不同意見,甚至表示保留意見就叫做分裂黨的。領導人之間的公開講話中側重點有時有些不同,口徑不那樣一致,人們中間有這樣那樣的議論,這是不斷出現過的事,不能因此就叫分裂黨。而李鵬同志報告中指摘我在亞行講話中沒有提到四月二十六日社論,又指摘我在已經出現動亂的情況下講話中卻說了「中國不會出現大的動【以上第1023頁】亂」,但是就在第二天,李鵬同志在亞行講話中也沒有提四月二十六日社論,而且說中國要努力「避免動亂」。我認為像這樣一些在不同場合不同時間出現的講話側重點的不同,甚至口徑上不太一致,有些是不合適的甚至是錯誤的,但都不能上綱為「分裂黨」,更不能因為我請病假不能出席五月十九日會議算作「分裂黨」的行動。 (64檔案-89)

  既然黨章規定黨員有對自己的處理意見進行申辯的權利(「黨章」第一章第四條中規定:「在黨組織討論決定對黨員的黨紀處分或作出鑒定時,本人有權參加和進行申辯……黨的任何一級組織直至中央都無權剝奪黨員的上述權利」),我今天就著重對這兩個指責提出申辯,希望予以考慮。
  趙紫陽的申辯在中共黨內引起極大的反響,有人說趙紫陽是「死不改悔」,有人說趙紫陽是「頑固不化」,還有人私下說趙紫陽「他從來就沒有認為自己有錯」。趙紫陽是建國四十年來,三任中共總書記中唯一位不向組織認錯、不落淚的總書記。也許正是應了這點,失去了權位的趙紫陽仍然沒有失去民心,無論是在他的故鄉河南,他工作過的廣東、四川、內蒙古,還是沒有工作過的浙江、遼寧和黑龍江,從中央高官到普通百姓,談起中國的改革開放,人們總會情不自禁地談起趙紫陽。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中共現任領導人才會牢牢看住趙紫陽,趙也因此不能獲得與另一位被赶下台的領導人華國鋒一樣的自由。這到底是誰的悲哀?民心是禁錮不住的,人民的思想也同樣不能被扼殺!【以上第1024頁】 (Memoir Tiananmen-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1024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