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1006 頁 【▼下一頁】
  鄧小平談了自己與新一屆常委班子工作上的關係,意識到國家的命運不能建立在個人的聲望之上。他說:「我在跟李鵬、姚依林同志談話時說過,新的領導一經建立有秩序的工作以後,我就不再過問、不再干預大家的事情。我說過,這是我的政治交代。當然,你們有事要找我,我不會拒絕,但是不能像過去一樣。我不希望在新的政治局、新的常委會產生以後再宣佈我起一個什麼樣的作用。為什麼這樣?這不是因為我謙虛或別的什麼。現在看起來,我的分量太重,對國家和黨不利,有一天就會很危險。國際上好多國家把對華政策放在我是不是病倒了或者死去了上面。我多年來就意識到這個問題。一個國家的命運建立在一兩個人的聲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險的。不出事沒問題,一出事就不可收拾。新的領導一建立,要一切負起責任,錯了也好,對了也好,功勞也好,都是你們的事。這樣你們可以放手工作,對於新的集體自我鍛煉也有好處。何況過去那種辦法並不算很成功。現在我八十五歲了,到了這個年齡,該有自覺性。主要是大局的問題,如果個人的因素影響到局勢的穩定,影響到事情的健康發展,解決起來就會發生困難。如果有什麼事情,我完全可【以上第1005頁】以在旁邊幫幫忙,但是絕不要正式再搞個什麼頭銜了。」 (64檔案 - 89)

  鄧小平特別強調中國的立國之本在於獨立自主,丟棄不得,並承認了工作中的失誤。鄧說:「這次發生的事件說明,是否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和黨的領導是個要害。因為如果我們不堅持社會主義,最終發展起來也不過成為一個附庸國,而且就連想要發展起來也不容易。現在國際市場已經被佔得滿滿的,打進去都很不容易。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在這一點上,這次暴亂對我們的啟發十分大,十分重要,使我們頭腦更加清醒起來。不走社會主義道路中國就沒有前途。中國本來是個窮國,為什麼有中美蘇『大三角』的說法?就是因為中國是獨立自主的國家。為什麼說我們是獨立自主的?就是因為我們堅持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否則,只能是看著美國人的臉色行事,看著發達國家的臉色行事,或者看著蘇聯人的臉色行事,那還有什麼獨立性啊!現在國際輿論壓我們,我們泰然處之,不受他們挑動。但是,我們要好好地把自己的事情搞好,這次事件確實把我們的失誤也暴露得足夠了。我們確實有失誤呀!而且失誤很不小啊!」 (Memoir Tiananmen´89)
  雖然聲明不想過問新一屆中央工作事務,談著談著,還是談了當前要抓的工作。鄧說:「不能等暴亂完全平息,現在就要一面抓徹底平息暴亂,一面清理一下我們過去究竟失誤在哪些方面,如何改正,以及現在急迫需要解決的是些什麼問題。要統統抓、全面抓是不可能的。現在需要聚精會神地做幾件使人民滿意、高興的事情,同時要赶快注意那些對我們前進不利的事情。」 (Memoir Tiananmen/2004)
  鄧談的第一件事是:「經濟不能滑坡。凡是能夠積極爭取的發展速度還是要積極爭取,當然不【以上第1006頁】要求像過去想的那麼高。現在主要是我們基礎工業薄弱,缺少電和原材料。而在原材料的分配中,小企業吃了大企業,結果國家損失大。這次解決經濟滑坡的問題,要清理一下急需解決哪些問題。應該解決的問題要加快解決,要用快刀斬亂麻的辦法解決,不能拖。當斷不斷,要誤事。看準了的,積極方面的,有利於發展事業的,抓著就可以幹。要在今後的十一年半中爭取一個比較滿意的經濟發展速度。」「黨中央、國務院應當是有權威的,有能力的。沒有權威不行啊。我建議組織一個班子,研究下一個世紀前五十年的發展戰略和規劃,主要是制定一個基礎工業和交通運輸的發展規劃。要採取有力的步驟,使我們的發展能夠持續、有後勁。我曾經講過,經過這次事件,我們只要認真總結過去,考慮未來,我們的發展也許不但更穩、更好,而且可能會更快一點。這件壞事變成好事的可能性是有的。農業問題也要研究,最終可能是科學解決問題。科學是了不起的事情,要重視科學。」 (64檔案/89)


【目錄】
【▲上一頁】 第 1006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