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1007 頁 【▼下一頁】
  鄧談的第一件事是:「經濟不能滑坡。凡是能夠積極爭取的發展速度還是要積極爭取,當然不【以上第1006頁】要求像過去想的那麼高。現在主要是我們基礎工業薄弱,缺少電和原材料。而在原材料的分配中,小企業吃了大企業,結果國家損失大。這次解決經濟滑坡的問題,要清理一下急需解決哪些問題。應該解決的問題要加快解決,要用快刀斬亂麻的辦法解決,不能拖。當斷不斷,要誤事。看準了的,積極方面的,有利於發展事業的,抓著就可以幹。要在今後的十一年半中爭取一個比較滿意的經濟發展速度。」「黨中央、國務院應當是有權威的,有能力的。沒有權威不行啊。我建議組織一個班子,研究下一個世紀前五十年的發展戰略和規劃,主要是制定一個基礎工業和交通運輸的發展規劃。要採取有力的步驟,使我們的發展能夠持續、有後勁。我曾經講過,經過這次事件,我們只要認真總結過去,考慮未來,我們的發展也許不但更穩、更好,而且可能會更快一點。這件壞事變成好事的可能性是有的。農業問題也要研究,最終可能是科學解決問題。科學是了不起的事情,要重視科學。」 (64memo中華富強 - 2004)

  鄧關心的第二件事是:「做幾件使人民滿意的事情。主要是兩個方面,一個是更大膽地改革開放,另一個是抓緊懲治腐敗。我們一手抓改革開放,一手抓懲治腐敗,這兩件事結合起來,對照起來,就可以使我們的政策更加明朗,更能獲得人心。」鄧談了具體分工問題:「開放方面的工作主要是國務院來做。要把進一步開放的旗幟打出去,要有點勇氣。現在總的是要允許吃虧,不怕吃虧,只要對長遠有益就可以幹。要多做幾件有利於改革開放的事情。外資合作經營要搞,各地的開發區可以搞。多吸引外資,外方固然得益,最後必然還是我們自己得益。現在國際上擔心我們會收,我【以上第1007頁】們就要做幾件事情,表明我們改革開放的政策不變,而且要進一步地改革開放。在政治體制改革方面,最大的目的是取得一個穩定的環境。我跟美國人講,中國的最高利益就是穩定。只要有利於中國穩定的就是好事。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任何時候我都沒有讓過步。美國人罵娘,造謠,沒什麼了不起。消除機構臃腫,加強法制,這些都是改革。」「懲治腐敗,至少抓一二十件大案,透明度要高,處理不能遲。要整好我們的黨,實現我們的戰略目標,不懲治腐敗,特別是黨內的高層的腐敗現象,確實有失敗的危險。新的領導要首先抓這個問題,這也是整黨的一個重要內容。你這裡艱苦創業,他那裡貪污腐敗,怎麼行?懲治腐敗的問題,請你們專門議一下。」 (六四檔案 / 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1007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