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1002 頁 【▼下一頁】
  鄧小平強調的第三個問題是:「改革開放這個基本點錯了沒有?沒有錯。沒有改革開放,怎麼會有今天?這十年人民生活水平有較大提高,應該說我們上了一個台階,儘管出現了通貨膨脹等問【以上第1001頁】題,但十年改革開放的成績要充分估計夠。當然,改革開放必然會有西方的許多壞的影響進來,對此,我們從來沒有估計不足。還有,我們要繼續堅持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這個不能改。實際工作中,在調整時期,我們可以加強或者多一點計劃性,而在另一個時候多一點市場調節,搞得更靈活一些。以後還是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重要的是,切不要把中國搞成一個關閉性的國家。實行關閉政策的做法對我們極為不利,連信息都不靈通。再是絕不能重復回到過去那樣,把經濟搞得死死的。我提出的這個建議,請常委研究。這也是個比較急迫的問題,總要接觸的問題。」 (64memo反貪倡廉´89)

  鄧小平再次重申:「這是總結我們過去十年。我們的一些基本提法,從發展戰略到方針政策,包括改革開放,都是對的。要說不夠,就是改革開放得還不夠。現在的問題不是改革開放政策對不對,搞不搞,而是如何搞,開哪方面,關哪方面。我們在改革中遇到的難題比在開放中遇到的難題要多。在政治體制改革方面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我們要堅持實行人民代表大會的制度,而不是美國式的三權鼎立制度。實際上,西方國家也並不都是實行三權鼎立式的制度。美國罵我們鎮壓學生,他們處理國內學潮和騷亂,還不是出動了警察和軍隊,還不是抓人、流血?他們是鎮壓學生和人民,而我們則是平息反革命暴亂。他們有什麼資格批評我們!今後,在處理這類問題的時候,倒是要注意,一個動態出現,不要使它蔓延。以後我們怎麼辦?我說,我們原來制定的基本路線、方針、政策,照樣幹下去,堅定不移地幹下去。除了個別語言有的需要變動一下,基本路線和基本方針、政策都不變。這個問題已經提出來了,請大家認真考慮一下。總之,要總結現在,看到未來。」【以上第1002頁】 (64memo祖國萬歲/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1002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