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
張良
2001年4月15日
【目錄】
【▲上一頁】 第 1001 頁 【▼下一頁】
  鄧小平談了三個已經在中共元老層和政治局引起紛爭的話題,希望通過這次能夠公開傳達的談話表明自己的觀點和立場。鄧說:「第一個問題,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制定的路線、方針、政策,包括我們發展戰略的『三部曲』,正確不正確?是不是因為發生了這次動亂,我們制定的路線、方針、政策的正確性就發生問題?我們的目標是不是一個『左』的目標?是否還要繼續用它作為我們今後奮鬥的目標?這些大的問題,必須作出明確、肯定的回答。我第一個翻一番的目標已經完成了,第二個翻一番的目標計劃用十二年完成,再往後五十年,達到一個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這就是我們的戰略目標。對此,我想我們做出的不是一個『左』的判斷,制定的也不是一個過急的目標。因此,對第一個問題的回答,應當說,我們所制定的戰略目標,現在至少不能說是失敗的。在六十一年後,【以上第1000頁】一個十五億人口的國家,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是了不起的事情,實現這樣一個目標,應該是能夠做到的。不能因為這次事件的發生,就說我們的戰略目標錯了。 (64memo.com/2004)

  「第二個問題,黨的十三大概括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對不對?兩個基本點,即四個堅持和改革開放,是不是錯了?我最近總在想這個問題。我們沒有錯。四個堅持本身沒有錯,如果說有錯誤的話,就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還不夠一貫,沒有把它作為基本思想來教育人民,教育學生,教育全體幹部和共產黨員。這次事件的性質,就是資產階級自由化和四個堅持的對立。四個堅持、思想政治工作、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反對精神污染,我們不是沒有講,而是缺乏一貫性,沒有行動,甚至講得都很少。不是錯在四個堅持本身,而是錯在堅持得不夠一貫,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太差。艱苦奮鬥是我們的傳統,艱苦樸素的教育今後要抓緊,一直要抓六十至七十年。我們的國家越發展,越要抓艱苦創業。提倡艱苦創業精神,也有助於克服腐敗現象。建國以來我們一直在講艱苦創業,後來日子稍微好一點,就提倡高消費,於是,各方面的浪費現象蔓延,加上思想政治工作薄弱、法制不健全,什麼違法亂紀和腐敗現象等等,都出來了。我對外國人講,十年最大的失誤是教育,這裡我主要是講思想政治教育,是泛指對人民的教育。對於艱苦創業,對於中國是個什麼樣的國家,將要變成一個什麼樣的國家,這種教育都很少,這是我們很大的失誤。」 (64memo.com - 2004)
  鄧小平強調的第三個問題是:「改革開放這個基本點錯了沒有?沒有錯。沒有改革開放,怎麼會有今天?這十年人民生活水平有較大提高,應該說我們上了一個台階,儘管出現了通貨膨脹等問【以上第1001頁】題,但十年改革開放的成績要充分估計夠。當然,改革開放必然會有西方的許多壞的影響進來,對此,我們從來沒有估計不足。還有,我們要繼續堅持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這個不能改。實際工作中,在調整時期,我們可以加強或者多一點計劃性,而在另一個時候多一點市場調節,搞得更靈活一些。以後還是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重要的是,切不要把中國搞成一個關閉性的國家。實行關閉政策的做法對我們極為不利,連信息都不靈通。再是絕不能重復回到過去那樣,把經濟搞得死死的。我提出的這個建議,請常委研究。這也是個比較急迫的問題,總要接觸的問題。」 (64檔案/89)


【目錄】
【▲上一頁】 第 1001 頁 【▼下一頁】